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H-1B已经够难了 印度籍雇员还可能因此结不了婚

2018年5月13日
申请H-1B已经够难了  印度籍雇员还可能因此结不了婚

美国总统特朗普大概没有想到,自己对H-1B外国雇员的收紧政策不仅仅降低了他们被美国公司录用的概率,还影响到他们的婚姻情况,尤其是占据H-1B申请过半江山的印度籍申请人。

今年4月25日在The Economic Times发表的一篇题为《论特朗普怎样破坏印度技术人员的婚姻前景》How Donald Trump will spoil marriage prospects of Indian techies 的文章指出,曾经一度是印度婚姻市场香饽饽的,在美工作的印度籍IT工程师目前热度大减。特朗普对移民的紧缩政策,不仅让印度籍软件工程师面临裁员和减薪,还因为美国签证的限制问题,不再是印度姑娘们择偶的最佳选择。

这样的影响主要来源于两个方面。首先是美国国安部确定取消持有H-1B签证者的配偶和子女在美的合法工作许可这一举措。2017年12月14日,美国国家安全部确认,从2018年开始将不再允许H-4签证持有者在美工作。

事实上,一直以来,H-4签证持有人不能在美国工作,也无法申请社会安全号码。但2015年,奥巴马签署移民改革行政令,从当年5月开始允许符合条件的H-4持有者申请社会安全号,并在美国合法工作。奥巴马此举的目的是为了吸引和留住受过高等教育的优秀外来人才,帮助H-1B家庭减轻负担。而且,因为很多配偶和子女本身也持有高学历,他们在美国合法工作的确能够为美国带来价值。前总统奥巴马认为,只有利用起这部分人才,才能使外来人才们更安心地在美国生活。

每年约有10万名H-1B持有者的配偶和子女通过H-4签证来到美国。据统计,从2015年10月到2016年9月,共有41526名H-4持有者获得了工作许可。在2016年,国安部发出了超过4万1千份H-4工作许可。2017财年这个数字更是进一步递增,到6月为止,就有超过3万6千份许可被发出。这其中,印度申请人是最大的群体。

不过,自奥巴马的改革法案实施以来,也有不少反对者认为本来持有H-1B签证的外籍工作者就抢了美国人的工作,现在他们的配偶又可以工作,且自由度比H-1B还高,会加大对美国本地人找工作的威胁。

申请H-1B已经够难了  印度籍雇员还可能因此结不了婚

去年4月,特朗普启动了“买美国货,雇美国人”的行政令,要求“严格执行外国籍劳工进入美国工作的所有法规;要为美国本土劳工创造更高工资和更高就业率”。12月,美国国土安全局确认了不再允许H4签证持有者工作的这一议案。直接的后果则是H4签证持有者很有可能超过十年无法工作,这期间全部的经济重担都将由H-1B签证持有者承担,生活质量也将大打折扣。

造成影响的还有特朗普总统自上任后就一直想要对H-1B进行改革的各种政策吹风和倡议。尽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更多实际的举措,但从效果上讲,也着实影响了近两年H-1B的申请。今年4月2日开放申请通道的H-1B相比去年又减少了1万个申请人,降幅达到16%。

值得一提的是,印度籍申请人一向是H-1B申请的主力军,他们以压倒性的数量和抽中比例“战胜”别国的申请人。2014年(2015年财年),印度申请人有七成拿到了H1B签证,科技公司为印度员工申请的H-1B里有86%的通过率!相比之下,硕士以上学历中国籍申请人的中签率不足30%,更别提本科学历申请人了。

然而,自从H-1B政策出现了很多不利的改革传闻,想要获得H-1B申请资格的难度大幅增加,美国公司也表现出对H-1B申请人的不友好,包括曾经对印度籍雇员爱护有加的公司。

去年5月发表在indiatodayintech.com网站上的一篇题为《信息技术就业市场崩溃》IT job market crashes: nearly 2 lakh jobs are stake at Infosys, Cognizant and others的文章透露,昔日为印度籍员工申请H-1B的IT大户公司正在经历行业史上最大的裁员!文章称,由于特朗普的新政策,许多美国IT公司开始招聘美国公民,并要求H-1B签证印度裔持有人返回印度。在此之前,Infosys已经公开宣布将在未来两年内雇佣10000名美国公民,而Wipro在过去18个月已经雇佣了超过2800名美国公民。可以说是对特朗普“买美国货,雇美国人”提案的积极回应。

正是因为以上两个方面的影响,去年7月,The Economic Times报告指出了印度IT行业的危机,以及对技术人员的婚姻前景造成的影响。在该网站刊登的文章表示,从婚姻广告就已经反映出了印度婚姻市场对IT工程师偏好的改变。一位未婚少女的父母在报纸的婚姻专栏为自己的女儿这样征婚:“(寻求)IAS / IPS,医生或商人。软件工程师就请不要打电话了!“

印度最大的婚姻网站之一Shaadi.com的首席执行官Gourav Rakshit在媒体采访中也表示,自2017年初以来,想要成为IT专业人士的未婚妻的女性比例下降。

过去几十年来,在美国印度男子一直是该国最受追捧的新郎之一。虽然没有数据可以准确的表示出下降程度的多少,但从不少为女儿寻找未来新郎的印度父母的举动中可以感受到这种改变。

现年55岁的Ravi Reddy自2015年以来一直在寻找在美国工作的担任信息技术工程师的印度男子成为自己女儿的新郎。但他现在改变了主意:“我宁愿让我的女儿从美国以外的其他地方寻找到合适的人选。“

一名22岁印度女孩的父亲Purnachandra Rao则认为:“美国新郎的诱惑结束了。“他告诉媒体,”现在的美国没有工作保障,由于特朗普总统的新规定,女儿也许都没办法获得签证去美国,那么和在美国工作的新郎结婚有什么意义呢?“不仅如此,印度姑娘自己也担心,如果不能工作,那么丈夫去上班后,她将在家里做什么呢?她能够做什么呢?H-1B结束后能不能留下来在美国呢?留下来还能不能像以前一样在等待绿卡期间也能工作呢?一切都是未知数。

另外,2017年8月发表在Indiawest.com网站上的一篇题为《H-1B政策对婚姻的影响》Impact of H-1B Policies on Marriage的文章则明确指出,这种影响对印度籍的男女都是一样的。

文章说,持有H-1B签证的印度女生也主动避开H-1B男孩,因为她们无法对对方的未来有信心,这个信心必须建立在政策的支持上。于是,这些女孩只能转向拥有美国绿卡或这个国籍的男士抛出橄榄枝,但这部分男士在面对文化不相容的问题时容易产生犹豫,或者质疑这些女孩的结婚动机:“她为什么喜欢我?是因为她能拿到绿卡吗?”

持有H-1B签证的男生也同样不想和持有H-1B签证的女生在一起,所以他们也会开始接触有身份的姑娘。

不知道特朗普有没有想到自己对外国雇员的政策带来了这样的副作用。不论有或者没有,应该都不可能影响到他对移民的总体政策的把控吧。写H-1B相关文章这么久,一直都觉得不少印度籍申请人钻政策的空子的行为都挺可恶的,但既然现在都影响到他们的婚姻了,还是心疼他们一分钟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移民.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