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天价挂号费,我想到了被苦宠的互联网医疗

摘要300元的挂号费被炒到了4500元!一女子怒斥医院票贩子的视频一时间成了微博的热门话题,卫计委的重视和媒体的暗访也让这一事件再度发酵。不少人为此唏嘘不已,也有不少人开始指责医院和黄牛党的“里应外合”。
天价挂号费,我想到了被苦宠的互联网医疗

天价挂号费,我想到了被苦宠的互联网医疗

300元的挂号费被炒到了4500元!一女子怒斥医院票贩子的视频一时间成了微博的热门话题,卫计委的重视和媒体的暗访也让这一事件再度发酵。不少人为此唏嘘不已,也有不少人开始指责医院和黄牛党的“里应外合”。其实很多人都知道,炒高挂号费不过是国内医疗体系灰色地带的冰山一角。

媒体对黄牛炒挂号的报道绝非只有一次,甚至可以说每一位在大型医院有过就医经历的人都再熟悉不过。可此次外地女子痛斥挂号费的事件,让笔者对当前的医疗制度以及正在火热进行的医疗改革感到格外的惶恐,并产生了诸多疑问。

疑问一:人们的就医观念已经根深蒂固?

我们不知道视频中的女子是什么症状,让人痛心的是300元的挂号费直指专家门诊,而从最终的4500元天价可以分析出,整个事件和三级医院以及名医脱不了干系。有病就去大医院的就医观念早已深入人心。

医改的呼声之所以很高,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大医院人满为患,小医院门可罗雀。这就涉及到医改的分级诊疗和全科医生制度。去年9月份国务院为我国基本的分级诊疗制度建成设定了2020年的时间表,可从三级医院的现状来看,即便各级医院能够如约交上一份成绩单,舆论也难免会为之画上一个问号。

或许我们应该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人们之所以深信三级医院,还是现有的医疗制度在作祟。优秀的医生和医疗资源都集中在三级医院,一级医院和社区医院的诊断能力可想而知,甚至有一些院长认为医生的下放锻炼不适合医生的成长,患者对小医院的不信任便是情理之中。事实上,上海等地区的医改措施无可厚非,尤其是借助互联网等方式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并加强社区医院的首诊能力,至少从目前来看还是医改的正确方向。可对大多数省份来看,医改仍畏手畏脚,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类似于天价挂号费的事件仍会存在。

疑问二:互联网挂号是不是花架子?

几乎所有的二三级医院都开放了互联网挂号的入口,比如说在全国27个省市开展挂号服务的挂号网(微医集团),以挂号起家并成功上市的就医160,当然还有各省份卫计委搭建的预约挂号平台。可对不少人来说,在线挂号依旧比较陌生。

在微医集团的官方介绍里,累计服务患者超过2.5亿人次,其中很大一部分为挂号服务,其他挂号平台也在宣传其服务能力。事实上,国家已经有所规定,医院要开放70%的号源给在线预约挂号,医院也在积极倡导互联网挂号。原因似乎很简单,在线挂号既可以帮助医院节约挂号流程的人力和时间成本,还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医院排队挂号的惨状。可即便如此,天价挂号费依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感情共鸣。

试想,如果视频中的女性熟悉互联网挂号,斥责的一幕还会出现吗?可笑的是,在教育普通患者之前,一些在线挂号平台先教育了票贩子,成了囤票的互联网渠道。当然不管是互联网医疗还是官方的在线预约平台都在在努力打击黄牛抢号,以微医集团为例,除了在安全技术、多方协助、流程监管、黄牛举报等技术手段上的防范,一直坚持挂号的“实名制”,设立“实名认证”和“实名就诊”的双保险,以杜绝黄牛卖号。我们有理由相信在线挂号能够从技术上封堵黄牛,但还需要更多的精力来教育用户,不能有实无名。

疑问三:互联网医疗会如何解决就医难的问题?

单从挂号这一点来讲,互联网医疗确实给了我们更多的期望。天价挂号费事件后,不少医疗专家提出了挂错号的问题,不管什么病先挂专家号,最终无功而返,实际上也浪费了一些挂号资源。

如果天价挂号费事件中的女子选择了互联网医疗,理想状态下应该是这样的:通过互联网挂号或者对症预约进行挂号,在医院做完首诊后,还可以通过互联网医院进行复诊或专家会诊。根本不需要去医院排队挂号,而且互联网医疗还在积极推进分级诊疗,通过团队医疗的模式或许比专家门诊更加高效。从这方面来看,互联网医疗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分散线下医院的就诊压力,也提供了更多样的就医方式。看病难、挂号难等线下医院难以根治的弊病,互联网医疗或许能够提供更可行的解决方案。

从目前来看,包括微医集团在内的多家互联网医疗企业已经瞄向了对症预约,除了预约挂号服务,还推出了快速预约专家服务,即对症预约。患者在“对症预约”页面提交病情描述等相关信息后,在线分诊团队将根据用户所在地、病情描述等信息为患者匹配最合适的专家组。

相比于专家挂号,互联网医疗拿出了另一种可行方案就是团队医疗。医生多点执业政策出台后,医生集团开始成为一种趋势,借助互联网技术为学科带头人组建同学科、跨区域的线上医疗协作组织。也就是说由医疗专家和基层医生结合的医疗团队,基层医生做一些首诊和基础诊断工作,一旦病情需要便可转诊给团队内的医疗专家。一些省份的卫计委在医改中提出了“双下沉、两提升”的方法来解决城乡医疗资源不平衡的问题,团队医疗其实就是在互联网的层面助力分级诊疗制度的构建。目前微医已经入驻了6700组专家医疗团队,也让我们看到了互联网医疗的又一前景。

在很多人眼里,互联网医疗是一个香饽饽。先是资本厚爱,各种规模上亿的融资行为接连不断,而后又受到BAT的青睐,再度成为巨额流量的受益者。但在标题中我用了“苦宠”一次来形容当前的互联网医疗,从外面看备受追捧,从里面看却被政策禁锢,甚至让一些医院的既得利益者咬牙切齿。天价挂号费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互联网医疗的火热已有三年的时间,很多人对互联网医疗的认识依然很浅,甚至没有将其当做一种就医形式,哪怕是就医工具。在政策限制和既得利益者的抵触下,互联网医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互联网不是万能良药,却为我们提供了解决问题的手段。天价挂号费激起了人们对医院体系的“愤怒”,对于尴尬被苦宠的互联网医院而言,是不是一个机遇呢?至少遭遇不公的时候,我们总算想到了互联网医疗。

Alter,互联网观察者,长期致力于对智能硬件、O2O、手机等行业的观察研究。微信公众号:spnews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薪媒体_O2O新商业媒体资讯平台 » 天价挂号费,我想到了被苦宠的互联网医疗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