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冯小刚、范冰冰得了奖,但电影节只是拿奖那么简单?

摘要中国电影在国际的影响力低、市场小,可能是由于没有足够重视电影节的平台,一方面自有电影节历史积淀不足,国际影响力低,另一方面在国际电影节上的话语权不足,文化输出乏力,国际市场占有率几乎为零。
冯小刚、范冰冰得了奖,但电影节只是拿奖那么简单?

刚落幕不久的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上,冯小刚的《我不是潘金莲》夺得了主竞赛单元大奖,范冰冰也获得了影后桂冠,可喜可贺。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论是普通观众还是大多数从业者,对电影节的看法始终停留在文化层面。似乎电影节只是一场光影盛宴,行业的精英们盛装出席,影迷们跟着大饱眼福。在观众的层面,这是好事:电影节需要以文化活动的面目示人,它存在的最重要意义仍在于文化交流。但对于国内的广大电影从业者来说,没能正确的利用电影节的工具属性、发挥好电影节在产业中的重要功能,可能是中国电影如今“钱多声儿小”、“有力使不出”的重要原因之一。

国内电影节势单力薄,好莱坞话语权最强

目前国际上共有15个A类电影节,包括我们熟知的戛纳、威尼斯、柏林三大电影节,上海国际电影节也在此列。这些电影节基本会分布在全年各个时间段,国际、区域的影响力也非常强。此外,在A类电影节之外,还有号称奥斯卡风向标的多伦多电影节、以盛产高质量独立电影和处女作闻名的圣丹斯电影节等等。

然而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国际影响力却很小,不论从参展影片、电影交易、奖项分量等层面考量,可能都比不上非A类的釜山电影节,跟同地区的东京电影节更是没法儿比。而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电影节过于年轻、历史积淀不够,但根源还是在于支撑电影节的文化、电影产业本身的势力太薄弱。

反观好莱坞,依托于强大的电影产业和文化实力,虽然屡屡受到欧洲人的“不待见”,但其产品还是在各种电影节上大放异彩,进而对产业进行反哺,形成了一种良性循环。

电影节不止是拿奖那么简单

对于中国电影产业而言,电影节的意义早就超出了拿奖的简单范畴。新时期初期,第五代导演崛起的时候,中国电影就已经在国际电影节拿奖拿到手软了,那时候的电影节对中国人来说政治和外交意义要远大于文化和商业意义。今天参加电影节的人们,其使命要比张艺谋姜文陈凯歌等等复杂而远大的多。

1、国际交易平台

不论哪个电影节,成交量都是最后评判其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准之一。制片厂商、发行商和院线代表们齐聚一堂,每个人手上都有预算和指标,达成交易才能返乡交差。例如今年多伦多电影节上,不仅贡献了45万人次的观影量,还有焦点影业3000万美元买下未定名影片项目发行权的大手笔。连流媒体巨头Netflix也加入了买买买的行列,不仅推出了贾斯汀·汀布莱克的演唱会电影《JT+TennesseeKids》,还花下450万美元买下了一部关于奥巴马青年时代的传记电影《Barry》的发行权及科幻电影《WhatHappenedToMonday?》的北美发行权。

中国电影通过电影节进入国际电影市场的尝试已经不在少数,成功的典范应该是贾樟柯,早年靠《三峡好人》在欧洲打响。近期虽然拿奖少了,但《天注定》在欧洲市场的成功对国内的发行商则是个强心针,这也是贾樟柯的电影公司发展迅速、动作频繁的原因。

2、国内市场的准入券

对于国产的小制作和独立电影来说,要想靠一己之力上线放映,是非常难的。鉴于宣发资金的匮乏,不论再优秀的作品,院线方也没法放弃商业考虑让你上线,就算上线,影院经理也要考虑排片的问题。而电影节则像是一个巨大的宣传平台,获奖甚至是单纯的入围带来的曝光,其价值都远远大于电影本身的制作成本,在这之后,拿龙标、上线、排片的问题都不会太大了。这方面的典型案例是两个受柏林青睐的电影:2014年的《白日焰火》和今年《长江图》。

3、话语权和文化输出

近10年,国内电影市场的资本、渠道和平台都慢慢向好莱坞看齐了,但在国际市场上想要有作为,还是要靠文化输出。

电影节上,单单是中国面孔的出现,其带来的影响力都是资本做不到的。我们看到,赵薇、章子怡、刁亦男这些人开始出现在评委席里,这就是话语权。谁能说《我不是潘金莲》和范冰冰在圣塞巴斯蒂安的大胜,与评委席里的贾樟柯没有关系呢?

另外,今年的威尼斯电影节又和上海电影学院、光大控股合作,开设了“亚太电影艺术单元”,不但要在上海落地,还会给中方固定的评委和参赛席位,可以说是中国资本在国际电影产业的游戏里的新招。

不论是开拓外国电影节还是自建电影节,有席位就意味着有文化认同,这对于提升中国电影在国际上的话语权,进而促进文化输出、打通国际市场意义非凡。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薪媒体_O2O新商业媒体资讯平台 » 冯小刚、范冰冰得了奖,但电影节只是拿奖那么简单?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