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你真的懂互联网吗?

摘要我写这篇文章不是代表我很懂互联网,我只是用记者的视角告诉你我看到的一切,对于2015的总结,花开了,花又谢了,世事轮回,分则必合,合则必分。
你真的懂互联网吗?

我写这篇文章不是代表我很懂互联网,我只是用记者的视角告诉你我看到的一切,对于2015的总结,花开了,花又谢了,世事轮回,分则必合,合则必分。

我在一个与互联网关系不大的三线城市工作过,那时正值互联网和创业两个概念高歌猛进的时候,在我的身边不乏很多摩拳擦掌想“开干”的应届朋友。我还记得当时,其中一个朋友觉得上班也没什么意思,在各种概念的忽悠下就开始心痒行动了,自己和两个朋友合伙掏了几万块想从学校水果入手。理由有几个:1、水果高频而管理简单;2、校内铺位垄断性,铺租高;3、学生群体接受新事物能力强;4、学生群体密集容易传播;5、其他高校有成功的案例参考;6、有赞和支付宝等营销和支付工具已经很完善。这一系列的分析听下来,感觉事情已经成了大半,但就是这种成了大半的猜想最后执行起来也是败北了。直到现在,水果的送货上宿舍也没有成功品牌,许鲜到店自提的O2O那是另外一种模式。我想表达的不是分析我的这位朋友为什么败了,而是说互联网经济大潮下,在所有工具貌似完备的情况下,连三线城市的人也会想互联网跟我究竟有什么关系。

华南智慧城一角

三线城市

我的另外一个朋友,在三线城市从事互联网相关工作,小团队,也想响应政府创业号召去孵化器蹭个办公空间,一系列手续办下来了,办公室很快入驻了,却发现原来“伶包入住”的孵化器,却面临人才和创业氛围的缺失问题。这就很好解决为什么深圳龙岗的华为为什么硬要在地价这么高的南山区设立办公室,为什么珠三角的某些硬件和电子商务企业要么搬家到深圳广州,要么在深圳和广州设立分公司。在不久之后,免租的孵化器依然没进驻满,而负责招商进驻的招商经理却离职转行了,这个孵化器是华南智慧城。这一段,我想表达的是:不是每个地区都有创业和创新的基因,尽管深圳的房均价已经去到4万4,但仍不妨碍深圳继续成为新一代人口净流入地。

轻松家电李伟

直觉

后面,在互联网概念热潮和股市过山车期间我来了深圳,从事了新媒体记者工作。接触了从70后到90后的互联网创业者,他们谈起创业眼睛放了光似的,在一次又一次的沙龙中,他们有的分享自己在创业历程中的家庭血泪,他们有的分享与对手交锋的刀刃相对,他们更多的是分享一路走来采坑无数但幸运的爬到了2016。史马迁《史记》中写道:以贫求富、士不如农、农不如工、工不如商。

但在我的接触中,这个时代的创业者清楚明了这是坑比创业机会还多的时代,他们并不侥幸在这波浪潮中能够活下来。但是他们觉得创业比打工更有意思,他们有着稳定的年薪却要去博取未知的未来,只为享受其中快感和人生的意义。这批人极端,这批人说干就干,而又是这批人,促进社会往互联网成为工具的新时代推进。轻松家电李伟在一次沙龙活动中真情流露他在联想之星培训班上跟另外一个创业哥们的对话,假如今天企业被收购了,明天还能不能安心去另外一家企业安心的上班,他们均表示做不到。创业如同一剂兴奋的春药,透支着每个创业者的无眠夜晚,深夜在身边的绝不是佳人和亲人,而是冰冷的办公室和做不完的工作。创业如果变成一种不可逆的创伤,不仅跟利益相勾,而是情怀与梦想,这个创业还是健康的创业吗?创业大潮褪去之后,原本的创业群体一小部分成为企业家继续坚守战士的墓地在战场,而更大的群体还是消失在人海,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这一段我想表达的是,切勿让创业被个人价值实现绑架,创业不是唯一个人实现价值的方式。

深圳司机罢工现场

市场化

这一段关键词是效率,从一则案例说起。1月4日在深圳出现部分的士司机罢工的事件,这次事件很安静,没有堵塞交通,没有身体冲突,这个事件也占据了半天头条,半天之后,世界恢复正常的样子。风口浪尖上的混蛋称号一而再,再而三的落到网络约车的平台。大部分司机在享受约车网络平台便利快捷,不需要兜客的快乐同时却郁闷表示引入另外一个魔鬼“专车”和“顺风车”,司机控诉的不是约车网络平台,而是另一个魔鬼。另一个魔鬼横冲直撞,无视规矩,奋勇向前,难道这不是干掉上一代人的方式,这种方式让原本持有出租车牌照的上一代人倍感不舒服,利益受损。但互联网更大意义是在于对市场化的实现,互联网让原本的“规则”变成新的“规则”。让原本的不透明的床底斗争变成露天竞斗。这一段我想表达的是,互联网实现的基础必然是市场化,什么时候UBER能够在国内畅行无阻,互联网真正的浪潮才开始,现在只是小前奏。

