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李彦宏:AI影响远超互联网,不在乎与AT市值差距

李彦宏,人工智能,百度,李彦宏

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2017年夏季高峰会于8月18-20日在宁夏银川举行。在中国商业心灵环节,创始人、董事长兼CEO与秦朔进行了对话。

李彦宏表示,20年前就学习了这门课,当时并没有实际的应用。但这让他能够对AI时代来临有提前的判断。2013年百度就建立了深度学习研究院,开始大力投入AI。

他认为,看到了并不一定就能成功,还有管理、文化等方面的因素,希望花时间在公司内部找到短板并改掉,才能让百度在AI时代走向成功。

人工智能的影响将远超互联网

李彦宏表示,互联网是前菜,人工智能才是主菜。人工智能比互联网对社会的影响更大,对B端和C端的影响会无处不在。在B端方面,比如与首钢的合作,用人工智能检测钢的质量;与山西太原铁路局,在物流上的合作;煤矿,硬件设施已经很先进,但没有数据分析。

对C端方面,李彦宏说,如果是人能干的事,不需要特别强的创造性的事,有规律可循的,机器都能干,不会疲惫。

在全面转型AI之后,资本市场也对百度变化作了肯定。李彦宏则表示,股票市场波动很难解释,但百度一年前开始定位更加清晰,重视AI,从移动互联网时代进入了AI新的时代,“移动互联网时代百度的技术基因没有得到优势,技术角度讲不出来创新。但人工智能时代,百度的技术优势凸显。百度成功的机率变大了。”

不认同人工智能泡沫论和威胁论

在人工智能火热的同时,市场上也存在着一定的争议,比如泡沫论和威胁论。

李彦宏则明确表示不认同泡沫论和威胁论。对于泡沫论,他认为现在是AI需要时间去渗透到方方面面,如果有泡沫,也是金融方面的一些炒作。

对于威胁论,李彦宏认为AI控制人类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人工智能是模拟人脑做的事,但做的方式是不同的,是类比,而不是真正的模仿。AI永远不会达到或者超过人脑的水平。

谈BAT差距:不是很在乎

虽然与阿里腾讯并称BAT,但三家公司在市值、利润等方面有着挺大的差距。

李彦宏则回应称,自己实际上并不是很在乎这些,更在乎自己喜欢什么。

随后他讲了个20年前的经历。“当时我周围的朋友出现了一些机会,他们被美国公司雇了之后要回中国,拿的是美国公司的工资。20年前中国的消费水平还很低,所以我特别羡慕。后来想这机会不属于我,那个同学学化学的,国内用得着,我是搞互联网的,当时没什么人用互联网。一旦想清楚这个道理之后,你真正关注的是,不是说谁比我做的好或者谁做的不如我,重要的是说这个机会是不是我的,我既喜欢这个东西,又擅长那个东西,我自己只要尽到自己的努力,我自己交代了,我觉得就是挺好的事情,不需要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去比。”

秦朔则评价称,李彦宏为了人工智能绽放已经准备了20年。

以下为李彦宏讲话节选:

主持人秦朔认为这两年李彦宏还是有一些变化,例如去年越野千里,今年前一段时间又上了五环,都成为一种所谓的网红级的一些事情。

对此李彦宏表示:其实自己没觉得有什么变化,很多东西开始没有会想到这样的效果,比如说那个地方我觉得好玩,从来没有去过,大山、很美丽的草地,很美,后来真到了那发现其实很艰苦的,甚至有点后悔。

所以后来在节目里我都说,我其实有点后悔了,我不想来,但是一开始做这个决策的时候并没有觉得说这是要对外展示一个什么形象,就没有这种想法。包括最近在五环这个事,也是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就是这个关注度,因为这并不是我第一次坐无人车,去年在乌镇的时候我就坐过,那时候也有媒体报道了,也不是我第一次坐无人车上五环,也是去年做测试的时候我也上过,那次是没有报道的。

