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击检查数量翻倍 为什么美国雇佣非法移民仍屡禁不止?

2018年5月31日
突击检查数量翻倍 为什么美国雇佣非法移民仍屡禁不止?

当特朗普政府喊出“买美国货,雇美国人”的口号时,没有合法居留权的移民的苦日子就开始了。比较明显的是,执法部门对针对非法移民的抽查加强了。

根据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后简称ICE)最新公布的一则数据,从2017年10月1日一直到今年的5月4日,移民执法局对全美3510个工作场所进行了突击检查,核查2282份I-9表格,抓捕594名违法犯罪者,逮捕了610位行政违规者。这些数字相比之前一年(从2016年10月到2017年9月)已经翻倍。

ICE称,这些抽查的目的是为了让美国雇主们能够好好遵守商业诚信,合法雇人,比如打击雇主对雇员的剥削和使用童工等非法行为。但实际上,这些抽查着重针对的是非法移民群体。

抽查较以往相比要要严厉得多,媒体头条也爆出抓人眼球的故事。

2017年,执法机构在南加州曾逮捕了一名墨西哥移民,抓捕时这位非法移民正在送女儿上学的返程途中。

而今年1月,ICE还曾驱逐过一位巴勒斯坦男子,他在在美国居住了近40年,妻子和三个女儿都是美国公民,几年前因为被指控假结婚而被撤销绿卡。由于该男子是俄亥俄州杨斯敦市某社区里的活跃成员,当地还因为此事举行抗议活动。

突击检查数量翻倍 为什么美国雇佣非法移民仍屡禁不止?

赫芬顿邮报认为,特朗普移民政策正在变得强硬,美国人不仅看到非法移民因暴力罪犯被驱逐出境,即便是社区里想安分守己过日子的人也无法幸免于难。

小商贩和个体户成为突击检查的重灾区,7-11就是躺枪大户。从去年开始到今年,联邦移民执法机构开始在全美各地搜查7-11便利店,寻找非法进入美国的雇员以及故意雇用他们的经理。

突击检查数量翻倍 为什么美国雇佣非法移民仍屡禁不止?

今年1月,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机构在17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对98家7-11便利店突击检查,逮捕了21名涉嫌非法入境者。NPR称,这是特朗普上任以来针对单一雇主的最大执法行动。同样遭难的还有小型餐饮店,他们极易雇佣非法移民。

屡禁不止的非法雇用不只是在特朗普执政时期存在,可以说,它遍及历届美国总统的执政期。《纽约时报》曾撰文指出,在乔治·布什上任时,ICE偏好围捕肉类加工厂、水果供应商、洗车店;而奥巴马在任时,ICE专注于逮捕跨越边境者,他们还时常检查雇主的I-9表格。特朗普则是将前任们的做法融合起来,既要通过纸面审查I-9表格,也增加实际逮捕行动。

总统换了又换,但似乎谁也无法完全解决美国非法移民问题。而且7-11的店主和小餐馆的个体户老板们总会冒着被抓的风险,依然雇佣非法移民。

这其中最大的原因或许是美国人力市场或许的确需要非法移民。本地媒体Eater曾发现,没有移民,餐饮业的利润将遭受巨大打击。“如果没有非法移民提供劳力,食品价格将上涨至6%。或者更糟糕,由于劳动力短缺,我们甚至连吃的东西都不够。”

在美国,餐饮业流动率位于各行业之首,2015年达到71.2%(而私营企业平均流动率为45.9%),再加上利润率很低,工作强度大,体力要求高,许多美国本地人压根不会选择这么又脏又累的活。即便是在餐饮业内部也存在职位上的高低贵贱:本地人宁愿在麦当劳汽车取餐通道递餐,也不愿去洗碗。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老板们会偏好要价低的非法移民。

皮尤研究曾做过一番调查,发现无证移民大多数从事低技能行业,比如酒店、餐饮、建筑和农业等领域。举例来说,美国出生的本地人只有0.5%的人从事农业、渔业或林业工作,而尽管没有从业资质,外来人口中有4%的人在这些领域工作。

“移民养活这个国家,他们为我们生产产品,给我们制作食物,没有他们,我们吃到的东西绝对不会是今天这样。”一位厨师Noelle Lindsay Stewart对媒体公开评价道。

当然,这些个体户在雇佣无证移民时也会心存侥幸。

在确认雇佣关系后,雇主老板们得向员工提供一张I-9表格,雇员需要填上自己的个人信息,包括姓名、出生日期、居住地址,以及美国社保号、邮箱地址和电话号码等内容。

突击检查数量翻倍 为什么美国雇佣非法移民仍屡禁不止?

该表格又称雇佣资格核查表,无论雇员是美国公民、合法永久居民,还是临时外籍工都需要提交,由雇主自行保管。当国土安全局、劳工局和美国特别检察局需要核查雇员情况时,会提前三天通知雇主上交表格以方便接收检查。一经发现问题,雇主可能遭到民事罚款,故意违法的雇主还可能被刑事起诉,无证上岗的移民也面临被遣返的窘境。

但实际情况是,雇主很少会仔细核对这些个人信息。一方面,像社保号一类的信息核查需要使用专业的官方数据库,另外,急需人干活的小老板们总相信倒霉事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即便雇员上交错误信息,他们也持睁只眼闭只眼的态度。

执法部门的偶然突击也雇主们的铤而走险提供空挡,毕竟频繁检查需要耗费大量人力和资金,执法部门也得控制成本。

根据左倾智库美国进步中心的数据,2014年,联邦政府拘留一名被驱逐出境者的平均费用为5633美元。这些还不包括前期的追踪定位费用,以及遣散所需的费用。

实际上,“处理”一位无证移民的成本一直在上升。比如根据美国国土安全部的数据,去年ICE花费了3.45亿美元用于处理美国南部携学龄前儿童非法跨境的问题,逮捕整个家庭后,还需要考虑到学龄儿童的教育问题。

如此来看,想要完全禁止雇佣非法移民还很难。特朗普政府想要提高本国人就业的出发点即便没有错,但解决非法移民问题牵扯的不只是人力市场对低技能劳工的需求问题。

这个被称作“非法”的群体已形成一股社会力量。2017年1月,特朗普曾签署一份行政命令,要求国土安全部门增加1万名移民执法官,并将移民执法权力下放到各州的地方执法部门。但加州拒绝这份行政命令,还在美国掀起“避难城市”(Sanctuary city)的风潮以保护非法移民的正常生活。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移民.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