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冯唐: 十句关于中国医疗的大实话

摘要在12月28日的“2015医疗创新与产业重构高端论坛”上,冯唐发表了演讲,对于2015年医疗行业做了一些总结。
冯唐:十句关于中国医疗的大实话

在12月28日的“2015医疗创新与产业重构高端论坛”上,冯唐发表了演讲,对于2015年医疗行业做了一些总结。

以下为演讲原文:

冯唐:谢谢主持人,谢谢朱老师的邀请。其实医疗,我都不太想多说什么,说得很多东西特别多,朱老师又是特别爱说真话,我最多能做到真话不说权,但是假话还真是没有养成说的习惯。既然来了,我想还是说几句,跟朱老师算是做个互动。今天朱老师讲颠覆,其实我觉得另外一个角度,中国医疗的改革其实更重要的工作是把一些基本常识说清楚,大家能在一些基本点上形成共识。我自己1998年离开协和,从协和毕业,当然主要的原因,其实也有很多媒体朋友问为什么不做医生,为什么学了八年医,妇产科学得那么好,又有那么多妇女,为什么不留下来做医生?我当时走了很大一个原因现在想来,除了觉得做医生比较刻板,太适合我内心中一些比较灵动的东西。还有一个原因是我感到巨大的无奈,就是说那个时候我看到系统是这样的,体系是这样子,我能做的好像特别好,作为一个小医生,刚刚从协和医科大学毕业的小医生,能做得特别少。

我上周在手机上写了十句话,我觉得很多东西是关于常识的。就是2015年关于中国医疗的十句大实话,我给大家照着读一下都是我自己写的,完全是个人观点,只代表我个人,而且这十句话,如果大家了解清楚一点,有可能对将来的医疗改革,对在座的每个人可能都会好一点。说实在话,朱老师说得对,医疗可能从一个角度,为什么说有责任,从一个角度,可能最不需要关系这个,我完全可以找到最好的大夫在国内,实在不行我可以去日本,去香港,可以去美国。但是另外一个角度,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一个人认为和自己没有关系,到最后他一定会跟你产生某种关系。比如说父母不见得像你一样走,你小孩儿可能也会面对你自己不想面对的东西。这实际上是第一句,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有质量,有服务的医疗在中国不存在,即使是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

第一句话是在中国,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有质量、有服务的医疗不存在,即使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

第二句,中国医疗目前问题的根源是医疗资源的行政化垄断,90%的床位、手术、高级医疗人才等由政府医院管控,政府行政化管控医院的诸多核心方面,比如说准入、规划、事业编、评级、班子成员、科研经费、医保、定价等等。我不展开说,刚才朱老师也说了事业编。

第三,政府对医院的行政化管控涉及多个政府部门,多达十几个,这个也不具体展开了。政策法规很难统一,效果、效能很难提升。如果大家关注医改过去五年出台了多少医改政策。有几个医生真的感觉到被解放,有几个真的所谓的大院长感觉受到触动。

第四,政府对医疗的投入长期低于世界平均水平,我们是5%,世界平均水平是10%左右。

第五,医疗至今还是一个非常杂的行业,科技的进步没有在根本上减少他的复杂性。医疗涉及患者、医生、医院、药企、保险、我们还无法简单的完成对疾病的诊治。刚刚涉及颠覆性需要技术,需要新的商业模式的创新,刚才说医疗涉及的五大元素,简单的进行英文词的五个P,这五个要素严格意义上缺一不可,也就是说完全应用互联网思维,互联网是一个好东西,云计算是一个好东西,大数据是一个好东西,但是完全用现在的技术,用到互联网思维,没有地面三甲医院的支撑其实是很难完成医疗的诊治,特别是疑难病的诊治。我们曾经有一阵子,我一个朋友开的公司,滴滴打车,他做一个滴滴医生,曾经参加了北京的几个医院,大概四千个呼叫,完成所谓交易的只有40个,成功率是1%。

