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马云之后纽交所最大科技IPO,黄图起家的Snap到底牛在哪?

摘要 虽然许多人对Snapchat的理解普遍集中在“阅后即焚”这一功能上,但IPO前夜的Snapchat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简单的信息软件。最近三年来,它斥资5亿美元,频繁出手并购布局9家企业,已经成为科技市场中举足轻重的一份子。
马云之后纽交所最大科技IPO,黄图起家的Snap到底牛在哪? 图片来自网络

3月2日晚,火爆欧美的视频社交App“Snapchat”母公司Snap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这家在融资与估值的道路上一路高歌猛进的年轻公司最终确定发行价为17美元,总估值240亿美元(约1650亿人民币),成为继阿里之后科技公司在美国的最大额IPO。

虽然许多人对Snapchat的理解普遍集中在“阅后即焚”这一功能上,但随着“故事”与“视频滤镜”的陆续上线,IPO前夜的Snapchat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简单的信息软件了。最近三年来,它斥资5亿美元,频繁出手并购布局9家企业,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人脸识别、内容识别、AR等科技市场中举足轻重的一分子。

而随着腾讯、阿里AR红包大战的开场、AR类App公司陆续获得融资、还有各类手机都开始陆续支持Project Tango等AR功能、以及曾经的爆品游戏Pokemon Go……在AR眼镜的风头随着资本寒冬莅临而逐渐隐退时,一度被轻视的AR类App正逐渐走入聚光灯下,成为最新科技风口。

Snapchat:比Pokemon Go“更AR”

就在上周,Snap的智能太阳镜Spectacles——售价130美元,可拍摄10秒短视频并上传——终于开放上线销售。这款眼镜与Snapchat这款App一样火爆一时,在此之前,你想获得这款外形酷炫的智能眼镜的唯一方法便是,找到在美国各城市限时24小时随机出现的的黄色无人售货机、或者是偶然出现在街角的快闪店(Pop-uo Store)。时常有粉丝愿意苦等数小时排队购买,实在将Snap的“潮品文化”噱头卖到了极致。

Snap这种年轻、时尚、无序潮品文化的起源则是他们的拳头产品——Snapchat,一款推出于2011年,又称“快拍”或者“阅后即焚”的应用,用户查看完视频/文字/图片信息后,这条信息在一定时间内便自动消失。2013年,Snapchat推出了许多国内信息软件共有的“故事”功能,这是一个类似“朋友圈”的合集,用户放在其中的内容可在24小时内被好友或全部人重复播放。

然而,Snapchat的野心绝不仅仅是一款线上信息软件这么简单。在随后的2015年到2016年,通过一系列的布局与并购,Snapchat经历了AR滤镜创新大爆发。这些火遍全球社交网络的滤镜千奇百怪,除了最普通的视频动画滤镜外,Snap还推出了地理滤镜、Bitmoji表情滤镜、以及无数基于人脸识别功能开发的滤镜:口吐彩虹、头顶冒爱心、狗狗脸都只是小意思,后期甚至出现二人同框换脸滤镜、背景识别滤镜等,一时社交网络满屏滤镜,风头无两。

这些滤镜本质上跟2016年爆火的AR手游Pokemon Go类似,都是在现实世界中叠加实时图像,并通过手机屏幕呈现。但Snapchat的滤镜功能其实比Pokemon Go“更加AR”。由于具备人脸识别、背景识别、地理位置识别功能等,Snapchat的滤镜已经超越了普通的贴画,使得图像可以与用户产生互动——比如某款皮球滤镜会在你的头顶弹跳,并且跟随你的头部进行移动;又或者是摄像机拍摄到湖泊、天空、大楼等景象时会自动识别背景内容,并添加相应滤镜,真正意义上地“增强了现实”。

这些滤镜的成功开发不得不归功于Snap这三年来陆续收购的公司们。从2014年到2016年年底,Snap已经连续并购了9家公司,总金额超过5亿美元。观察后可以发现,每次Snap并购了某个公司,该项公司的技术在不久后便会呈现在Snapchat里,比如2015年以1.5亿美元收购人脸追踪识别公司Looksery,和2016年以4700万美元收购的内容识别技术公司Obvious Engineering。Snap在收购了这家家公司不久后便分别推出了人脸滤镜与背景滤镜。

2016年12月,Snap再次出手,以3000万美元收购的AR公司Cimagine Media,该公司提供AR平台,用户可以通过手机或者平板看到虚拟的3D物品(如桌椅、货架展示柜)在现实世界中的摆放效果。以此推断,下一步我们很快就可以在Snapchat里看到3D滤镜,甚至有可能与这些3D物品/人物进行互动,进一步优化Snapchat的AR功能。

手机升级:从Project Tango说开去

10天前,一则融资消息吸引了笔者的注意。新西兰全息影像公司8i获得2700万美元(约1.85亿人民币)融资,打造Snapchat类AR App。8i宣布,本次筹集的2700万美元将会用于开发一款名为“Holo”的App,允许用户在真实世界中添加人物、角色类的全息图像,并能够拍摄视频和照片,上传到网络上与朋友分享。Holo目前正在使用支持谷歌Project Tango的联想Phab 2 Pro进行内测阶段。

而Project Tango,则是我们下一个话题——谷歌Project Tango(2016年改名为Tango)是一套独特的适配Android设备的摄像机系统,拥有3D深度传感器及配套软件,可以为硬件设备带来空间感知功能——简单来说,可以让移动硬件“看见”周围环境,像人一样知道哪里是墙、哪里是地。其三大核心技术分别为:运动追踪(Motion Tracking),深度感知(Depth Perception)和区块学习(Area Learning),分别让设备能够理解自己的位置和方向、检查周边环境的形状、以及绘图记住周边环境。以AR家装类App为例,只有采集了深度信息,手机才能知道一个3米的沙发模型无法放入2米的空隙中。

