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事件的“糖衣毒药”:捅破那张纸,并没有所谓的“背叛”

2018年5月18日
联想事件的“糖衣毒药”:捅破那张纸,并没有所谓的“背叛”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陈慧玲

一场发生在 18 个月之前的 3GPP 技术会议,近来成了国内多方论战的焦点,在此之前,很多人或许知道5G,但却大概很少人真正知道,“5G”与4G、3G都不一样,指的不是一个单一特定的技术,而是在多个不同应用场景下、不同频段、不同需求的不同技术标准方案,包括 eMBB、URLLC、mMTC 这三个 5G 技术中的主要场景,开始有更多人知道,而这或许正是这场混战中,对于推进中国 5G 技术发展最大的收获。

更重要的是,只是一味强调自有标准,甚至想要独霸主导标准,表面上看起来光鲜亮丽的背后,其实是“一颗包着糖衣的毒药”。

联想、华为都说:”没事”,只有看戏的人还不肯散?

这两天,互联网上对于联想是不是在 2016 年 11 月的 3GPP 没有支持华为在eMBB控制通道编码方案(UL Channel Control Code) 所鼓吹的Polar编码,而是支持由高通(Qualcomm)等国外厂商阵营所支持的LDPC编码,而 LDPC 已经在前一次的 3GPP 会议讨论投票时,成为 eMBB 场景的数据通道编码方案(DL Data Channel)。虽然最后 eMBB 短码编方案最后仍是由 Polar 编码胜出,当时也有许多报导就直接以 “华为取得 5G 技术标准主导权”来定调,但包括华为本身在内,其实都曾一再表示,Polar 编码不是华为的,如果要以此就说华为取得 5G 技术主导权,也可能太言过其实。

可惜的是,在当时一片过于振奋的气氛中,并没有什么人真的听进华为的澄清,更没有太多人去深究 5G 技术持续演化制定的过程,与未来产业竞争实力的消长,会发生什么样的实质关系?

联想事件的“糖衣毒药”:捅破那张纸,并没有所谓的“背叛”

联想事件的“糖衣毒药”:捅破那张纸,并没有所谓的“背叛”

也就是因为当初的将错就错,在 18 个月的现在,就出现了联想当初没有投票给华为的诸多 “内幕”。即使在过去一段时间,就连也华为发出声明表示: “华为公司感谢联想集团和各合作伙伴一贯的支持,也愿意跟联想集团,以及产业链的其他合作伙伴共同努力持续推进5G产业的健康发展”,但似乎还是没办法让整件事情平息。

最后,逼得联想集团只能再发声明表态,并且是由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董事长兼 CEO 杨元庆、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三人发出联名信强调,联想在 5G 标准的投票过程中的做法没有任何问题,联想高层也与华为创办人任正非曾经对话,双方都认为当年联想在 5G 标准投票过程的作法没有任何问题,并一致认为,中国企业应团结,不能被外人所挑拨。

而在这封由联想三大掌门人联名发出的信函中也再度还原当初的投票状况,信中提到,在 3GPP 会议针对 5G eMBB 方案第一轮投票时,基于自身前期技术和专利储备,联想选择 LDPC 技术方案,但在第二轮投票时,基于考虑国家整体产业合作发展,转而选择联想没有太多技术积累、但是由华为主导的Polar码方案。

话既然都讲到这份上了,事情应该就很清楚了,因为被指责黑人的一方、与认为被黑的另一方,都出来说: “没这回事”,既然如此,这戏应该也很难再继续演下去。

但值得注意的是,也许在联想与华为之间的 “被争议”事件可以告一段落,但通过此一事件,却也值得有更进一步的思考:技术标准之于产业竞争消长之间的关系到底为何?得技术标准主导权得天下,究竟是常识?还是迷思?

