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魏同学、陈医生和石院长之死会如何影响医药行业?

摘要经历过五月三起医疗事件后,政府会更加起劲推行现有医药行业政策,矫枉过正也在所不惜,误杀无辜也在所难免。药价还会不断下行,哪怕错杀一些好药和已经低于成本的药品,不少中小药企和经销商会难以生存
魏同学、陈医生和石院长之死会如何影响医药行业?

五月上旬的中国社会新闻被医疗包了,魏则西同学去世前发的就医经历帖快速引爆的对百度和莆田系的声讨,社会公众在为医疗乱象惊讶气愤时,医药行业圈里因为见到太多同类潜规则并没有掀起多大波澜;但几天后广东省人民医院陈仲伟医生被其老患者杀死,杀医新闻在普罗大众中没有引起足够注意,医药行业圈却因为对医生客户的关心和尊重而空前悲怆;再几天后,曾担任全国排名前三的医院——华西医院院长二十年的石应康自杀身亡,只在医药行业圈更小范围内引起唏嘘感叹。

政府这次响应非常迅速,一连串动作来证明医疗监管补救措施还是到位的:百度道歉整改,细胞免疫治疗被叫停,武警医院领导撤职,军队医院退出有偿服务的脚步加快,民营医院未来审批监管严格也意料之中;伤医杀医似乎是老大难问题,体制又没有明确责任,因此广东在突击排查了所谓有医暴风险的患者后就没了下文,石院长离世官方公告含糊不清,显然是打算低调解决了。

三件事来得快去无踪,群众情绪现在也平静了,处理措施也主要在医疗圈,似乎跟做药卖药关系不大。医药行业已经被一致性评价、两票制和营改增搞得很头大的,刷完朋友圈后发完牢骚之后可能就把这几件事抛在脑后了。

这么想的医药人显然低估了这些事件的影响,尤其是魏同学引起的医疗冲击波可能不亚于大学生孙志刚被打死后,实行了几十年的收容劳教制度取消医药是条大江,医疗就是江河汇合处的大湖,如果湖水翻腾不止,江河也不可能平静

虽然医改已经明确要取消以药养医、让医疗回归技术与服务,魏同学事件激发的强烈民意必然强化了高层对医疗公益性、公平性和可及性的认知,未来基层医院、分级诊疗、大病医保都会是发展的重点。此次事件会强化民营医疗监管,也会促进医生多点执业和医生集团的发展,这样才能激发更多优质医疗资源供给,扭转民营医院靠行骗和过度医疗才能赚钱的现状。医患关系紧张既是社会矛盾的体现,也是医疗体制问题的爆发,以药养医造成的医疗费用高昂也是一个因素。大公立三甲医院如何再定位是个困难问题,如果医院继续垄断扩张,继续靠药械设备收入过活,大权在握的院长就会一直是个高危职业。

把这三个时间跟医药行业自去年出台的系列政策一起解读,医药人会更好理解为什么政府要大力打击走票挂靠,要强力推行两票制,要倡导三明模式来不断降低药价,要推行临床试验自查和一致性评价。政府希望进行供给侧改革,减少过多的低水平药企和经销商,减少中间环节加价和商业贿赂机会,最终摆脱以药养医,让医疗逐步回归公益性、公平性和可及性。

医药行业光是抱怨医改变成药改是没用的,虽然政府的组合拳带来了很多新矛盾,有些政策也未必公平合理。但药品占医疗开支过高是事实,药品质量参差不齐是事实,药品流通成本高操作乱是事实,药品被滥用尤其是神药猖獗也是事实。作为医改中最容易被执行的环节,药改自然首当其冲被政府挑中。

因此我大胆预测经历过五月三起医疗事件后,政府会更加起劲推行现有医药行业政策,矫枉过正也在所不惜,误杀无辜也在所难免。药价还会不断下行,哪怕错杀一些好药和已经低于成本的药品,不少中小药企和经销商会难以生存。因此政府关注点在基层和广覆盖,例如医保目录调整的长期难产、价格谈判和支付价格等等手段,都意味着未来几年并不利于新药营销。因为相对于新药创新或者优质品种的保护等技术层面的问题来说,政府关注的是民生和民心等更大层面的问题。

医药行业其实沾以药养医的光很久了,久到大家都浑然不觉,以为过去的快速发展是自己的能力、运气或关系带来的。现在医疗体制本身在动荡中摸索前行,必然不会一下子找到正确有效又公平合理的办法让医患、医院、医药和政府皆大欢喜。做最坏的打算,做最好的努力,高度关注医疗行业一举一动,可能是医药行业未来兴盛的关键。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薪媒体_O2O新商业媒体资讯平台 » 魏同学、陈医生和石院长之死会如何影响医药行业?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