比如说我来应答说有一个妇女不舒服,赶紧应答应该挺好的,你去接诊吧,去了,妇女说我乳腺不舒服,我说也不好意思,那是外科的事,不是妇科的事,在座普及一下,乳腺虽然和妇科有关系,但是首诊应该是普通外科。然后又说我这个打一个电话,跟我说我怀孕了,但是我不知道我吃了一二三四哪几种药,喝了两顿大酒,又谈了三次恋爱,对这个孩子有没有影响?我说我是学妇科的,产科不是我的专业,看上去像是笑话。但是实际上现在的医学就像刚才朱老师说的,已经被过分教育了很多时间,我们通常的,普通的知识已经相对困乏了很久,所以真的完成具体的诊治还是需要很多学科的综合。这是为什么三甲医院院长这么牛,这种复杂性决定的,这也是为什么移动医疗还没有完成解决模式的问题,尽管有这么多资金,当然我相信将来一定会找出一条路,但是这么多资金下来,还没有完全的打开一个杀手级的应用,为什么还没有,我觉得和刚才讲的这些是有关系的。

第六,医疗至今还是一个种树的行业,不是一个种草的行业,如果过分强调挣快钱,很容易走上歧途。一个医院只有一块地,从一块地开始建,到建好,到现金流为正,真的开始挣钱,我想等开业的话怎么讲也要四年,现金流为正,再快,也要开始开建,从设计还是也要五六年,六年现金流为正已经不错了,真的盈利的话有可能十年之后的事情,有名声二三十年之后的事情,这是为什么三甲医院的院长日子好过的原因,几个人可以看到一个品牌要二十年之后才能够初步展现。

第七,因为医疗的复杂性,长周期性在医疗改革中只允许做增量,不允许做存量。医疗改革必然非常艰难。其实,各种政策都说我鼓励你社会资本办医,这个那个。但是像刚才朱老师说的,原来可能还能碰存量,为什么?因为和国际改革那个时候的情况类似,发不出工资了,没有钱了,不得不改。但是现在这个相对宽松的环境下说我有钱花,我为什么要给你存量。那好,光增加增量,刚才也说的老实话,没有一个真正想做医疗的投资方愿意只做增量,也可能真像朱老师说的,再过几年,日子又紧了,又穷了。

第八,医疗不是一个纯粹的生意,纯粹为了挣钱,纯粹是为了挣快钱很容易走向歧途。这一条其实患者不是傻子,医生不是傻子,他知道什么地方,什么医生,中长期,他会知道什么医生好,什么机构是正规的医疗机构,只想挣快钱,很有可能你会适得其反,做不了百年老店,如果没有做百年老店的心做医疗,后果其实是挺不好的。刚才说的几点,有一点似乎矛盾,市场性和所谓的公益,中长期性。一个结合点,我和一个创业者聊过,他说我开门诊之前,我开医院之前,我考虑的基本上都是商业,病人从哪来,收费什么样,医生团队从哪来,学科建设怎么做,设备添哪些,投入和产出合适不合适,一旦开门,病人进门,我尽量把商业挡在外面,给医生的要求,给护士的要求是患者的满意度,是医疗质量,觉得这个或许是相对好一点的结合。

第九,医疗毕竟是一个十万亿级的生意,市场看不见的手尽管不完美,但是还是最好的资源配置方式,认为中国医疗还是认为政府按照纯公益方式管理,不现实。一个是成本负担不了,另外一个是如果把所有的医院当成纯粹的成本中心,完全回到公费的状态,大家可以想想效率是什么样子的。

第十,希望人性可以无止境的被改造,不现实。医生、医护人员也是人,任何改革如果拿回家的实际收入长期明显少于改革前,改革很难成功,废除以药养医不难,难在废除之后拿什么养医。比如说从大势,到最后事情还是人做的,怎么样让医护人员,医护人员毕竟也是人,能够养家糊口,过上体面的生活,也是我们说的所有的一切的改革完全避免不了的,绕不开的一个重要问题,谢谢大家。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薪媒体_O2O新商业媒体资讯平台 » 冯唐: 十句关于中国医疗的大实话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