这次百度开发者大会的时候,说搞这么一个环节,我当时就觉得说现场观众可以看到我在五环上走,我觉得挺好,完全没有想到现场以外的人对这件事情也这么高的关注度。但这里头确实有一个完全没有想到的因素,就是觉得实线并线违规的事,一下吧它好像就发酵了。其实我想澄清的是,这个实线并线的违规,并不是自动驾驶的错误,是导播切的有点早了,那时候那辆车还没有进入自动驾驶状态,其实这是一个人为的错误。但是我们反正,再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楚,大家就开始把这个事情吵的很大,完全没有想到。

我觉得AI时代还是跟过去互联网时代,不管是PC互联网还是移动互联网有很大的不同的,其中一个很重要的不同点,就是它本身是技术起的作用非常重要,而技术本身又不是说纯粹靠算法推进这个技术,还要靠数据来一起共同数据不停的给反馈,算法不断的调优,这是跟过去任何一代的技术都有非常大的区别。

一旦你认识到说数据在里头起很大的作用的话,开放度变成了一个几乎是很自然而然的不可避免的选择,因为你越开放会越多的数据共享出来,越多的数据出来之后你就可以越快的推进这项技术的进步。所以我们觉得,不管是从对百度好也好,还是对产业好也好,还是对整个社会好也好,任何一个角度来判断这个,我们的技术,相应的无人驾驶也好,度秘也好这个方向,都可以把它开放出来,让大家一起来玩这个游戏。

李彦宏还表示说,对于做AI开放平台,他是只想把事情做成,而且这件事情的概率是非常非常高的。他说,因为这种开放并不是我们第一个做的,像十年之前安卓就已经是一个开放的心态,当时因为IOS出来之后特别火,所有其他的手机厂商都很焦虑,他们没有自己的手机操作系统,所以就靠着安卓来发展。

当年安卓其实是很糟糕的系统,因为大家都没有其他可选择,都选择支持他,这样它迭代很快,技术也非常进步,今天安卓的市场占有率比IOS大很多,百度无人驾驶阿波罗其实同样的,今天有一个Google的Vivo,是不开放的,技术是最领先的,但是汽车工业100年,有那么多的汽车厂商,大家也都知道无人驾驶代表着未来,他们一定要拥抱这样的趋势,他们靠什么?他需要有一个开放的系统,大家共享这个技术,一起推动它往前走。

其实在我们计算机领域还有一个大家不是特别熟悉的开放的心态叫做Hadup(音),其实可以把它简单理解为的最基础的技术,云计算得最基础技术最初也不是开放的技术,云计算这个词都是Google提出来的,他提出之后说我们包括一些技术,有谷歌云计算的最基础技术,没有开放出来。其他的也很着急,另外一波人,陆琦带的一波人搞了一个技术,开源,今天Google自己的人都说比他们的好。很多人不是说你自己做了多大的努力,而是大趋势每个人都能在里面发挥作用,所以我们真的是从心底里相信开源、开放是代表AI时代大的趋势。

最近资本市场对于百度最近的一些变化还是一个比较积极的肯定,其实我不能很确信到底是因为什么,是因为股票市场上上下下的波动,很多时候也很难有一个很精确的解释,从我的角度来看百度确实从大概一年前开始,我们定位变得比以前更加清晰,百度是一个非常重视AI的公司,更重要的是,整个市场或者说整个时代进入了不同的时代。

倒退了两年、三年你觉得这是一个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人家就会说移动互联网百度你有什么独特之处,你有什么你做得了、别人做不了的地方,你有什么你强别人弱的地方,其实你要让我列的时候我可以列很多我们强的地方,但是你从一个大的格局来看,百度其实是一个技术基因很强的公司,移动互联网有什么技术呢?移动互联网这五六年,真的没有什么技术革新、没有什么新的东西出来,所以你技术特长发挥不出来。

