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文化产业资本大会|乾立基金:资本和影视如何融合

摘要乾立基金高级副总裁李皎:感受到了资本和影视融合的阻力和压力。资本和影视融合的关系其实更像婚姻的关系,是博弈的、双赢的,资本和影视,其实更像是相看两不厌、相爱容易相处难的关系。
文化产业资本大会|乾立基金:资本和影视如何融合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融资中国2016文化产业资本大会于近日召开,乾立基金高级副总裁李皎发表演讲,论证资本和影视应该如何融合。

已获得官方发布授权,附现场速记(有删减):

李皎:感谢主办方!大家下午好!其实在郭总和吴总之后我们压力也非常大,像科盛是在文化影视整个文化行业做了全产业链的布局,像吴总这边,是已经布局了二十几年并在这个行业里面去深耕。今天我就不再班门弄斧了,像我们乾立作为一个转型中的在影视行业当中的新兵,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作为纯粹的资方、纯粹的金融机构或者说是财务投资人,我们对于影视投资的一些切身的感受和认识。

六月份的时候在上影节做了一个论坛,叫“相爱、相杀”的论坛,业界非常多的大佬参与这个论坛里面,业界影响力也很大。我们觉得其实对于像我们这样纯粹的金融机构,我们充满热情投入到影视行业里面来,但是我们也确实感受到了资本和影视融合的这种阻力和压力。我们觉得这种关系其实更像婚姻的关系,是博弈的、双赢的,我们觉得资本和影视,目前为止我们的感受是,其实更像是相看两不厌、相爱容易相处难的关系。今天跟大家聊聊,为了把日子过下去,过的红红火火的资本和影视应该怎么去融合,我们这里做了几点思考。

首先说到资本,在众多的投资电影的资本当中,我们把资本分了三类。首先,是非常成功的非文化的民营企业布局文化影视整体的产业链,非常成功的转型,像万达、BAT为代表的。第二类,我们专业的金融机构,从专业的影视基金到明星机构,到VC、PE,再到各类信托,都是属于第二类的金融基金的基金。第三类,散户游资,早年从矿业、股市、房地产释放出来的热钱,现在也是充斥着整个影视文化行业,这类资本赌性相对比较强。乍一看这三类资本我们看起来天差地别,有很大的区别,实际上巨头最初进入影视行业也是从零开始,一步一步开始进行布局的,而金融机构,像我们这类资本,如果我们只是说还是在价格投资的存量市场上去争抢资源,而没有发挥金融机构的特长,其实我们跟第三类资本也没有本质上的区别。第三类,土豪资本。如果他们是比较有打法、做得好,非常有战略,一步一步展开的,他们就会走到第一类去,否则继续留在黑色资本这一类。

我们第一类做的比较好的模范企业里面,我们根据他们资本的基因属性又可以把他们分成两类,一类是以万达为代表的地产基因属性的资本,还有一类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基因的资本。互联网基因大家都知道,未来一定会走向网络大电影的蓝海,因为这是互联网资金的基本属性所决定的,我们今天想要思考的是以万达为代表的地产属性的私募基金,给我们的启发,我们应该如何去布局。说到资本,我们大部分的私募基金和信托至少有一半是在地产基因属性上发展起来的,因为过往的这些年地产和资本市场基本是我们的两个主战场,影视现在成为我们在地产和资本市场之外的又一个非常统一的这样一个方向。

