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赛富基金阎焱:即便是人工智能公司,也要从商业模式定估值

2017年6月27日,寻找中国创客“AI+唤醒未来”夏季峰会在深圳正式开幕。深圳市委常委、组织部长郑轲,深圳市副市长吴以环,深圳市龙岗区委书记高自民等领导、新京报社长戴自更、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神州数码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郭为、紫牛基金创始合伙人张泉灵、深创投总裁孙东升、将门创投创始合伙人杜枫等企业家、投资人和创业者出席本次峰会。

寻找中国创客是新京报自2015年发起的大型公益报道活动和创投服务平台,今年活动延续前两季的规则,分为三个环节:路演评选、导师评选和乌镇颁奖。最终入围“寻找中国创客40强”的项目,将接受“寻找中国创客”明星导师柳传志、王健林、马云、俞敏洪、张近东、曹国伟、郭为、周鸿祎,著名投资人李开复、沈南鹏、徐小平、熊晓鸽、阎焱、汪潮涌、毛大庆的指导

阎焱:创业者一定要有理想

开场后,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寻找中国创客导师阎焱分享主题为“创业的时代与投资的机遇”的演讲。

阎焱认为,一家企业要想成功,一定要有理想,一定要勇敢做出选择。

回顾自己20年的投资经历,阎焱坦诚地说自己至今也没找到创业成功基本法则。不过每年接触2000个项目,同无数创业者接触,阎焱也发现了一些创业成功的必要因素。

阎焱总结出成功的企业家或创业者应该具备的两种情怀:一种情怀是悟道,要特别相信自己做的事情。

阎焱提到自己跟马云的一段往事,“ 我2001年-2004年投资马云,大家看到阿里现在如日中天,但大家不知道阿里有十几年不赚钱。在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的寒冬,马云打电话跟我说,公司已经发不出工资,邀请我来一趟杭州,跟日本银行家谈融资。在公司发不出工资的情况下,马云依旧在说‘没有什么困难是不能克服的’。反观现在的创业者,在跟我谈创业的时候,自己都不相信自己。”

另一种情怀是杀手情怀,该去改变商业模式的时候,必须斩钉截铁。

在这一方面,阎焱最佩服以色列这个国家。仅有600万人口,被敌对国家包围,以色列却是创业氛围最好的国家。科技创新产品和上市的科技公司仅次于美国,而且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以色列的农业却十分发达,成为欧洲花卉、蔬菜的重要输出地。

人工智能为什么还没有大爆发

赛富基金阎焱:即便是人工智能公司,也要从商业模式定估值

在圆桌论坛环节,将门创投创始合伙人杜枫向多位从业者者提问:人工智能目前落地前景较好的方向,科大讯飞高级副总裁杜兰、微软物联网事业部技术总监管震、商汤科技CEO徐立、腾讯优图实验室杰出科学家贾佳亚参与讨论,分享了各自所看到的人工智能的应用潜力。

腾讯优图实验室杰出科学家贾佳亚以腾讯正在做的公益事件举例。腾讯正在跟各省公安厅合作名为“寻人计划”的项目,由腾讯提供人脸识别的关键步骤,通过公安厅发布的信息乃至群众发布的信息,核对监控视频中的人是否属于失踪人群。在福建公安厅应用三个月时间里,腾讯已经帮助找到120多个失踪人口,包括走失及被拐卖人群。

微软物联网事业部技术总监管震则对医疗十分感兴趣,提到了人工智能在医疗场景的一个应用点。人工智能可以帮助我们延伸到原来人不容易去的地方,胃镜检查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传统的胃镜检查很痛苦,一天时间病人需要全身麻醉,由一个医生、两个护士和一个麻醉师,把管子伸进患者体内。现在的解决方案是让病人吃一颗小药丸,药丸可以在胃里拍照,拍10万张照片,药丸排出体外后,这10万张照片再由人工智能分析,大大提高了整个流程的效率。

