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铃木落幕,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2018年5月9日
言论|铃木落幕,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文/坂道

“最近将会有一家合资品牌正式宣布退出中国市场”。

言论|铃木落幕,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刚传出这个风声的时候,很多人猜来猜去,其实大部分人心里都知道答案,可没有实锤。直到铃木汽车半遮半掩地发了一个声明,说会“积极讨论未来的发展”——换个理解方式其实就是在扯皮,扯什么皮?是准备引入某款新车?还是落实跑路细节?没明说,多半可以看作是废话。因为在笔者印象中如果车企想否认退出的话,一般会这么说:“你才退出市场呢!”

言论|铃木落幕,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注重形象的公司还会煞有介事地以律师函警告,免得被人看轻,当然这类声明一般还有个重要任务是保持股价稳定,所以用词大都不会有半分客气。回头看看长安铃木这篇声明,原本传出风声时还是扑风捉影的,这篇声明相当于把“药丸”的气息增加了一半。

当然话也不能说死,因为也有人说有可能是菲亚特,甚至还有人说是DS。先不谈广汽、长安有什么理由抛弃菲亚特和DS,因为这些都不是重点,比起广汽FCA集团的整体盈利能力,以及DS 7 CROSSBACK的预期销量,显然是长安铃木在中国市场要更绝望一点,退一万步来说,长安铃木就算今天不会退出,那也会是明天后天大后天——“药丸”是迟早的。

言论|铃木落幕,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刨根问底,种子在30年前就埋下了。

长安铃木最早的故事是在很早很早的八十年代,那时候没几个车企愿意买中国市场“这支凤凰男的潜力股”,但铃木说“我们不一样”,它看中的就是这块广袤的大地,众多的人口,以及低得可怜的购买力。当时作为军工企业的长安也急啊,没多久高层就明说可以“以民养军”,长安和铃木确认过眼神,立刻引进了一条生产线大干快上,搞出了摩托、微卡、小面。

言论|铃木落幕,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紧接着大家发现中国的轿车一穷二白啊,所以长安铃木在90年代初引进了CA71系奥拓,紧接着中国私家汽车市场才真正起步了,宛如现在的印度市场,那时候一辆奥拓才七万块,比夏利还便宜一点。中国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争先恐后地去购买私家汽车,奥拓销量也随之起飞。

到了21世纪,中国消费者越来越有钱,奥拓越卖越便宜。但即便这时,铃木汽车还是没发觉“中国市场”这四个字意味着多大的潜力。

言论|铃木落幕,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不过这其实不能全怪铃木,每个小众品牌都有自己的活动区域,用大白话说叫“地盘”。如果这个市场刚刚起步,消费者的购买力还处于初级阶段,那么便宜好用的铃木汽车打开市场就得心应手了,巩固好口碑之后,即使市场起来了或者消费升级了也不至于马上饿死,这就是铃木的套路。但如果这个舒适区的环境发生了变化,日子就会越来越不好过。

而中国市场的“性格”恰好是反过来的,首先这个市场很大,能容下五菱宝骏,也能容下奔驰宝马,消费者的购买力也还可以。而且这个市场早就开始消费升级了,铃木在中国的变化则是从80年代的小面包换成了现在的维特拉,最大的不同是后者算是铃木的旗舰车型。

言论|铃木落幕,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言论|铃木落幕,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总的来讲,铃木在中国混不下去,其实就跟马自达或是斯巴鲁没法在不太发达的地方混下去是一个道理的。关于这点,我朋友的比喻特别有意思:沙县再实惠也占领不了华尔街——沙县档次不对,华尔街租金贵,这就是所谓的门不当户不对。值得一提的是,铃木在前几年就已经退出美国市场了,所以华尔街见不到沙县小吃,也见不到铃木汽车。

铃木姑且挣扎过,凯泽西和超级维特拉是铃木为数不多的大车,但在海外不算很成功,所以铃木觉得中国市场对这俩应该也没啥兴趣,最后只搞了进口。后来我们知道超级维特拉这玩意天生就长着一副网红脸,引进国产的话命运可真说不定,但那是后话了。长安铃木在2014年左右的时候准备拥抱SUV这只“风口上的猪”了,赶紧引入了锋驭和维特拉,但一个长相不行,一个太小,而共同点是都不便宜,中国消费者一看,不行,都去买缤智和X-RV了。

言论|铃木落幕,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到了这里,长安铃木的牌就彻底没了。其实锋驭、维特拉、启悦,这些车都是铃木为数不多能拿出手的产品,这时候我们环顾一圈会发现:全世界已经没有适合中国市场的铃木汽车了。

与此同时,中国市场的“土著品牌”也赶了上来。新一代雨燕?打得过艾瑞泽5吗?Ertiga?打得过宝骏360吗?

还有一条出路是合资公司自己独立搞研发,但长安铃木是个小厂子啊,铃木在南亚搞了个玛鲁蒂铃木的研发中心,背靠的是东南亚加上南亚将近20亿潜在客户,但以长安铃木现在在中国的市场规模,别提什么研发中心了——就拿SX4来说,研发团队把它的轮毂重新设计了一番,然后继续复产上市。对,其他一刀未改。

言论|铃木落幕,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回头想想,但凡铃木在这三十年间的任何一个岔路口花点心思重视下中国市场,那篇声明多半也不会出现在大家眼前了吧。

中国汽车市场不是不给小众品牌活路,即使是“扶持新能源才是主旋律”新时代,年销量在三万辆以下的车企还是可以继续做生意的。这政策一出来斯巴鲁就乐了——这枷锁还挺合身,然后欢天喜地的将2017年销量控制在三万辆。可经销商不干了,联名上书斯巴鲁:你忘了我们一起年销六万辆的光辉岁月吗!

“年销3万辆”的限制就是带着镣铐起舞,可长安铃木就算放飞自我也没办法跟上节奏——毕竟一辆XV挂上铃木标是没法卖到20万的。那15万呢?消费者不太能接受15万的维特拉,咬咬牙做到10万起吧,长安铃木也确实这么做了,所以到了最后问题是:10万的维特拉也没人买单了。

言论|铃木落幕,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到了最后,长安铃木是世界上最纠结的车企,它发现自己的车在任何价格区间都无法盈利,每一枚新车都将是一桩稳赔不赚的生意,现在,摆在它面前只有一个选择。很多人都说长安铃木落得了黯然退场的结局,可换个角度看,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

三十年前来得利落,三十年后也走得干净。果真世事无常。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意.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