但是今天这个技术进入AI时代、进入人工智能的时候,很多人开始关心说技术在这里面起的作用,你有什么技术,你在技术上到底做到了什么东西。移动互联网我们从技术角度,讲不出来你有哪些创新性的技术来了,但是你看人工智能时代刚刚也就一两年时间,我们一下子不管内行、外行都知道深度学习,深度学习只是一个统称,这个技术里头短短几年的时间,从一开始的所谓的DNN深度学习到后来RNN,到后来CNN,到后来的GNN,就是这个算法在迅速的发生变化,这样的事情在移动互联网没有发生过。

所以我觉得外界可能更加认识到,当市场或者说当社会进入一个新的时代的时候,对于百度来说我们成功的机会变大了,跟以前不一样了,这是很重要的原因。

在被问及押宝人工智能上百度需要面对什么挑战时,李彦宏表示:一个公司是有它的特点的,有些东西他就是擅长,有些东西他就不擅长,有些东西他就喜欢,有些东西他就是不喜欢,人工智能这个东西即使在百度成立之前也是一个我很喜欢的东西,就好象比如说我喜欢花花草草那些东西,那些东西不可能赚钱的,挡不住我喜欢。

可是这种喜欢就使得你会不断的关注当有一天他的这个时代要到来的时候,他的技术已经逐步进入成熟的时候,你肯定是最先能够感知到,一旦感知到说,这是属于我们的菜,所以我们比如说2013年开始建立深度学习研究院,大举的开始投资人工智能。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确实是比很多公司早了几年来看到这些机会,但是是不是你早看到机会就一定能抓住这些机会,我觉得也不是,毕竟作为一个公司来说,他还有方方面面的东西,你要把它做对,你才有可能能够把一件事情做成。

我们讲管理理论的话,木桶你那个短板是什么,你不管是在哪儿短,这个水都会流走的,可能我的技术是很长的一个半,但是如果说我的管理是一个短板或者我的文化是一个短板,或者我的战略是一个短板,这都不行。所以真是你看到了什么东西和最后能够做成什么东西之间还是有巨大的差别的,这一点我也没有太高的期望值,我就说,除了大家问我我会讲一讲我的这种理想或者说我们的思路之外,我更多的还是希望花时间在公司内部,把事情做出来,找到我们的短板,把那些东西改掉,这是我觉得我们做成必须要多做的一些。

技术如果跟市场没有很好的结合的话,它是没价值的,我从做百度第一天起我就不断的在讲这个观点,人工智能这个技术到底对大家意味什么,它会改变什么东西。前段时间我也讲,上次以色列总理来的时候我对外有一个发言,我说如果说互联网是个前菜的话,人工智能才是主菜,就是说在我心目中,人工智能对社会的影响会远大于互联网对社会的影响,为什么这样呢?

如果大家看过去20年,互联网社会对人类的影响,其实主要影响的是C端,C端你可以把它理解成影响的是需求端,但是人工智能会影响B端,供给端,当然也影响C端,其实今天使用比如说百度搜索,你用语音搜索背后对应的是人工智能技术,对C端的影响非常明显。但是他对B端,几乎可以达到无处不在的影响,你跟我讲任何一个产业我都可以告诉你说,人工智能在这个里头能够起什么作用,刚才我们吃饭的时候我们讲比如说钢厂,可能互联网时代来了,互联网对炼钢有什么作用呢?

