黑科技真格、GGV、达晨、昆仲、启赋、高榕六位投资人解读人工智能泡沫指数

2016年10月29日
摘要国内急于求成、“拿来主义”的学术氛围对于需要技术积淀的人工智能行业是不利的,部分初创企业产品体验不佳或者产品销量不佳,轻易的接受高帽,对于企业健康发展而言,除了压力,更是一种浮夸。
真格、GGV、达晨、昆仲、启赋、高榕六位投资人解读人工智能泡沫指数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人工智能就是通过这五步被带坏的……

事件点燃

人工智能在2016上半年投资人埋头抢项目,国外(AlphaGo)围棋大胜李世石被作为引爆点,热度推到最高潮是9月12日,李开复的创新工场募资超45亿元,此时,人工智能取代O2O、互联网思维、共享经济,成为投资人和企业负责人开口不离的话题。

融资超募

在宣布完成45亿超募的不久,李开复又宣布创新工场要建立人工智能工程院,并总结2015年已经投资了超过25家人工智能领域初创公司,如同空杯被啤酒快速灌入,泡沫已经溢出杯面。达晨创投、昆仲资本、高榕资本、GGV、启赋资本、IDG、真格基金等投资机构或前或后在人工智能赛道上大杀四方、竞争角逐。

孵化器丛生

英诺天使基金、真格基金、臻云创投等于近日共同发起AI大数据加速器,时至今日,加速器如同O2O时期的众创空间,换了马甲重新杀向概念和风口,ACTLab、太库“AI+”垂直加速器、星云智能硬件加速器、软硬蜂巢孵化器等,新旧玩家摩拳擦掌,希望通过资金提供、供应链支持、负责人培训、人才招募、品牌推广等服务将各种创业短板迅速补齐,寄盼能降低人工智能创业的门槛或者提高项目的存活率,然后效果如何?却无人知晓。

回眸过去的众创空间,不到2年时间,搬迁拆除不绝如缕,参照美国YC孵化器搬到中国水土不服的案例比比皆是。

活动、评奖推爆

活动和评奖是人工智能泡沫的重要推手,列举几个象征性的活动,8月份雷锋网举办的「CCF-GAIR全球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峰会」、9月份新京报举办的「解码人工智能创业迷局」、10月份由北京市人民政府主办的「世界机器人大会」等。除此之外,人工智能评奖活动也雨后春笋般涌现,机器之心评选「全球TOP100人工智能企业」、新智元评选「国内人工智能TOP10」等,国内急于求成、“拿来主义”的学术氛围对于需要技术积淀的人工智能行业是不利的,部分初创企业产品体验不佳或者产品销量不佳,轻易的接受高帽,对于企业健康发展而言,除了压力,更是一种浮夸。

估值推高

发展到现阶段,投资人的集中热捧,以技术出身的创始人频繁出席活动,高频的报道会给到缺乏市场经验的创始人一种“对于企业估值,品牌营销是比夯实技术更快的捷径”的错误的信号、也有企业负责人觉得已是站在「风口上的猪」,口袋有钱,一副”皇帝女不愁嫁”的高姿态,形成泡沫的必然性已经从外相转化为内在心理暗示,危险一步步袭来。

对于人工智能是否有泡沫,“春江水暖鸭先知”,趋利性的资本和投资人能够判断企业股权投资的周期波动。笔者选取六个布局人工智能赛道的投资人,针对「人工智能现阶段是否有泡沫」主题进行了采访。

问题1:人工智能发展到现阶段,有没有泡沫?

乐观派分别是

高榕资本岳斌:对于优秀公司没有泡沫,因为未来潜力巨大,泡沫指数1颗星

昆仲资本姚海波:早期的人工智能创业因为移动互联网泡沫,而推高了估值,时至今日,人工智能已经回归理性价值投资,泡沫指数1颗星

真格基金郑朝予:经济的规则要么萎缩,要么泡沫,现在处于适度的泡沫,泡沫指数1颗星

悲观派分别是

启赋资本傅哲宽:有一定泡沫,但是不大。具体表现在出现局部过热的情况,如无人机、机器人等,泡沫指数3颗星

达晨创投任俊照:泡沫很大,严重被高估,目前人工智能处于技术工具阶段,离平台和产品化还很远,部分企业在初创阶段毫无营收情况下居然估值10亿,非理性会导致后期没有投资机构愿意接盘,泡沫指数5颗星

认为泡沫不重要的代表是GGV余俊认为投资机构的生存法则是发现独角兽能力,泡沫指数0颗星。

问题2:人工智能的创业相比起O2O创业的差异点?

在这个问题上,六位投资人都形成了共识,分别是:

①需要对技术、趋势有深刻理解,不再是仅靠commonsense就可以进入。

②O2O促进的是服务消费升级,而人工智能更多是促进产品升级。

问题3:在人工智能浪潮,所有一线的投资机构都在布局,你们大概是什么时候意识到的?

启赋资本傅哲宽:在公司创立之初(成立于2011年12月)就布局,代表是快金数据、布比区块链等。

真格基金郑朝予:在2011年布局,代表是依图科技、出门问问、格林深瞳等。

GGV余俊:在2013年开始布局,投资了wish、亿航无人机、Vincross等。

高榕资本岳斌:在2014年上半年开始布局,投资了依图科技等。

达晨创投任俊照:在2014年上半年开始布局,代表是码隆科技等。

昆仲资本姚海波:在2015年上半年开始布局,代表是速腾聚创、理才网等。

投资人独立观点:

昆仲资本姚海波:人工智能核心算法不是初创企业能够做的,因为母体公司(谷歌、Facebook、科大讯飞、百度等)掌握数据源优势,而将核心算法具体到应用层面的企业是未来很好的投资标的。

GGV余俊:人工智能主要拼三个东西:技术(主要体现在精度、稳定性)、场景体验(解决一个真实痛点)、商业化可复制性(规模化的问题以及如何赚钱的模式)。

达晨创投任俊照:人工智能创业本质上仍然是一门生意,与其他形式的创业并没有区别,创业的成功概率并不随参与者的多寡而变化,涌进大量的参与者和资本是行业蓬勃发展的基础,未来仍然会布局,但必须符合理性股权投资框架下。

真格基金郑朝予:在2011年投资项目的时候,并没有特别清晰的区分到这些海外归来的创业者,他们的产品应该定义为AI,我们投资理念是投资“最优秀的人”。人工智能目前像光电产业初期一样,人工智能对比其人脑而言,目前来说还是不够经济,便捷的,但这是未来的方向,资金能够推进行业的基础建设快速布局。

周鸿祎在近期也给了人工智能创业泼了冷水,他认为:①人工智能产业有泡沫成分;②纯粹的人工智能是没有商业模式的;③人工智能还不足以威胁人类。

关于人工智能,如同O2O、共享经济、电子商务浪潮一般,必然会经历符合经济学的生存周期走势,你作为投资人或者创业者认为目前走到哪个阶段呢?不妨在留言区写下你的真知灼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人工智能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