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蕾哈娜变成教皇的展览有多厉害? 我们受邀去现场看了看

2018年5月9日
把蕾哈娜变成教皇的展览有多厉害? 我们受邀去现场看了看

Heavenly Bodies: Fashion and the Catholic Imagination

5月7日,纽约又迎来了新一届的时尚界顶级盛宴Met Gala,这场从1971年开始、由VOGUE与大都会共同承办的盛会每年都会登上各大媒体头条,明星们在慈善舞会上的着装是最大看点,而顶级设计师们也会挑选最能代表品牌形象的公众人物身着他们的作品出场。

不过对于社会大众来说,可供所有人观赏的大都会博物馆2018MET新展才是主菜。还记得曾引起中外巨大反响的《镜花水月》吗?虽然郭培为Rihanna设计的龙袍依然记忆犹新,但今年的主题一经面世,所饱受的争议也并不小。

 本次展览的主题是:Heavenly Bodies: Fashion and the Catholic Imagination (圣体:时尚与天主教的想象)。稍微对时尚史有所了解的人便能理解策划这场展览的困难程度:麦当娜曾在演唱会上用镜面十字架与假皇冠塑造自己的耶稣形象,被梵蒂冈发言人称其行为是对天主教公开树敌;Lady Gaga在MTV中身着修女服饰吃玫瑰园的形象被教会指责是对神的侮辱……时尚的创意大胆一向容易陷入与天主教的保守道德观背道而驰的境地。

视频标题

但是由于设计师们的美学溯源始终无法与天主教撇清关系,Nicki Minaj, Kate Perry, Beyonce等众多当红美国明星以及世界一线品牌迪奥, 纪梵希,D & G甚至中国设计师郭培等都不约而同将天主教作为过创作和展示的灵感。

这一次展览依然由大都会博物馆服装部门的馆长Andrew Bolton策划。 据称,Bolton在策展期间总共拜访罗马10次,才最终将展品拿下。梵蒂冈最终同意借给大都会41件珍藏,这其中包括从未走出国门的罗马教皇长袍与配件。他们要求出借的展品需要与时尚隔开,并放在白色的展柜里。

走在诺大的博物馆里,想逛完并消化掉三个不同展厅的内容还是需要些时间。梵蒂冈的物件陈列在Anna Wintour服装中心,以马赛克、肖像、天主教教会服饰为灵感的当代时装展在拜占庭与中世纪展厅,而以修道士为灵感创作的当代作品则在纽约上城的分馆Met Cloisters。

把蕾哈娜变成教皇的展览有多厉害? 我们受邀去现场看了看

对于大都会来讲,向观众陈述一个宗教并不陌生,Andrea del Sarto's Borgherini Holy Family、Christmas Tree and Neapolitan Baroque Crèche等都是大都会近期以宗教为主题的展览。但是不同寻常的是这次展览要阐述宗教与时尚的关联。这要求观众用更深沉的眼光去看服装,服装不再是衣物和流行,也成为了神学论证的载体。

站在Anna Wintour服装中心门口,首先入画的是大都会历史上首次向教皇租借的皇袍,此物件被用于1983年的展览“The Vatican Collections: The Papacy and Art” (梵蒂冈藏品:罗马教皇艺术),该展览至今仍位居大都会最卖座展览前三。

把蕾哈娜变成教皇的展览有多厉害? 我们受邀去现场看了看
Henri Matisse, Chasuble, ca. 1950. Courtesy of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Image ©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Courtesy of the Collection of the Liturgical Celebrations of the Supreme Pontiff, Papal Sacristy, Vatican City.
图片:Jenny Zhang

而教皇展厅中最令人惊叹的作品可能要归属于皮乌斯教皇九世:伊莎贝拉女王二世于1854年赠予的钻石镶嵌的罗马教皇头饰,和一套由19000颗珠宝,12个部件组成的金色金属刺绣罗马教皇法衣。 这套法衣受奥地利女皇玛丽亚安娜卡罗莱纳亲自委托,并由15个女工耗费超过16年之久完成。

