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家政O2O数十亿资本圈地战进入C轮

2015年6月30日
示意图:家政O2O

市场升温引来传统O2O巨鳄,创业者称未感到恐惧

如果说去年底到今年初是家政O2O的融资、萌芽初期,那么现在就是各家平台短兵相接的时刻。

2014年,中国GDP超过了60万亿元,按照中国社科院的预测年收入超过12万元的家庭将在2025年超过40%。人均消费能力提升、尤其是城市人口增长,普通白领阶层对家政的需求,刺激了整个市场规模的扩大。

在这个万亿级市场,被视为未来到家服务的一个入口,正吸引互联网巨头与资本的加码闯入。

早在2014年,阿姨帮、e家洁、阿姨来了、云家政四大家政O2O公司已获超1亿美元的风投。进入2015年,行业虽没有出现超大额投资,但投融资越发升温,e家洁完成了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管家帮获得了1.2亿元B轮融资,云家政也正启动B轮,阿姨帮则转向了C轮。而越来越多的新创公司还在不断加入这个游戏场域。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初创团队外,家政O2O也吸引了大众点评网、58、京东、美团等巨头的相继进入。这些平台与早期创业团队究竟以一个什么样的关系存在?创业团队将怎么面对这些巨头?而巨头将如何转化流量,在平台上形成闭环?

O2O巨头大肆扩张

传统的家政中介显得越来越不合时宜,而在市场洗牌的时候,除了早期进入市场的创业者,加大O2O平台加紧跑马圈地式的布局,而首先入局的则是58同城。

58同城去年亦杀入到家服务,CEO姚劲波承诺将在3年内为58到家投入3亿美元,总部所有的资源都可以动用,这个举动被视为互联网家政公司的最大威胁,相比来说,58到家拥有的资金和资源优势是创业公司短时间无法比拟的。

日前,58同城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该平台涉及的生活服务包括房产、招聘、汽车、家政、餐饮、二手买卖等多个方面,覆盖了全国近380个城市。每月发帖量达到5600万条左右,每天发布新信息近200万条。

在过去58同城只是一个分类网站,虽然此类服务信息很多,但并没有形成一个系统。用户需要家政服务,则需要在海量信息中搜索,同时存在分类信息不能判别服务的质量,服务难以标准化等诸多问题。

“分类信息网站已经十多年历史,但并没有颠覆任何传统行业,也没有为它们自己在传统行业中分享到足够的红利,所以必须要形成闭环。正如淘宝完成逛街、购物、支付、评价整个流程一样。而直至去年,家政O2O是一个完全没有开发的领域。”深圳战国策咨询机构首席分析师杨群称。

去年11月,58同城推出了58到家,将家政、美甲一类服务整合到一个平台上,用户不仅可以根据LBS预约服务,还完成支付、对服务评价等工作,形成了闭环。

O2O应用的便捷性则让这项传统的服务,吸引了很多新的用户。根据58到家提供的数据,截至今年5月,已经覆盖30多座城市10多个品类。仅保洁一项,半年时间就超过了中国最大家政公司10年的交易量。

除了58同城以外,另一具有大量线下资源的大众点评,也在大张旗鼓地在O2O领域扩张。大众点评在手机应用端上增加了“到家”的服务入口,第一批服务介入了包括家政、推拿、洗衣等服务,在未来还将开拓美容、代驾、厨师、汽车保养等其他服务。但与58到家不同的是,大众点评采用与第三方合作的模式,而非自建团队。

“O2O平台化是一种趋势,一方面,平台有流量;另一方面,用户需求可以得到满足。而与第三方合作,相比而言资产较轻,有利于扩张,但服务如何做到标准是一个挑战。”杨群称。目前采用轻资产、开放平台模式的平台还有美团。日前,美团也在应用中加入了美业、家政、汽车洗护等多种服务的提供商。

创业者未感到恐惧

淘宝、百度、腾讯、美团、大众点评、京东等纷纷推出到家服务平台,巨头开始杀入家政O2O市场,但这些平台只把到家服务作为一级入口,除了58同城,他们基本不参与线下服务,而是将服务工作交给合作商家进行。

但这些创业公司并没有因为58到家的入局而惊恐。“虽然58到家在大规模招人,但他们还没有做好保洁人才储备,这个在短时间内很难培养出来。”
e家洁CEO云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保洁行业拼的还是服务。阿姨帮CEO万勇则很早就知道58会进行布局,“58同城的人,曾以投资人的方式过来学习,那时我想到他们肯定会自己干”,但他短期内并不愿意和58合作,他把这家大公司视作对手但不惧怕,“当一个大公司,内部孵化团队的时候,其实就是走向衰亡的表现,除了微信,很少有内部团队会创业成功”。

目前,万勇也选择和一些不做线下服务的大平台进行合作,但更多是出于“建立联系和关系,在宣传上和用户黏度上起到帮助”,是一个品牌价值大于业务价值的战略布局。万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阿姨帮的订单量更多还是来自自己的APP,现在每日的平均下单量为5000单左右。

薛帅也热衷与大平台合作,他的目标是要尽可能快速覆盖用户群,拥有高额流量的平台无疑受他青睐。他投入了少许补贴吸引用户使用服务,但这笔投入并不多,补贴总额在百万元之内。在薛帅看来,补贴大战暂时不会发生,线下资源目前跟不上,还谈不上烧钱抢用户,只有把线下资源控制好了,补贴大战才能爆发。

大平台正在进行O2O布局,家政被薛帅视作其中一个不可或缺的O2O领域,他也在想方设法加快布局二线城市,“谁先把互联网家政做大,谁将与这些大平台取得合作先机,甚至被大平台收购”。

与经营多品类多模式的自营平台不同,薛帅依然精耕家政主流业务。“如果家政本身没做透,再延伸其他业务,几条线作战,将会发生资源不聚焦的情况。”薛帅说。

在薛帅眼里,一些自营平台消亡也很正常,他们面临双线作战压力,既要自己招人,也要管控线上运营,对传统家政业的玩法又不够了解,盲目推APP让家政员抢单的做法,也难以保障服务和运营效率。

据万勇观察,除了留意到的一些关停案例外,其身边不少同行也在萎缩业务,这些关停或走下坡路的公司,“输在资金压力方面,也输在团队的格局和执行上,业务要么过窄,要么只是跟着别人模拟做”,但他认为,这个市场够大,只要稍有创新,就能生存。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侯峰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O2O, 融资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