没太大作用。但是人工智能对炼钢有什么作用?真的有作用,我们最近在跟首钢有一个合作,就是用人工智能的技术检测他生产出来的钢板的质量,他如果有什么泡沫之类的,过去是靠人脸看的,其实这东西用人工智能是完全做到的,我们拍了很多照片之后,我学一学我就知道,这是合格的钢材,这是不合格的钢材。

比如物流的领域,我们怎么样很好的调度它。我们最近跟山西太原铁路局做合作,山西要运煤要运出去,这些东西怎么能够高效的运作,这里头都是人工智能的技术。甚至我跟山西讲,煤矿,其实山西最大的问题是煤矿老出事,就是安全的问题。其实煤矿跟很多人可能想象的不一样,他现在硬件设施已经很先进了,传感器已经遍布各个地方,但是没有人工智能。

所以虽然你所有的数据都有,但这些数据意味着什么?不知道,那个瓦斯快要爆炸之前的那些数据都发生了什么变化,人们看不到。这些个东西用人工智能的技术来去改进,对于几乎任何一个领域都会产生非常非常大的变化。

人能干的事,又不是需要特别强的创造性的事,基本上机器将来都能干,只不过机器永远不用休假,不知道疲惫,人干比如说需要一天,机器可能连一秒钟都不用就能够干,他干的会非常非常高效。所以用这种原则来说基本上可以想象一下人工智能可以干的感、什么事人工智能干不了。我为什么喜欢人工智能,为什么20年前甚至更早的时候我就喜欢这个课呢,我觉得特别简单,简单在哪儿呢?就是常识,你想一想这事该不该人工智能干,人能不能干?如果人能干,而且有一定的规律可言,机器就可以干,就这么简单的事。

我跟陆奇认识有快20年了,我们之间还是有交流的,他在想什么、做什么我比较了解,我在想什么、做什么他也比较了解,因为大家都是技术背景,大家都比较信人工智能的东西,所以这几年交流的趋势比以前更加频繁,当他比如说中国的机会的时候,我们可以说一拍即合,而他也是真的相信在人工智能时代中国的机会很可能比美国海大。

因为我们人口多,而且我们人口比较有一只性,国外全世界人口加起来肯定中国以外所有的人口比中国人还是多,但是哪些人有讲英文的、有讲法文的,他们的语言不一样、文化不一样、法律不一样,中国的东西都是一样的,这么大的数据对于推动人工智能的进步,任何国家都找不到的,这个机会本身很吸引他。而且我们俩又非常相信,这就是代表未来的,所以我觉得很容易能够谈到一起去。

来了大概半年的时候,我觉得对我来说应该说没有意外,我原来是怎么认识的我今天还是觉得是这样,技术上非常强、管理上非常优秀,原来以为就是这样,来了一步一步证明就是这样子。

你说我们怎么分工,现在所有的业务都是向他汇报,我更多的在管公司的战略,管人,管文化,管流程、制度,这些相对来说不是那么具体的这种事情,其实过去我很少花精力搞这些,就是被陷到了一个一个具体的业务当中去了,你说我喜欢不喜欢业务?我也喜欢业务,如果只管业务不管那些的话,这个公司管理会出问题的,所以我觉得现在是很好的状态,我能够有时间、有精力去顾及一些我过去无法顾及的东西。

其实产业发展的早期,大家对最后的终局有不同的判断,这是很正常的,没有人可以精确的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我们只能根据自己有限的知识来做出一个属于我们的这种判断。这两个极端其实我都不认同,无论是泡沫论也好,还是威胁论,我觉得都是对的。人工智能60年的时间,他确实经历过起起伏伏,但是那些个起伏更多的是在学术界,大家说我们两年就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了,后来发现20年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所以这种起伏我觉得是存在的,但是现在的问题不是说我们再过多说时间就能解决这个问题,而是说现在我们已经解决这些问题了,现在你对着手机百度说话,他已经知道你说的是哪些字,现在你对旁边的一盆植物拍一张照片,就知道那个植物是什么,只是说需要点时间渗透到方方面面,所以我不觉得人工智能现在是泡沫,如果说有泡沫的话,更多的也是一个比如说公司估值上可能有泡沫,是金融领域的人可能炒了一些泡沫出来,但是这个技术是实实在在的,它对社会的影响是实实在在的。

