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自“作”死?是什么让租房分期平台仅昙花一现!

摘要近年来,租房分期平台在租房市场上获得一席之位,从出现至今,大约有20多家。据不完全统计,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在这些租房分期平台中,目前尚在运营的仅存10家左右。是什么让那是十几家租房分期平台退出市场?
自“作”死?是什么让租房分期平台仅昙花一现!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近年来,随着租房市场的火爆发展,在房屋租赁领域出现一种新型的房租支付模式,即租房分期。租房分期这种“押一付一”的形式被很多创业者瞄准,在短短2年内,租房分期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房屋租赁市场。然而,在市场的检验下有不少创业者光辉暗去,最后以失败收场。

2014年O2O爆发之后,出现了一股创业热潮,并持续到今天。在租房市场,2014年也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现象,几家租房分期平台同时涌入市场。据了解,这一年出现的租房分期平台有会分期、月租宝、乐首付等,几家同一领域的创业公司在一段时期内同时出现。可见这块蛋糕很大,吸引了众多企业掘金。

但是,在今天,细数这些租房分期平台,“活着的”和“死去的”数量出现了一定的差距。

目前在市场上正常运营的租房分期平台有房司令、会分期、自如白条、58月付、租了么、租房宝、盈家生活等10余家。而趣租、丁丁白条、月租宝、住了呗、乐首付等这些租房分期平台已经悄悄地退出租房分期这个市场。

当然,部分企业的陆续退出并不代表这个行业冷却。依然有一些企业如燃烧着熊熊烈火的姿态向这个市场进攻,例如自如白条、会分期、房司令。包括一些房地产大佬也看好这个行业。

那么,是什么让这些租房分期平台仅昙花一现,就灰飞烟尽了?

租房分期市场看起来“很繁荣”

据互联网租住平台“107间”在今年5月份发布的2016年《北京租房报告·租客篇》显示,目前北京2170.5万常住人口中,租房人数比例约占到37%。而每年有大批的毕业生涌进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由于高昂的住房租金加上租房押一付三的支付模式,这些钱对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因此,这些租房分期平台把目标投向了刚毕业的大学生。

一时间租房分期市场火热起来,但是真的有那么多人去借钱吗?据网易财经的一篇文章显示,通过向社会人群访问得知,有71.9%表示知道现在可以通过分期的方式支付房租。进一步了解受访者对于“租房分期”的使用情况,有28.5%表示使用过租房分期,而在剩下的71.5%未使用过租房分期的人中,有44.5%表示愿意尝试这种方式,接受程度相对偏低。是什么让他们不愿意接受这种支付模式呢?进一步调查发现,有30.4%的受访者担心上当受骗,16.4%担心信息泄露。由此可见,受访群体对平台的安全性非常担忧。也有12.7%的人表示是房东不愿意接受这种方式,有些平台需要直接与房东签订合同,当然必须提供个人的相关信息,程序麻烦暂且不说,个人信息的提供是客户最大的忌讳。

运营模式出现弊端,服务费过高!逾期费过高!

商业模式是创业者的创意,直接影响企业的品牌形象与营收,商业模式不对路,那么企业必死无疑。目前租房分期平台存在两种运营模式,其中一种是平台提供房源,用户需要在限定的房源中进行挑选,支付房租时选择押一付一的方式,剩余房租由平台垫付,以后用户只需要按月支付房租、服务费等。另一种是平台不提供房源,仅提供分期服务,用户需要自行寻找房源与房东敲定租房金额和付款方式。用户凭租房合同到平台上申请租房分期,平台会向房东支付租金,之后用户需要按月向平台支付房租和服务费等。

以上无论哪一种形式,都会让客户在选择时更加慎重。从第一种形式来看,用户选择房源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如果A先生住在北京的东城区,恰巧此平台在东城区没有适合A先生的房源,显而易见,A先生不会选择此平台。

从第二种形式来看,客户自己找房源,与房东敲定付款方式和租金。在北京租过房子的人都知道,找房东直租比找工作更困难。那么如果我找到了房东直租,我还需要你这个平台吗?除此之外,北京几乎所有可租房源是被中介垄断的。那么平台需要跟中介进行合作,平台跟中介合作后,在客户看来,除了程序繁琐,三方达成协议远远要比两方达成协议存在更大的安全性和诚信问题。

在这里不得不提到的是服务费,逾期费。据查询,以租房分期平台租了么为例,租了么服务费标准是季付-收取垫付租金额的3%以下作为服务费用,半年付-收取垫付租金额的6%以下作为服务费用。还有让客户心惊胆战的逾期费,例如,房司令的逾期费率:如果还款日当天没有还款,第一天的逾期费率是2.5%,第二天的逾期费率是5%,第三天的逾期费率是7.5%,依次叠加。自如白条的逾期费:每日逾期费为贷款总额的万分之五。会分期的逾期费:每日逾期费为日租的1%。这些服务费、逾期费看似并不多,但是仔细算一下,如果是每月2000元的租金,按租金额的6%算,那么每个月所还的就是2000元+120元,一年的租金就是24000元+1440元。再看逾期费,假设每个月的租金是2000元,租期为一年,经过计算,如果逾期一周,房司令的逾期费为350元,自如白条的逾期费为77元,会分期的逾期费为140元。由此可见,租房分期逾期费用堪比高利贷。

短期无法获利,融资困难

初创型企业最大的痛点就是没钱,“生钱难,找钱更难”。所有初创型的企业在最开始,客户并不是太多,而租房分期也是一样。同时,租房分期的盈利战线还很长。租房分期最基本的盈利方式就是收取每位客户的服务费,而且是按月收取。这种依靠累积每个月每位客户的服务费来活着确实不太容易。除此之外,做租房分期前期需要巨大的资金支持,在这些初创型的租房分期平台中,获得B轮以上融资的企业少之又少。而那些在市场中退去的租房分期平台也是未获得融资或者融资比较少的。

卷款逃跑?“风控难”

租房分期的“风险控制”来自两个方面,一是租房中介,二是租户。现在除了链家、我爱我家这种品牌中介之外,还有很多房源在“黑中介”手中,这时候就很可能会出现黑中介通过假造交易,来向平台借钱,然后携款逃跑。再有就是租户,很多租户有时候交不起房租,逾期逃跑。除此之外,对租户所提供的信息是否真实也很难辨认。所以,如何鉴别黑中介与防止租客逾期逃跑都是行业所需要重点关注的问题。

事实上,已经有一部分企业意识到这些了,并且将视角转移,探寻新的出路。寻求与大企业合作,或者发展其他业务。在倒闭的浪潮席卷该行业之前,找到正确的方向才是唯一的出路。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薪媒体_O2O新商业媒体资讯平台 » 自“作”死?是什么让租房分期平台仅昙花一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