1号货的刘闻波

效率

1号货的刘闻波曾经说过,用我们平台的货车司机接单量比传统多出一倍,但是他还把下一句给说出来了,以后,有接近目前数量一半的货车司机因各种原因会被淘汰掉,这个行业将得到高速运转。我在一次清晨5点赶飞机的路上,看到小区外多的是倒头瞌睡的司机,我心惊讶的一下,不是有网络约车工具吗?怎么还需要像过去在小区外蹲点等客呢?在后面得知,在需求不增的前提下,原有司机数量不变,效率提高,部分擅长用网络软件的司机得到的第一波红利表现为得到更多的单,而被淘汰的是一波不愿意转型的司机,而当所有司机都上了网络平台,就出现了僧多粥少的局面,原有的货车司机还有货车这个硬件的门槛,现在网络约车平台的门槛较低,货车司机都将淘汰一半的人员,而对于既有顺风车和专车的约车平台呢?我觉得淘汰超过一半的司机这个事情才真正的回归常态。这一段我想表示的是:互联网化的核心是效率的提升和少人化,如果人没少,证明还没互联网化。

人员管理

我经常会跟一些朋友聊天,特别是传统的,我从原本羡慕他们早九晚五,现在已经觉得他们已经跟这个时代脱轨了,有一位做会展的朋友讲到他们的同事在每天下班的时候都会盯着钟,在下班前15分钟已经开始收拾,在前3分钟就抢着打卡下班,我采访的企业接触的PR比较多,更多的互联网公司已经不打卡了,有些直接不规定到公司时间,只是在周一早上开个工作安排会议,周五下午再开一个工作汇报会议,有一次我问这个不打卡不限定到班时间只开两次会的CEO如何管理的时候,我问及如果不能完成当周安排会怎样处罚,CEO看了我一眼回复“炒鱿鱼”,我以为听错了,再问一次,CEO重复了两次“炒鱿鱼”。我肯定这一次我听懂了。在创业公司初期,在人情法三个维度上更重要的是人,人不行换人,更有甚者,现在已经推崇,CEO只需要负责三件事,招人,找钱,制定大的方向。这一段我想表达的是,互联网企业去繁取简,对人的物理空间和时间少了约束,却剑指工作的本质。

架构

海尔的内部孵化已经渐渐有成效了,很多企业都说要取经,沙龙论坛课程上了一大堆,回来连个KPI考核都没改,期权激励更是遥不可及,流于表面设立新的网络事业部以为就能改变现状。的确,现在的天下决定权还在50后和60后的人手里,但是5年后还是这样吗?那么中小企业的内部孵化呢?我曾经接触过一个小企业,在原本产业效益下滑的时候也搞内部孵化,后来再打探,就是间接裁员美其名。不具备完备的产业链和创业服务支撑,内部孵化是空谈,还不如像BAT将钱“买、买、买”来得更加实际。

全营销

以往的营销是单流量入口的,现在在个性化和新社交的兴起,单流量入口已经不能满足现阶段的需求,全员营销,每个个体都是一个独立的品牌和对外窗口。举个例子,传统企业的员工下班后下班后工作号一关,公司的事情充耳不闻。但是在微信的兴起,很多公司鼓励全员营销,公司的任何一个员工都是对外的窗口,通过微信渗透进各种微信群,每个人身兼多职,既需要负责本职工作,同时负责公司对外品牌建设和业务接触。生活和工作的界限不在于是否身在公司,而在于你是否在社交。

小组化

小组化其实是内部孵化的一个产品,在支撑部门(财务、行政、人事)岗位齐全的基础上,原以工作职能为界限的部门分类打乱为一个小事业部具备基础研发、试验功能,这样的意义在于分割后能清楚的辨别谁是滥竽充数,谁是务实干事,单个事业部单一智能单人负责,没有更多的依赖,而由于小事业组足够的轻盈,有机会创新成长。

酷窝办公现场图

办公环境

传统企业都是以部门为单位独立分割,白墙厚门的纯白色灯管,而互联网公司更注重交流和学习,办公环境多设立在众创空间或者孵化器,场地方会引入各式各样的沙龙讲座分享会,耳濡目染,对于互联网公司的学习进步有莫大好处,而对于年轻的互联网公司更讲究自由、开放、互动要素,办公环境更加温馨和自由。

通过这篇文章,从三线城市、直觉、市场化、效率、人员管理、架构、全营销、小组化和办公环境几个维度,只谈表面,不做深究,带给你真实的互联网视野。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薪媒体_O2O新商业媒体资讯平台 » 你真的懂互联网吗?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