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天猫医药健康CEO康凯:企业要担起医药改革的责任

摘要对于医药B2C的风险和机会,大家的共识是:顺势而为。天猫医药健康总经理康凯认为:①要理解政府的担忧②行业需要担当起中国医药改革的责任。京东到家业务部总经理邵清认为,行业需要传递正能量,不能因噎废食。
天猫医药健康CEO康凯:企业要担起医药改革的责任
123RF图片

网医药行业沙龙“2016互联网+医药行业新趋势”近日成功在北京中关村举办,本次沙龙邀请到并出席的嘉宾有(按照演讲顺序):网创始人黄渊普、国药在线总经理王乐天、天猫医药健康总经理康凯、德生堂/111医药馆董事长龙岩、京东到家健康业务部总经理邵清、医统天下创始人冯立欣、天士力集团电商总经理温小凌、德同资本合伙人许谦。本次沙龙就医药B2C、O2O、B2B、以及互联网+的大背景下,药店、互联网医疗、慢病管理等方面,当下热门的医药话题以及对未来医药趋势等进行了分享和探讨。

(二)该怎么看待医药B2C的风险和机会?

许谦:前段时间安徽省发了一个通知,禁止网上销售处方药,不允许邮寄快递配送药物。从这个事来看,B2C还是有一些政策性风险。请在座嘉宾谈一谈,怎么看待B2C的风险和机会?

温小凌:关于B2C的机会,大家的共识是:顺势而为、大趋势、不可逆转。事实上,2015年国家食药监局出了互联网药品征询稿,鼓励处方药网售,也提到了关于配送问题。包括现在有的电商在卖处方药也都是先试先行。现在在局部出现反弹,甚至激进的声音也都很正常,但大趋势是不会变化的。

康凯:我有几个观点跟大家分享一下。

①要理解政府的担忧。

政府有一些关切和担忧不无道理。比如没有合法的处方来源的确会导致处方药滥用,药品配送环节如果违规操作也有可能出现问题。现在重要的问题在于,我们如何评估这些风险。这些风险在安徽看来问题很大,在其他一些地区看来问题并不大。

②行业需要担当起中国医药改革的责任。

这么多年,医药行业就是吃亏在我们太容易找到一个替罪羊。一旦我们自己没做好的时候,就特别容易去说政府医药行业管的太严了,卫计委如何如何,药监局如何如何。这样的问责虽然并没有错,但如果只停留在这的话,整个行业就发展不起来。现在我们看到有一些地区的政策相对宽松,我们其实可以在这些地区尝试走出一条新的道路。把政府的一些关切的问题在尝试中给出有效、合理解决方案。

至少从我们和卫计委、药监局的沟通上来看,如果真的有一套非常有效可以管控这些风险的方法,他们是非常愿意支持的,只是今天还没有拿出这样一个方案。

所以我倒是觉得今天中国医药改革责任,不仅仅是在政府身上,恰恰是在行业身上。我们已经看到很多同仁都在努力,大家要去掉一些不规范的做法,多去鼓励支持新的尝试,共同营造好的政策环境,同时也跟政府共同推动立于行业发展政策的出台,这样才有希望。否则的话,大家摆到对立面上去,或者简单的指责,没有意义,不解决问题。

今天阿里的确做很多尝试,但是我们做的所有尝试都跟政府保持密切沟通,愿意配合政府控制医药流通过程当中所有风险,让老百姓放心买药,这是我们的责任,不能简单地说是政府责任。

邵清:首先表明一个态度:我从来不发布也不转发对行业不利的信息。因为这样转来转去对行业不利,只会痛苦了干这个行业的人。而且大家在做的一些事情是非常有意义的,需要一些人去推动创新。

拿药品跨区配送这件事来说,顺丰已经拿到了药品跨区配送的牌照,开始在部分地区试点。我们也在和上海市药监局沟通,看京东有没有这种可能性,在符合规范的条件下来做这些事。

其实药监局和政府还不了解医药电商这个行业,线上监管比线下监管更简单、方便,更直观,更安全,大家需要搞清楚这个关系。

处方药这件事就更简单了。不是互联网卖处方药,还是实体药店卖,我们只是转换了处方流转的方式。这对对消费者非常有好处,解决很多买药难、买药贵的问题,是非常好的事情,为什么要阻止?!

我们真正需要解决的是这里面一些痛点问题,比如处方来源问题,配送的问题,未来药学服务的问题等等。未来我们几家公司可以联合起来发出一些声音,在政策层面推动行业正能量。

冯立欣:我的理解是,国家层面的出发点是为了老百姓,希望让医药市场流通越来越好。但现实也确实有问题存在,比如处方单的核销问题

龙岩:这件事也是我们一直非常担忧的,现在从安徽爆发出来了。如果按照政策对标,医药长途运输是有问题的。比如说需要阴凉冷藏产品,没有能够阴凉冷藏;需要常温储存产品,运输过程当中,可能夏天温度高过30度,冬天低于零度。这些从GSP的要求上都是不合法、不合规的。

安徽这样政策出台以后,相应社会大物流会参与其中,一些企业一定能够争取获得GSP冷链物流配送资格。这些物流公司的出现,这些问题可以迎刃而解,完全可以和药监部门对话,现在对话时机还不够,因为我们整个大的社会环境,没有这样的基础,一旦有了基础,完全可以对话。

王乐天:举一个类比的场景描述,比方说老婆生病了,在床上躺着,委托老公去楼下的药店买药,药品售出给了老公,老公把药带回家了,按照GSP规定,药品售出的时候需要对患者说药品的保存、用量等。用户离开店面以后,至于扛着还是揣着带回家,都已经和药店无关。既然老婆委托老公运输OK的,那为什么委托快递小哥就不行呢?

其实药品真的是一种特殊商品,需要相应的法规标准。但是现在国家对于2B有相应的货流、物流标准,对于2C的用户一直没有相应标准。我相信未来一定有相应的社会物流公司,按照国家制定规则,达到相应承担运输的标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薪媒体_O2O新商业媒体资讯平台 » 天猫医药健康CEO康凯:企业要担起医药改革的责任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