5G标准编码之争只其实还有大半场,URLLC、mMTC还有得争

有趣的是,许多人现在总是把 5G 标准编码之争挂在嘴边,但实际上,在 3GPP 的标准制订进程中,eMBB 只是第一个讨论成熟到一定阶段、所以被拿出来投票决定的5G场景技术标准,而除了 eMBB 以外,在 3GPP 定义中的 5G 场景技术标准还包括了 URLLC 与 mMTC,这两个技术标准可是都还没有进入到足以讨论技术标编码标准的阶段。也就是说,其实 5G 标准编码的制订发展,后续还有大半场还没完成。

在用以定义 5G 移动通讯技术准的 IMT-2020 规范版本中,确立了 5G 的三大应用场景,也就是未来 5G 技术规格必须要能够分别符合这三个不同应用场景需求,这其中包括了加强行动宽频(enhanced Mobile BroadBand,eMBB),高可靠低延迟通讯(Ultra Reliable Low Latency Communication,URLLC),大规模机器通讯(massive Machine Type Communication,mMTC)。

联想事件的“糖衣毒药”:捅破那张纸,并没有所谓的“背叛”

其中,eMMB 的主要应用其实就是所有人最熟悉的高速移动宽带服务,而 mMTC 则是用于大规模的机器互连通讯,也就是物联网的应用场景,而这两个应用场景,其实从 4G 开始就已经被考虑入内,目前的 LTE-A 或者是 NB-IoT 在未来都可透过技术功能的持续演进优化,进入到 5G 接段的 eMMB 以及 mMTC 场景中。

然而,只有 URLLC 几乎是一个全新的场景,也是到目前为止影响所有 5G 技术标准发展讨论考虑最大的变数,因为 URLLC 是过去没有出现过的新兴应用,用于自动驾驶、或执行关键任务的工业物联网等场景,也因为 URLLC 应用场景的功能要求非常高,例如对于低迟延的要求必须低于 1 毫秒(1ms)、实际规格要求为0.5 毫秒,但在此同时,却还必须考虑到整体 5G 技术同时也必须负担高传输速率、高传输容量等等功能需求。

在这样的情况下,可以想见 5G 标准制订的难度确实并不一般——这也就是为何在 eMMB 编码讨论完成近 2 年后,在 URLLC 与 mMTC 的技术制订仍停留在持续讨论的阶段。

在这里,许多人也许不理解包含 3GPP 标准制订的程序。一般而言,每一项技术功能细节的讨论都必须在个别的工作小组中先透过讨论达到共识,然后才能逐一汇总整合到一个更大的讨论群里继续讨论取得共识,而所谓的投票其实是最终的结果,但这最终的结果并非一刀两断的差别,因为不论最后备选的技术是哪几个,这几个最后被选出放在檯面上的选项,都已经是在过程中获取足够共识才会被提出的结论。

而包括 URLLC 或者是 mMTC 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太多新的进展,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在先前技术细节项目的讨论上,还有许多意见需要通过讨论被收敛,还到不了已经取得共识足以被提出成为选项的阶段。

于是,从包括 3GPP 标准制订的流程就可以理解到一件事,技术标准最后的制订结果,不会是你死我活的零和赛局,而是拉扯消长的结果——简单讲,即使今天华为选择支持的 Polar 编码输的彻底,也不代表华为就此就会在 5G 技术竞赛中出局,因为在漫长的讨论过程中,所有参与讨论的企业组织都能够了解掌握未来技术标准制订可能的方向,不论是要通过内部自行强化、或者是与外部合作开发,单就技术话语权的掌握来看,参与技术标准制订就是一个关键的竞争工具。

至于各自所支持偏好的技术是否被选中成为最后的技术标准,虽然一定会取得部份优势,但这优势的效益其实也并没有外界想像的那么大。

联想事件的“糖衣毒药”:捅破那张纸,并没有所谓的“背叛”

因此,在所以的技术标准制订过程中,不太可能出现一家通吃全拿的状况,既然不是一家通吃全拿,那就是一个开放竞争的态势,凭的不只是技术标准站在谁哪边,还有更多是企业自身在后续技术发展与产品研发的实力。

得标准者不一定就会赢!

既然谈到技术标准,再回顾一下过去一段时间的联想、华为事件,其实症结点在于对于 “掌握技术标准”这件事的迷思。过去许多人都会说: “得标准者得天下”,这句话看起来逻辑没错,但却有一个吊诡的地方,既然是标准,那就是会被大多数人共同信任使用的协定,那么,又何来所谓的 “得标准者”这样的说法呢?

