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解读丨CEO们大话互联网家装第三方监理平台

摘要前不久,爱空间陈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家装行业约有10万玩家正走向互联网,未来可能会出现十个左右的巨头占领60%的市场份额,但不是所有赛道都能跑出一个至少估值10亿美金的独角兽玩家,比如,互联网家装第三方监理平台。
解读丨CEO们大话互联网家装第三方监理平台

前不久,爱空间陈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家装行业约有20万玩家,其中10万家将会在2016年纷纷踏上互联网家装这条赛道,未来可能会出现十个独角兽占据9000亿元市场份额的60%以上。实际上,互联网家装还可以细分为平台类、工具类、套餐类、建材类等8个辅赛道,但这些赛道并非都能跑出一个至少估值10亿美金的独角兽玩家,比如互联网家装第三方监理平台。

撰文之前,记者在百度搜索关键词“互联网家装+监理”,发现这样的玩家并不多,获得融资的企业更少之甚少。监理平台玩家不多的原因是因为市场份额不足以吸引创业者还是跨界门槛太高?面对互联网家装逐渐走向全屋定制及流程一体化,监理平台是否又会受到挤压?目前互联网家装第三方监理平台角色扮演的最大阻力是什么,若要可持续发展可以从哪些方面突破?带着疑问,记者采访了具有代表性企业的CEO进行了问题解答。(排名不分先后)

装小蜜创始人王志峰:监理平台发展过程中最大的制约可能是人

监理平台玩家较少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互联网家装赛道上的创业者基本上都在2014年起步,当时都在追求做大做全,很少有人能看得上监理这条赛道;二是再赶上资本寒冬,新项目的产生本身就相对较少。装小蜜在一开始定位时就选择了监理这条赛道,拥有一年多的先发优势,再加上团队人员都是拥有五年以上装修专业经验的资深质量专家,对于装修监理角色,其创始人王志峰认为,在纯第三方监理赛道上,以及就团队而言,真正敢说专业第三方监理的只有装小蜜。王志峰觉得,实际上监理的存量市场很小,但增量市场的天花板很大,第三方监理可能在未来会成为客户装修的标配。

需不需要请监理,王志峰向举了一个真实案例,用户在某家拥有监理服务的平台装修,在装小蜜的群里问是否需要请监理,另一个用户解答说平台的管家都是两个月培训上岗并不具有专业性,而且平台上的监理和装修公司本身存在利益关系,用户最终选择使用装小蜜监理。

由于市场足够的大,王志峰认为行业直接竞争的情况短时间并不会出现,长远来看在这个行业活下去需要做好口碑,目前装小蜜所有的客户都来自于口碑,并没有产生主动销售费用。在未来渠道加宽方面,王志峰表示,永远不会碰施工,始终坚持口碑和专业第三方的立场。

王志峰认为,监理平台发展过程中最大的制约可能是人,专业性强、服务品德都要考虑到,那就需要企业建立从标准到服务一整套较完善的服务体系;另外,市场的教育程度的制约,装修用户对监理的认知缺乏,以及对服务品质质量的把控等因素影响。

优装美家创始人姜涛:第三方监理平台,最重要的是坚持

姜涛认为,资本没有追逐并不能表示监理平台得不到重视,很多模式的设立来自于用户的真正需求,用户不放心,理论上就有了监理或者管家存在的必要,传统行业的监理模式更多的是针对B端服务,装修公司订单输出给监理,反过来监理服务又和实际效益挂钩,避免不了产生利益关系,更多的是一种形式主义,而并不是从用户的痛点和需求去服务。优装美家称,其装修管家服务实际在监理之上,在装修过程中提供更多频次、细致,将服务延展到用户装修前后。

无论是全屋定制,半包、全包、还是拎包入住,姜涛认为这与监理管家之间产生不了直接冲突,只要行业的弊端存在,用户的痛点在,装修管家这种服务型的业务就有了存在的意义。行业的弊端和用户的痛点,几乎覆盖整个装修的全流程,要改善和优化并不是靠某一家企业就能做好,而是在产业工人的管理、产业布局的分配合理、供应链的管理、材料的管理等多方面需要有更多的角色去介入,这是一个持久战。

第三方监理平台,最重要的是坚持,拥有匠人精神去将服务做深,无论是在资本操作层面、业务运营层面、市场品牌的建立,乃至最核心服务搭建,都需要不断地完善适应用户不同需求的变化,实现快速高效运转,这些也都是目前扮演装修管家角色的持续挑战。

搭窝创始人于鑫:市场竞争不在于外界,而在于内部

第三方监理服务是被压抑的市场需求,装修本身就是极其专业、复杂、系统化工程,新老商业模式变革并没有改观线下服务水平好坏,装修用户作为价值链最末端,仍无法维护自己权益。

针对企业推出监理服务等各种装修增值或保障措施,搭窝创始人于鑫认为这种做法非但没有撼动或挤压专业监理平台反而起到了一个象征性教育的作用。交易撮合平台的核心用户是各种装饰公司、施工队、设计师,在重大利益冲突面前,他们要维护这些商家的关系,而不是装修用户的利益;对于目前越来越多的平台方也开始提供监理服务,看似对商家形成威慑,但因利益共体,仍等同于装饰公司的内部监理,在线下实际装修过程中,针对装修用户与商家的各种纠结、扯皮,依然得不到解决。第三方监理终端作用就是甩掉内部左右手之嫌,协助平台“操刀”斩掉那些不守规矩的商户,起到不断优化合作商户的作用。

