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B轮对赌的微吼直播欲明年挂牌新三板

摘要微吼创始人林彦廷认为签订对赌协议有利于刺激业绩提高,并表示,今年微吼营收预期在1亿元。其盈利模式主要包括:视频直播基础服务费、增值费,在线门票收入、红包打赏的分成,输出SDK或API。
B轮对赌的微吼直播欲明年挂牌新三板

近日,一份直播平台对赌协议在网络上流出,并在投资圈蔓延。微吼直播即是对赌方之一。

根据投资中国网记者了解,事情大致是这样的,微吼直播在2015年7月曾获得9000万元B轮投资。投资方要求签署对赌协议,协议规定微吼在2015年7月1日-2016年6月30日期间主营业务收入不得低于7000万元。如果收入没有完成,微吼创始人兼CEO林彦廷将补偿给投资方股份。

网上流传的对赌协议

投资方为何要与直播平台签对赌协议?事实上,视频网站难以盈利的主要原因是天文数字的宽带费用,尽管运营商提速降费及传输技术不断升级使宽带成本降低了不少,但终端的分辨率也在不断上升,用户对视频质量的要求在越来越高。

投资中国网记者查阅资料显示,就直播行业平均水平而言,在线人数达到百万人次的直播平台每月仅宽带费用就至少要花掉3000万元左右。直播平台的盈利模式也因烧钱问题面临拷问。

6月30日,投资中国网记者在北京朝阳区高碑店东亿国际传媒产业园采访到了微吼掌门人林彦廷。

在记者不断追问下,网络上流出微吼直播对赌协议的话匣子被打开。“签订对赌协议,我是赞同的,这样有利于刺激业绩提高。”面对协议提出的主营收入不低于7000万元的条款,林彦廷的回答是,“今年营收预期1亿元”。

林彦廷表示,微吼直播还计划在年内完成C轮融资,2017年挂牌新三板。通过与林彦廷的对话不难看出,微吼直播不仅实现盈利,更赢得对赌协议。但他却并未透露对赌协议如何流出,以及B轮投资方身份。

直播行业老炮儿赌性十足在这个靠网红、靠颜值竞争的直播时代,微吼似乎也在走着一条不同寻常的道路。

林彦廷与大多数理工男一样,从事过数据通讯以及操作系统方面的工作。先后就读于华南理工大学、加拿大达尔豪斯大学的他思维缜密,喜欢研究数据和技术,业余时间还不忘玩把德州扑克。

2009年,金融风暴席卷全球,各种经济活动全面萎缩,一片萧瑟。而唯独美国虚拟大会(VirtualEvent)服务商逆风飞扬。彼时身在美国硅谷的林彦廷意识到金融危机一定会褪去,商业活动未来也会走向虚拟世界。

这是一个机会。

2009年的冬天,北京望京科技园中的几间办公室灯火通明。林彦廷和小伙伴们数日没合眼,经过多次头脑风暴后,最终敲定在2010年成立微吼直播。

如今,微吼直播经过6年的发展已成为国内领先的商务视频互动直播平台,林彦廷也成为行业内的老炮儿。

微吼在技术上运用富流媒体直播云架构设计和部署,不仅突破了传统在线视频直播技术参与人数和网络带宽的瓶颈,更打破了传统线下商务活动在时间安排和传播范围上的限制,一年就可发起超10万场活动视频直播。

实际上,对于6年前的互联网行业来说,选择企业服务2B视频直播为方向,简直是天方夜谭。林彦廷回忆,在创业初期曾遭受过很多质疑。“那个年代和投资方聊直播、聊APP、聊未来,是很少有人能理解的,都会觉得你是个疯子”。

骨子里不服输的他并没有因为不被认同而放弃,“以前做的产品,都没有办法做口碑视频传播,只有这个产品才能。从来没有做过一个产品让我觉得有这么巨大的潜能。”他笑言,“雷军说,风口来了猪也能飞。但我们比较笨,追不上风口,只能预判风口”。