那么为什么人工智能还没有完全大爆发呢?科大讯飞高级副总裁杜兰回答到,人工智能在业界分为三个阶段:一是运算智能阶段,像AI在象棋和围棋上打败人类,机器在计算能力上很早就超越了人类;第二阶段是感知智能阶段,包括听、读、看等功能;第三阶段是认知智能,无论中国还是美国,我们认为到了无人区,有很多理解和思考的能力,机器在一定程度上比人弱。

如果人工智能的应用要大爆发,必须具备三个基本要素:一是核心算法,比如目前基于深度神经网络核心算法有了突破,这是能力上的突破;二是行业大数据,AI被大数据喂养出来,如果行业大数据达到足够丰富,才会有越来越多人用,使得后台机器越来越准确;三是行业专家,行业专家非常重要,他们聚集着最优秀的人类能力,但这部分人的数据没有被挖掘。因此,数据是限制人工智能大爆发的重要原因。

商汤科技CEO徐立和腾讯优图实验室杰出科学家贾佳亚则相对乐观,他们认为人工智能在某些细分领域正在爆发。贾佳亚认为,当前很多科学家创业就说明了人工智能正处于爆发期,深度学习的走红让所有人在技术层面处于同一起跑线。所有数据、算法的开源,让创业公司和大公司的差别并不大。所有,创业者可以聚焦在细分领域,为人工智能的大爆发做出一份努力。

投资人:人工智能公司的估值过高

最后的圆桌论坛,紫牛基金创始合伙人张泉灵、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云天励飞创始人陈宁、出门问问创始人李志飞关于人工智能的估值展开激烈讨论。

赛富基金阎焱:即便是人工智能公司,也要从商业模式定估值

张泉灵首先分享了投资人工智能行业的感受:“谈到AI+和互联网+,我最近跑了很多工厂和学校,传统行业对‘互联网+’带有防备心,所有在传统行业加上‘互联网+’,本质上是传统行业的颠覆,传统行业利润越薄,互联网行业利润越好。但是,传统公司对AI+的态度完全不同,所有传统行业对AI+是渴望的拥抱,他们天然把AI当做提升效率的工具,传统行业从来不会拒绝工具。”

不过,张泉灵话锋一转,提出了目前人工智能公司估值过高的现象。由于目前人工智能公司大多业务面向B端市场,没有互联网效应,市场拓展缓慢,横向拓展的潜力不足,但是这些公司的估值却高不可攀。

云天励飞陈宁认为,人工智能公司高估值有一定原因。第一,AI可能会颠覆某一个原有行业的工作效率;第二,会颠覆原有行业的市场格局;第三,可能会拓展出更多新的应用。陈宁说:“现在做AI的公司,国内不算太多,尤其聚焦在细分行业。现在我们新兴的AI+安防公司有对话的渠道,正慢慢形成产业链条。每家公司的侧重点不同,大家形成生态圈,有合作共赢的机制,因此值得高估值。”

出门问问创始人李志飞则直接承认的确估值过高,李志飞说:“AI创业和过去互联网、移动互联网、O2O的创业不一样,AI是技术型创业,价值有延迟。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和O2O早期快速的把流量、用户、交易量做出来,很快加高估值。AI公司是技术型的,需要空间,早期高估值让创业公司有更大的机会把延迟的价值释放出来。”

最后,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总结:决定估值高低,一是商业模式的可扩充性和弹性,做软件和做硬件在这方面截然不同,规模化生产后,软件产品的边际成本十分低,利润高,而硬件公司则不然,所以硬件公司一般估值低于软件公司;二是护城河高低,这个技术有没有其他人在做。阎焱强调,即便是AI企业,也需要从这两个维度去考虑估值问题。

本文作者宋少卿,专栏作者;微信:zzb0930(添加时请注明“姓名-公司-职务”方便备注);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薪媒体_O2O新商业媒体资讯平台 » 赛富基金阎焱:即便是人工智能公司,也要从商业模式定估值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