诚然,现在AR类App普遍用的还是很简单的交互方式,许多用的还是摄像头扫描固定识别标识码的技术,并不需要深度信息采集或是动作追踪,Project Tango也只在极少数手机上配备了,并没有广泛推广开来;但是从芯片到屏幕、从显卡到系统,移动终端的技术升级早已是大势所趋——比如Daydream VR系统面世后,各大手机厂商推出新品时纷纷表示支持。

传统手机相机只有一个摄像头,虽然能估算深度信息,但是既不精准,又十分耗费计算资源,不适于做深度的AR应用交互。目前越来越多的手机已经具备了后置双摄像头功能(如iPhone 7)虽然主要用于拍照功能上,却无意中为更深度的AR交互打下了基础。而支持Project Tango的联想Phab 2 Pro更是配备了前后4个摄像头(一枚800万像素的前置摄像头、一枚1600万像素的后置摄像头、一枚景深摄像头以及一枚运动追踪摄像头)。

游戏、营销、家装、导航……暗流渐涌的AR应用市场

跟其他领域相比,AR技术被较早滴应用在了游戏与营销当中。就在上周五,英国AR公司Zappe刚刚宣布获得375万美元的融资,中国乐逗游戏参投。公司表示将利用这笔资金加速几项新产品的开发,并推动国际扩张。Zappar成立于2011年,与可口可乐、愤怒的小鸟等众多厂商皆有合作——比如与PEZ糖果+愤怒的小鸟合作推出的AR游戏,用户用手机扫描糖果包装上的标识符号,就会有一只“胖红”或者“恰克”、“炸弹”小鸟形象出现在屏幕上。此时用户可以选择进入游戏、或者与该卡通形象拍照分享。

此外Zapper海曾经推出过AR工具包ZapWorks,其中包括三个模块:1、工具:方便用户以快速和简单的方法,来创建基本AR的内容(即图像、视频等);2、设计:允许用户创建更加个性化、互动的AR内容;3、Studio工作室:为高级开发用户提供AR/VR完全3D脚本。

除了Zapper的合作伙伴外,不少厂商也陆续表现出对AR营销的兴趣。由于AR体验新奇有趣,面向人群大多属于年轻、时尚、爱酷玩,与Snapchat的目标用户大比例重合。因此,Snapchat自然也不会让这个机会白白流走。2016年9月,Snapchat与英国时尚杂志Garage合作,在他们的9月刊中,用户使用Snapchat扫描封面模特后,封面模特Willow Smith(好莱坞影星威尔史密斯之女)不仅会朝你做鬼脸,还会伴随着酷炫的特效长出第三只眼睛来。

此外,家庭装修、家具购买等也是AR应用的一大领域。早在2012年,宜家就曾推出过一款AR应用“IKEA Now”。打开手机摄像头后,在App上选择一款家具,这款家具的图像就会插入到现实场景中。不过由于当时智能手机性能不成熟、3D效果不完善等原因,常出现椅子无法放在地板上,家具图像与现实场景不协调等问题——而这些则需要上文提到的手机性能升级来解决。

不过近年来家装类App在AR领域发力的玩家不少,以成立于2015年的美国创企Modsy为例,迄今为止公司已经获得了超过1000万美元的融资,它借助AR技术帮助用户完成整个房子的装修设计,用户需要用5分钟左右的时间给自己的房间拍照并选择装修风格,接着数据会上传到Modsy,大约48小时后用户就可以收到最终装修效果图。

除了营销与家装外,美妆、导航等也都在发力AR App。比如老牌美妆企业法国欧莱雅就曾推出过“彩妆魔镜”APP,涉足AR美妆;加拿大创企ModiFace、我国的深圳云之梦等做的也是AR美容美妆应用。而AR导航方面则有成立于2014年的国内创企“随便走”实景导航AR App、百度地图也在去年推出了AR导航功能。

而除了春节时期阿里腾讯的“AR红包大战”之外,国内也有不少互联网玩家试水AR。火爆一时的人气手游网易阴阳师在前阵子加入了“现世召唤”AR体验功能,打开手机摄像头并扫描一个固定的图案“现世召唤阵”后,玩家可以召唤出式神——据说用AR现世召唤的SSR掉落率会比较高。

结语:硬件保有量是个绕不开的槛

微软、谷歌、Facebook……除了AR软硬件的各类布局外,这些科技大佬的CEO们也纷纷在不同场合中表达过对AR技术的看好,以Magic Leap为首的各类AR公司也纷纷获得融资、推出产品。

然而技术的爆发绕不开C端硬件保有量问题,可硬件的革新换代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虽说如今风口看似三月一变,但产业重心真正从PC转到手机端上头也仅仅是这几年的事情(而智能手机已经发明了这么多年了!)。以现有的AR发展水平来看,眼镜硬件还在遥远的早期,尚不足以撑起一个独立的消费级产品——如果说现在的VR头显类似许多年前的大哥大手机,那么现在的AR眼镜可能还停留在BB机时代。

在智能手机超高保有量这一基础背景下,首先兴起的将会是AR类App应用——苹果CEO库克在接受采访时也认为,目前的AR将会是一项类似iPhone芯片的核心技术,而非一款单独的产品——AR类手机应用既是AR技术的初级变现搜短,又起到了教育市场的作用:比如Pokemon Go的出现就让无数智能手机用户第一次接触到了AR的概念,随后国内用户又陆续接触到了支付宝AR红包、腾讯AR红包等,为未来AR硬件的C端推广打下基础。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薪媒体_O2O新商业媒体资讯平台 » 马云之后纽交所最大科技IPO,黄图起家的Snap到底牛在哪?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