人工智能威胁论其实业界也有很多大佬,就是讲的非常清楚,就是他们很担心人工智能会对人类产生威胁,甚至有一天会控制人类,我其实也比较多次的公开表过这个态,我认为是不可能的,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就是有一个比较常见的误解,就是大家觉得说人工智能就是用计算机来模拟人脑的工作方式。

其实不是,人工智能是用计算机来模拟人脑能够做的事,但是做事情的方法是很不一样的,我刚才讲的DNN、CNN、RNN这些东西,这些都是计算机里头能够清清楚楚的说我这个算法到底是怎么回事,今天其实没有一个人能够讲清楚人脑到底是怎么工作的,你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工作的你怎么能够学他呢,所以人工智能,就是神经网络这些,只是一个类比,不是一个真正的模仿,正因为你跟它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觉得他永远也不会有一天达到和超过人脑这样的功能,所以我不担心这件事情。

其实我把互联网说成前菜、人工智能说成是主菜,我真的是信人工智能是比互联网大很多倍的市场,这样一个市场是没有任何一家公司一家独大的,应该是很多很多公司在这里头都有成功的机会,包括你刚才讲的阿里也好、腾讯也好,包括很多初创的企业,我觉得都是有成功的机会的。

今天我看到这些大的公司,其实他们也慢慢意识到,他们也开始大举的进入人工智能领域,我觉得都很好,机会太多了,你抓住了这个,我抓住了那个,其实这是很好的一个事情,他会共同推进整个社会对人工智能这种认识,他的应用会更加迅速的去普及。我与此同时也觉得,在人工智能时代百度确实是有它的优势,就是因为技术在这里头起的作用很重要,这个跟移动互联网时代不太一样,技术越重要其实我们发挥得空间就越大,所以我觉得他们也都很成功,但是我觉得百度能不能成功这件事情,我的信心更高。

我们基本上三个大方向:

第一个,就是阿波罗,无人驾驶汽车的生态,汽车是一个10万亿的市场,在中国大概GDP的1/6,所以是很大的一个产业,所以如果我们能够抓住其中一点点小的机会的话,那都是不得了的事情。也很高兴的是,在我们7月5日第一次发布阿波罗的时候就有50家左右的合作伙伴决定加入阿波罗,包括像福特、戴姆勒国际顶级的车厂,也包括博世这样大陆一流的零部件厂商,也包括国内很多主流的汽车厂商,所以我觉得大家都比较认可我们这个方向,后续就看我们怎么把它推进、怎么把它执行的更好一些,这是第一个大的方向。

第二个大的方向是度秘,实际上简单讲,他是一个人机对话的接口,这个接口他有什么意义呢?就是他可以让人和工具进行无障碍的沟通,无障碍什么意思?就是工具能懂人话,过去人类发明了工具以后,都是人要去学习工具,其实你可以把车当作一个特定的工具,人也要学习,我要花一个月的时间,我要上一个驾校,我要交几千块钱,才能学会。以后所有的工具,不管是电视业好、冰箱也好、汽车也好、桌子也好、椅子也好,他怎么用呢?他只要能够懂我的人话,他就可以跑起来了,他就可以用了,所以度秘我们叫做唤醒万物,就是把所有的生产的设备,各种各样的,都让他能够用人类的语言来进行操控,我觉得这个也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市场。

第三个,我们叫做ABC云。ABC的云跟其他的云有什么不一样,其实每个应用都有智能在里面,钢板我检测质量有没有问题,跟传统的云计算是不太一样的,但是这些东西大多数是构架在云基础上的,所以我们用ABC云跟各行各业的厂家进行合作,这里头当然也有很多系统集成商跟我们一起来做,所以不管是物流也好、教育也好、金融也好还是生产制造,这里头都可以找到可以用智能的方式提升效率。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薪媒体_O2O新商业媒体资讯平台 » 李彦宏:AI影响远超互联网,不在乎与AT市值差距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