既然见证了万达的成功转型,结合自身的投资经验我们资本可以做的有哪些方向,我们在这里有几点思考。第一方面,资本的作用是定位和定价的作用,把劳动力转化为商品,这是资本可以做的。我们最初做影视投资的时候都知道,有各种各样的困难,我们会觉得片源很难找、尽调很难做、财务数据拿不到,觉得信息非常不透明。这是大家非常直观的感受,遇到这些困难的时候我们首先会想到要搭建专业的影视团队,我们要尽可能的找到更多的好的片源、好的投资项目,其实这些都是局限于价格投资的在存量市场的这样一些做法。在投资遇到问题的时候,无论做影视投资还是其他投资,我们回到最本质的方向去思考,资本可以做什么?资本最擅长做的是什么?我们知道学院里面教授们会说,货币转化为资本的条件是劳动力成为商品。其实没有一种劳动力的定价不是依靠外来力量、不是依靠资本来定价的,把抽象的劳动力量化定价和交换这是资本可以做也是应该做的事情。就像现在比较成熟的好莱坞,从剧本到拍摄、到宣发、到担保每一个环节劳动力的定价都是非常清楚的,每个阶段都有非常规范的行业的共识,所以每个阶段的劳动力都成为标价商品以后就可以把每个阶段的风险压缩到最小,把每个阶段的不确定因素控制到最小。

我们回过头来会说,每个企业家都有一个地产梦,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导演梦,前者成为地产行业优化的动力,而后者则成为了影视行业的恶梦,为什么?其实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我们一直定位没有定清楚、分工没有分清楚。其实之前我跟吴总吃午饭的时候也在聊这个问题,这是资本在投资影视的时候感受到最大的压力,就是我们一直没有做好定位。拿我们比较熟悉的地产来举例子,我们有钱了买了地,都知道要交给专业的待建机构才能创造更高的土地溢价,我们收了楼也不会自己去做运营,我们会找专业的资产管理团队去做运营,重新改造、定位、招租,整体能够提升物业的价值,这是我们在地产商的做法。

到了影视的时候,因为影视的普遍性,我们每个人都觉得我们有机会去做李安、去做张艺谋,开始提了很多跨界的要求,恰好资本又是有很强的权力属性的,所以影视行业对资本是又爱又恨,其实资本最初进入地产行业的时候也是有过自以为是的阶段,我们经受了血淋淋的教育,所以我们有代理费等等相关服务的定价。影视投资中其实也应该如此,资本和创投的关系一定要找到合理的限定,这个限定就是以产品本身的质量为前提,各自定好位,做擅长的事情,挣该挣的钱。这个定位不仅仅是对资本,对影视制作公司也是如此。我们说拿到大的IP这个基础资产,刚才大家也说到,天价没有关系,资本愿意出钱,我们买下最好的IP,但是开发交给专业的人来做,交给专业的影视公司来做,这就是各个阶段的影视专业制作公司的服务价值,既然是服务价值就应该安安心心的去赚管理费,而不是想着风险转移给资本以后还可以赚取大头。资本要赚的是剔除这些劳动成本之外的最终收益,这是资本可以做的事情。

第二类我们思考的方向,就是整合资源,转移风险。在我刚才上述的过程当中,资本其实最擅长的就是做资源整合,金融的定位就是对现有的资源进行整合,从而转移风险。我们这里说转移风险也好、分散风险也好,其实都不是消除风险的意思,我们可以做的是把能够承受不同的风险能力的资金匹配到在影视开发的过程当中、不同的风险环节中,这是资本可以做的事情,也是资本擅长做的事情,只有通过多板块产业链的布局才能分散风险,完成生态圈的布局,完成产业链的优化。这里可以说,影视投资未来做得好的,一定是有产业链布局的远见布局能力的多元化产业集团。我们现在也在做产业链的布局,我们有单片的投资,有影视制作片库的投资,也有电视制作的公司,也有影视制作公司的投资,也有大的IP的VC、PE天使的投资,只有单独的投资方向或者一种产品,未来只能成为产业链上最高危的那块。

像今年非常火的向上影业,属于今年的一匹大黑马,像天下霸唱这种IP绝对属于IP中的陆家嘴或者金融街这样的资产,但是资本进入的时候基本零成本,因为天下霸唱手里握着这么好的地皮,不会开发,没有专业能力,但是资本可以做这些整合能力,资本介入以后有音乐上的一些布局,有漫画上的一些布局等等,帮他做了一系列的整合,使得他这块IP的价值迅速的就能凸显出来,这就是我开始说的资本和影视其实是可以双赢的、可以共融的。项目拿到了之后,资源整合能力极强的这些资本就能够把它自身的能力凸显出来了。