把蕾哈娜变成教皇的展览有多厉害? 我们受邀去现场看了看
Detail of the cope of Benedict XV, 1918. Image ©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Courtesy of the Collection of the Liturgical Celebrations of the Supreme Pontiff, Papal Sacristy, Vatican City.
图片:Jenny Zhang

在时装展厅中,最吸睛的无疑是Dior 于2000-2001秋冬以教士服为灵感创作的高定晚礼服, 全套礼服由金丝镶嵌白色丝绸,在礼服背后秀有”Dieu est mon Maitre” (法语:真主上帝) 展览导语中评价“在时尚高定行业里明确精细的分工恰恰吻合了罗马天主教会里的等级森严的管理制度”。陈列在大都会博物馆中世纪雕塑大厅的正中央,以占满整个展厅高度的1763年西班牙大教堂遗物为背景墙,这套高定晚礼服在灯光中熠熠生辉,似乎被赋予灵性。

把蕾哈娜变成教皇的展览有多厉害? 我们受邀去现场看了看
John Galliano for House of Dior, Evening Ensemble, A/W 2000–01, courtesy of Dior 图片:Jenny Zhang

在天主教中,教服的功能不仅是为了区分教派之间的差别,同时也区分同一教派里的不同成员。在罗马天主教教堂里,教服反应等级和性别。细到颜色的划分:黑色是牧师,紫色是主教,猩红是枢机(天主教会上的主要助手和顾问的职务,俗称红衣主教),白色是教皇。展览中展出的Raf Smons 2000-2001秋冬系列,其灵感正来自他被天主教包裹着的童年记忆。他曾说:“这个系列是想要表达那个我一直想要摆脱的禁锢”。

天主教会里的女性需要穿着统一的教服。教服套装里包括外套、肩胛、面纱,而这个关于衣着的规矩在天主教中统称为“habit” (习惯)。 D&G,Moschino,Cimone, Thome Brown 等都曾将修女的制服运用到设计元素中,Cimone 的设计师Carli Pearson曾表示说:“宗教制服的重塑(所谓'亵渎神明'的做法)是有原始吸引力的。我无法控制自己不去琢磨它的力量和触摸它的不可触。”

根据我们现场的了解得知,最初,Bolton其实有考虑过以五大宗教为主题。但当他在整理文档后惊奇发现,有大量的设计师都有天主教的背景。这些设计师包括Elsa Schiaparelli, John Galliano, Riccardo Tisci, Christian Lacroix, 香奈儿Coco Chanel, Jeanne Lanvin, Norman Norell, Thom Browne,Roberto Capucci等。Bolton相信,设计师们与天主教之间的联系不是偶然,并且Bolton也是天主教信徒。

“整个展览的主题是围绕天主教中隐喻的概念展开的,” Bolton在预展中表示:“展览中的设计师们在天主教的环境中长大,我想要让观众在他们的创作中看到天主教对他们的影响,以及设计师对于天主教的不同角度的诠释。”

而这场展览出现的时间节点也赋予了它更多含义。由于大都会近几年的财务报表不容乐观,2017年大都会的首席执行官Thomas P. Campbell黯然离职,而今年三月起,该博物馆取消建议票价,并要求除纽约居民以外的参观者支付全额票价。在这个时机举办争议颇多的天主教时装展,纽约时报称“这也许是Bolton上任以来做过最危险的决定”。

当然,高风险也恰恰意味着或有高回报。梵蒂冈教皇发言人在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中表示“通过美让世界认识天主教,没有什么不好”。Bolton在媒体发布会上还表示,争议是必要的,展览本身的目的就是用时尚新意的眼光去理解宗教,同时,通过宗教剖析时尚的根源与可能性,这样两个本身相悖又共存的概念一经碰撞,必然会产生无法避免的争议。

天主教是否能通过时尚在当代世界中注入新的影响力?时尚是否能借助宗教的肩膀走向新高度?大都会又是否能利用本次展览突破困境?即使开展不到一日,这场展览已经被诸多美国本地媒体评价为圈钱之作,但最终的答案还是需要全球的参观者来揭晓。

相关文章请戳:今年的MET GALA办成了一幅宗教壁画

把蕾哈娜变成教皇的展览有多厉害? 我们受邀去现场看了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时尚要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