总结来说,第三方监理平台的市场竞争不在于外界,反而是内部管控问题,立场不足的监理平台仍然会成为以上所述的“内部监理”。

小米优家创始人任文杰:我们应该做的是预控式的ToB业务

任文杰认为传统监理目前所完成的工作任务更多的是协调矛盾纠纷以及监督工地进展,从真实意义上的验收和质量把控体系方面并不健全,大部分工程管理都是按照原有经验和意识去做执行,并没有实际解决,甚至出现监理、项目经理二合一的情况,以及平台推出的免费监理,导致监理所发挥的作用没有引起消费者或行业的重视。其实成立监理公司是需要一定资质的,在无法满足资质的情况下行业打了个擦边球,将把执行质量管控的人称为管家,大部分平台所推出的监理服务更趋近于一种拓客的方法和手段,所以真正意义上的监理企业就很少。

监理公司做不好,绝大部分原因是大家并没有从根本上去解决施工流程、施工体系、施工队的服务素质和能力,而单纯靠监理去解决。由于南北文化的差异以及行业规范层次不齐,大部分监理话术措辞并非专业,考虑实际装修环境的影响难免会造成执行的偏差。

从客户角度来讲,大多数客户在选择装修公司也象征性代表了一部分的信任,另外一般装修公司都会有监理服务,相对用户而言重新掏钱去聘请另一个监理平台的危机意识还处在培育期。

面对挑战,任文杰认为,这个行业关于监理的培训机构和渠道少之又少,本身家装是一个逐步沉淀的过程,沉淀度不够使之专业评判能力欠缺,而且目前监理平台的盈利模式还不够清晰,纯粹把精力放在C端客户的开拓实际上就是一个烧钱的过程,目前应该做的预控式的向ToB去发展,依托于装饰公司先把B端做好引导社会化的服务引导和拓展。

-我为什么要掏出电视机的费用请一个监理-

监理是家庭装修的标配吗?恐怕目前还得不到想要的答案。据介绍,装小蜜是以20元/㎡(别墅等特殊户型除外)平米报价收费,撘窝根据服务需求每户388、688元不等,优装美家则区分平层、错层、LOFT、别墅分别按平米报价。平均计算,100平的房子大致需要1500元的额外监理费用,用户愿意买单么?

据优装美家CEO姜涛介绍,优装美家此前千人调查中发现70%的装修用户都希望有一个专业的、可信任的人去监管服务,但仅仅只有37%的用户对监理有认知,而其中只有一半的用户在装修过程中见过监理。从以上四位CEO的回答来看,用户装修请第三方监理的意识目前还处于培育阶段,加上大部分互联网家装选择以赠品的形式提供监理服务,使之更加不被重视和认可。

【服务】

监理存在是必要的,因为他充当了一个专业、负责、管控的身份。装修小白为设计效果买单的同时需要考虑实际入住效果,没人愿意花大价钱在未来的五年或十年埋一颗地雷。但是就以上CEO们所言,如果监理和装修公司发生利益牵绊,用户又如何去捍卫消费权益,互联网家装平台所推出的监理服务或许属于内部体系,那又如何去证明作为监理的第三方立场不被动摇?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去加深理解服务的本质,监理不能成为工程质量的唯一保障,它作为一名监督者应该只是从根源上引领。

【竞争】

从采访所述来看,第三方监理平台对于其他企业推出的监理或管家服务表现的很乐观。这是一个免费的市场推广,逐渐在用户消费观念注入了监理的意识,当真正出现利益纠纷或者是工程问题时,就会有更多的用户开始重视,监理的角色也会顺势而起。关于竞争,可能需要等到模式成熟之后,管理人员的专业性,职业道德与素质将会成为最大的考验。

【盈利】

据CEO们介绍,就单目前单一监理服务来看,按照最高客单价计算,年营收很难超过5000万元,再减去产品研发及运营费用,成为估值超10亿美金的独角兽根本遥不可及,我相信选择做监理这个赛道的人必然会考虑到分散、频次低、客单价低等各种属性,然而执意奔跑可能是在于相比较家装重服务,监理模式较轻,在互联网冲击并不能产生多大影响,有了资本推力会相对飞的更快。单笔盈利不会是监理的唯一营收,宽度,广度的扩充还需要被挖掘。

不会叫衰这个行业,也相信奔跑在赛道上的任何玩家都有被用户需要的必然,但如何玩下去,以及驱动创业创新和整个消费升级,需要创业者不停歇的思考和摸索。如若想成为独角兽,一定需要不断的重构进化服务环节,打造自身的竞争力,整合大量的的线下资源来构建自己的壁垒,来迎接下一个互联网家装浪潮。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薪媒体_O2O新商业媒体资讯平台 » 解读丨CEO们大话互联网家装第三方监理平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