举一个在通讯产业历史上惨痛的例子,在 2000 年时期曾经来势汹汹要挑战传统电信阵营 4G 标准的 WiMAX 技术就是如此,由 IEEE 所制定的 802.16 系列 WiMAX 技术,当时也被列入 4G 技术项目,与 LTE 具有同样的技术地位。即使 WiMAX 技术起步较 LTE 更早 3 年以上,但最后的结果看到的是 WiMAX 几乎灰飞烟灭,而 LTE 独掌全球 4G 大局。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结果,有一个关键的因素就在于,WiMAX技术标准的主导者心里想的就是: “得标准者得天下”这回事,当时,英特尔(Intel)就是这个想要成为掌控标准的人。在当时负责推动 WiMAX 技术发展的 WiMAX Alliance,基本上就是英特尔的禁脔,就有产业界里面的人开玩笑说,英特尔基本上就是要透过 WiMAX 联盟达到 “家天下”的目的,也就是要在 WiMAX 4G 领域独大称霸。

这样的心思,其实很快就被许多人看穿,通讯行业原本就是一个相对保守的行业,百年传统的电信阵营早就有自己一套协商互利的机制,怎么样都不可能让一家来自于资讯电脑领域的企业插手,更何况这家企业不是要与所有人合作,而是想要独霸这一局。

也因为这样,由 3GPP 主导的 LTE 技术虽然起步较晚,但一启动之后就快速攻城略地,完全不给 WiMAX 留下任何机会。如果要简单评论当年 4G 技术标准之争,或许可以说,这就是一场以一敌众的战争,完全没有赢的可能。

联想事件的“糖衣毒药”:捅破那张纸,并没有所谓的“背叛”

所以,回过头来看中国在技术标准上的思维发展,其实早就从单纯的自主、自有、独霸,走到更务实的进入国际赛道、以实力发挥影响力的正规军模式,华为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翻开多个 3GPP 工作小组的议程提案,就会发现华为积极参与提案的数量与频率,早已与许多欧美厂商比肩、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同样的,联想之所以也能够在 2016 年的 eMMB 编码方案时参与投票,也代表联想长期参与 3GPP 的累积贡献,因为在这类标准组织中,话语权不是靠声音大小,不是靠公司大小,而是靠技术贡献高低。由此来看,华为在5G技术标准的话语权早就已经拥有不容忽视的实力。

事实上,对于争取国际技术标准的话语权,包括华为在内的多家中国企业早已开始转变,甚至可以说是升级到另一个层次,不再强调“自有标准”的强势作法,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格局,因为,包括华为在内的中国企业已经不只是看国内市场,对他们而言,更重要的是能在国际市场上拿下多大的份额,一个只谈“是谁的”的技术标准,并没有任何意义,前面所提到的英特尔与WiMAX的就是最好实例。

所以说,只是一味强调自有标准,甚至想要独霸主导标准,表面上看起来光鲜亮丽的背后,其实是“一颗包着糖衣的毒药”,因为即使成功打造出一个标准,但在这个标准体系里面,只有少数的人参与,就注定是失败的下场。而标准话语权的强弱,技术实力的高低,技术竞争优势的优劣,关键都不在于自有,而在于自主。

然而,对于当前国内整体科技产业的发展来看,5G 标准的发展或许只是一个提醒,深度参与 5G 技术标准制定、甚至于让自身的提案成为标准的一部份,都只是工具,而不是目的。以 5G 未来竞争消长关键来看,落地应用的速度与深度,或许更为关键。

以目前国内三大电信运营收对于 5G 网络建设的规划来看,中国将会是全球最早、最大规模建设真5G网路的国家,而所谓的 “真5G”网路,指的是从核心到接取都符合 5G 技术规格标准,而非以既有 4G 拼装而成的准 5G 网路。

而这代表的意义在于,中国将会是全世界第一个让真正带来应用变革的 5G 技术进入到实际应用场景的地区,而不论是华为、中兴、甚至是联想,这些国内厂商都有机会较其他地区的业者更早一步布局、并让产品技术更为成熟,当其他地区国家的电信运营商开始思考要布建网路或推动 5G 应用服务时,中国厂商或许不是唯一的选择,但却会是最有经验、也最有实力、更可能是最好的选择,而这才是中国面对未来 10 年将引爆全面应用变革的 5G 技术,必须紧抓不放的真正机会点。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商业评论.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