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滴滴和Uber合并预测:中国交给滴滴,世界交给Uber

摘要彭博社报道,Uber的投资者希望Uber和滴滴签署合作协议,结束在中国的烧钱大战。在各方的博弈下,可能的方案是:Uber退出中国,市场完全交给滴滴;而滴滴停止支持世界其他地方的盟友,由Uber统一其它市场。
滴滴和Uber合并预测:中国交给滴滴,世界交给Uber

今天业内最大的传闻是:Uber的投资者希望Uber和滴滴签署合作协议,结束在中国的烧钱大战。滴滴和Uber合并的传闻,数月前就已经在业内盛传,这次消息来源是著名的彭博社。

对于合并的传闻,滴滴的投资人、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曾多次表示:这完全是谣言。朱啸虎披露了一个细节:2013年时朱啸虎曾到访Uber旧金山总部,建议Uber创始人特拉维斯·卡拉尼克投资滴滴5%的股份,把中国市场完全交给滴滴,但特拉维斯·卡拉尼克胃口太大而没有谈成。

朱啸虎表示:随着双方军备竞赛进一步升级,牵扯的战略利益方越来越多,合并的可能性已经几乎没有。否认合并可能性,朱啸虎不忘打压一下Uber:如果Lyft(滴滴的盟友)在纽约市场在给Uber致命一击的话,Uber的估值很可能会雪崩。

相比投资人朱啸虎的高调回应,滴滴的管理层倒是显得低调许多,未公开表态。而对于是否会和滴滴合并,Uber创始人特拉维斯·卡拉尼克前不久的回答是:不会合并,Uber的服务会比滴滴要好,顾客自然会到Uber这边来。

尽管双方利益方都做了否认,但相信滴滴和Uber会合并的人不少。此前,滴滴和快的合并,58同城和赶集网合并、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都是在冤家路窄、极力否认后发生了戏剧性变化。假若滴滴和Uber合并,外界不会觉得意外。

合并的背后动因是:在中国市场,滴滴和Uber持续巨额亏损,虽然双方已经在补贴额度上有很大收敛,但目前依然看不到盈亏平衡的曙光;而目前资本大环境不佳,IPO的好时机遥遥无期,继续鏖战下去,滴滴和Uber都可能面临无人接盘的可能。

滴滴和Uber合并的可能性,由投资方推动,也会受投资方阻碍。大量市场化VC的钱投给了滴滴和Uber,他们是纯财务投资者,有急迫的退出需求,将成为推动合并的力量之一,此前的58同城和赶集网、美团和大众点评都是由财务投资人做局促成。

不同的是,滴滴后期的投资方大多是战略投资方,而且有太多国有背景,而这些后期的战略投资者,虽然也看重利益,但战略考量的成分很重。而且,这些投资方,决策灵活性不如财务投资者,成为阻碍性因素的可能性更大。

一个可能的方案是:Uber退出中国,市场完全交给滴滴;而滴滴停止支持世界其他地方的盟友,由Uber统一其它市场。

对于Uber来说,投入了足够多的资金,但中国市场确实没做好,和滴滴的差距很远。最早发力中国市场,是期望可以主导中国市场;到了2016年后,战略上依然重视中国市场,但差距越来越远,其心态很可能转变为:把战争局限在中国市场,拖住滴滴的国际化扩张。

对于滴滴来说,虽然资金储备足够丰富,也在国外以投资的方式拉拢Lyft、GrabTaxi等盟友,但显然不具备整体出海的实力。Uber在其它市场建立起的优势明显,滴滴如果要打下来,需要花费的资金不可估量。在中国占据地利的滴滴,没有足够人才和意志进行国际化。

中国市场足够大,国际化做得不好的BAT照样成为巨头;对于滴滴来说,占据中国市场,足以保证其成为一家巨头公司。对于滴滴背后有国有背景的战略投资方来说,先完全享有中国市场可以接受。而中国市场,对于Uber来说已经是注定要失败,以中国市场换取滴滴不再支持Uber在其它市场的竞争对手,Uber可以立马在财务上得到改观的同时,无压力地接管世界。

一旦达成“中国市场交给滴滴,其它市场交给Uber”的共识,双方接下来的关切点是:Uber中国的资产如何定价?三年过后,Uber讨价还价能力已经严重削弱,要想以高价打包Uber中国资产并入滴滴,滴滴的股东肯定不会答应。如果合并成行,可以想象的是,特拉维斯·卡拉尼克肯定会为当年拒绝朱啸虎的提议而后悔。

对于滴滴和Uber来说,面临的更大压力在于:能否以高市值尽快IPO。滴滴和Uber,一级市场的定价都已经很高,二级市场能否同时接纳两家,这个太有考验性。未来的滴滴和Uber,将势必做出差异性;在足够的差异性做出来之前,即便在中国市场达成了合并,双方在资本市场上的竞争也将继续持续下去。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薪媒体_O2O新商业媒体资讯平台 » 滴滴和Uber合并预测:中国交给滴滴,世界交给Uber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