2C没法玩转2B微吼直播最开始的初衷是希望能够从B端切入传统的活动会议营销行业,通过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技术让更多的用户亲临活动现场。

林彦廷给记者算了笔账:截止2015年12月中国有2185.82万家企业,假设每家企业每年投入10万元用于办会,就是2.2万亿元。微吼一个月的费用是线下活动的1/5,即使企业只是把原先的线下活动搬到线上进行直播,市场规模也有4000多亿元。而且,从线下到线上,更低的资金和时间成本,会刺激企业更频繁的举行会展。假设有50%的增长,每年的市场规模会超6000亿元。

2013年12月,微吼直播获得由联想之星领投的千万美元A轮融资;2015年11月,微吼直播获得近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林彦廷表示,资本对于2C企业的追逐其实给微吼留出了更多的缓冲时间,让微吼更加从容。2B业务对技术要求更高,用户需求与2C直播也有很大差异。

在林彦廷看来,如果说泛娱乐是C端用户刚需,那么营销则就是B端用户刚需。如何将直播、互动和企业的营销需求结合?微吼的做法是,从产品场景入手。譬如2C只需要考虑单一的手机视频直播场景,相对应的是手机、摄像头,单一录视频。微吼直播则需要承载的是“富媒体流”的直播,这里面会包含视频、文章、PPT、K线图、桌面共享等各种互动方式。

“2B服务需要考虑企业可能涉及的所有场景,这也是2C没法玩转2B的原因。”林彦廷表示。

依赖融资的中小直播平台沦为炮灰“当你提供一个有价值服务给你的企业客户,他一定愿意为此事而买单。”林彦廷说,2B直播与2C直播玩免费、靠补贴的方式不同,从成立开始微吼就是有收入的。虽然相对于2C直播的爆发式增长,2B直播走的有些缓慢,但这也注定了2B直播是一步一个脚印地在往前走。

林彦廷口中的盈利模式主要包括几个方面:第一,视频直播基础服务费用;第二,视频直播增值服务,如精准数据邀约、活动推广和数据分析等;第三,视频直播在线门票收入、红包打赏等收入分成。此外,微吼直播还通过开放微吼云技术,以SDK或API的方式帮助国内一些规模较小的C端创业团队加速产品上线进程。

“如果放在大的直播行业走势来看,2B和2C直播平台的发展其实是同步的。”按照林彦廷的话说,2015年火爆的直播市场给微吼带来新的增长点。

第一,在传统的会议营销中,直播成为一种标配;第二,金融直播间、在线教育、手术直播等新的企业级直播需求出现;第三,越来越多的社群开始利用视频直播实现粉丝变现。

对于目前火爆的2C直播市场,林彦廷并不眼红。他觉得,脱胎于秀场模式的2C直播服务有着天然弊病,即内容同质化、商业模式雷同的问题。

首先,内容同质化。除了相对垂直的游戏直播外,打开任何一个移动直播产品,几乎清一色都是“网红脸”。这不但和PC时代的秀场平台并没有本质区别,而且导致了移动直播平台之间内容的高度雷同。用户在不同平台间转移的成本几乎为零,而平台方为了留住用户就必须付出不菲的成本。

其次,商业模式雷同。现在移动直播平台基本延续了PC秀场的商业模式,就是通过粉丝给主播进行打赏和赠送虚拟礼物,平台方和主播分成。这种商业模式虽然成熟,但却缺乏新意。PC秀场时代得到资本市场认可的并不多。移动直播现在有近200个企业,很难想象这些内容相近、商业模式雷同的平台,未来能够同时存在。

“疯狂烧钱,甚至在数据上造假成为2C直播平台不得不做的事。如果是有着强大资本支持的平台还可以勉强承受,但很多还在靠融资过日子的中小直播平台,只能沦为烧钱模式下的炮灰。”林彦廷觉得,直播行业赛道已经非常拥挤,估值非常虚高,这个行业很可能像团购、打车领域一样,在资本意志下走向并购整合。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薪媒体_O2O新商业媒体资讯平台 » B轮对赌的微吼直播欲明年挂牌新三板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