最后一点想跟大家分享的是,创新、创造增量价值。其实我们在投资的时候经常会说,我们不想去做逐小利的价格投资,去做存量市场的增强资源,我们要做利益最大化,我们要去创造新的市场,我们要做价值投资。创造价值这一点只有通过金融的创新能力能够完成,我们可以预言,增强单片投资这块存量市场的热潮在未来很快就会过去,因为资本是最聪明的。早上主持人也说过,资本的本质是逐利的,所以单片模式,像我们之前做的一些单片模式,除了一些随机的现象,显然风险高还不一定能够赚到钱,这种模式一定会被资本抛弃。金融的根本优势在于创新,所到创新我们也有几个思路希望给大家一些启发,第一类创新,我们在投资机制上的创新,举几个例子,好莱坞大家都知道,完片保险机制已经非常成熟了,但是在国内可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也可能因为信息不对称、监管不到位等等,我们现在只有中国特色的完片保险机制,但是寥胜于无,总归是进步。再有投《美人鱼》的大获全胜,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业绩对赌的方式。还有好莱坞院线的共同投资决策,这个可以提前锁定风险和收益。

另外产品类别上,在投资产品上的创新,首先我们来看产品类别和产品方向上,像现在逐步进入投资者视野的衍生品行业,可能会成为我们未来的资本在影史上的一个布局的新的方向。美国的电影赢利的份额我们知道,票房大概占到30%,后电影产品展到70%,但是我们国内是反过来的,我们国内中国的票房占了90%,后电影产品却占了10%,但是从总体上来看,中国电影辐射到衍生品和主题公园上的整体的规模现在在2000亿左右,所以票房收入独大的国内市场制片公司之外围绕IP电影上下游的市场开发大有可为,我们这些资本可以从这些方面入手考虑。比如我们今年也接触到了一些非常细分领域新的作坊类的公司,比如像电影预告片公司、电影插曲公司、动画项目公司,这些也是我们未来会关注的一些方向。在基金产品结构上,这是我们资本非常擅长的,像《美人鱼》里面信托用了一个非常常见的结构化的设计,做了三层,优先、夹层、次级,做了不同的匹配,这是资本非常擅长的,资本性质上、时间上进行错配,来完成整个结构的设计。

另外,最后一点说到创新,想跟大家聊一聊的是投资工具的创新。我们说什么是投资工具,像二级市场里的量化对冲,这是大家都惯用的模型。其实在1990年到2000年之间,美国的电影市场当时国内外都是爆发式的增长,华尔街非常多的资本当时都是涌入到了影视投资行业里面来,但是华尔街的脑袋很聪明,他们用概率和统计理论的方法做了这样一个模型,叫“蒙特卡洛模拟分析法”,经过这个测算投资影片在20—25部的时候投资收益的整体波动性是最小的。04年著名的一个传媒又建构了新的模型,基于影片的导演卡斯、发行等等多重因素来预测电影市场的成功机率,第一期基金发行了6亿美金,每部利润达到了760万美金,内部收益率达到了13%。

说到乾立的创新我们目前为止没有特别牛的创新,但是我们也基于自己的投资理论和自己的投资逻辑,我们也建立了自己的乾立基金影视投资数据库,帮助我们寻找好的投资项目,以上就是我们抛砖引玉抛出来的观点,我们认为在影视投资行业还是大有可谓。作为一家正在快速转型的基金,我们乾立还在路上,我们不是影视投资行业的领头羊,但是我们依据自己的基因、投资逻辑和思路,我们也在进一步的学习,我们也希望今天的这些经验得失能够引发大家一些思考,如果能引发出大家一些更新的思考,我今天站在这里的价值也就如此了。

我今天的分享到此结束。谢谢!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薪媒体_O2O新商业媒体资讯平台 » 文化产业资本大会|乾立基金:资本和影视如何融合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