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零售总额首度反超北京 领跑“新零售之都”

2018年5月7日
上海零售总额首度反超北京 领跑“新零售之都”

图片来源:网络

文 | 罗遥 图 | 赵芸 张梓豪

新零售之城的竞争,本质上就是互联网时代的城市商业发展模式之争。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这句论断正在零售这个人类最古老的行业中不断被印证。

20年前日本学者中西正雄提出“技术变革因素是零售业态变革的动力”,20年后马云在云栖大会上提出了“新零售”,要“以数据驱动重构人、货、场”。

“新零售”不仅仅只是舆论场上的热词,它是未来商业的热的风。这场风还只刮了一年多的时间,且不说人类历史,哪怕就现代商业史的维度来说也只是一瞬,然而阿里巴巴引领的这场热风中,不仅有其“八路纵队”快步突进,而且应者云集,腾讯、京东、永辉、万达等等,不断加入的力量,让中国的商业——尤其是城市商业——的变革,俨然成为全球意义上的商业范式变革的前奏。

城市是商业的空间载体,更是创新的精神所住。而尤其是中国的城市,正见证着新零售驱动的商业文明,也勾勒着新消费时代的群像图景。

上海零售总额首度反超北京 领跑“新零售之都”

4月25日,DT财经发布《2018年中国“新零售之城”发展报告:北上深杭的城市发展范式变革》,选取了北京、上海、杭州和深圳四座城市,在综合考虑企业、消费者参与新零售商业的活跃程度以及政府的扶持力度后,得出各城市的“新零售指数”,试图寻找到中国的“新零售之都”。

作为京津冀、珠三角和长三角几大中国经济圈的商业范本,这几座拥有不同商业基因的城市,同样汇聚着区域乃至全国最优质的商业资源。那么在这场进行时中的新零售变迁,谁是领头羊?谁是桥头堡?

本质上,新零售之城的竞争,就是在互联网时代的城市商业发展模式之争。

上海:当之无愧的新零售排头兵

海纳百川、万商云集,素来是上海的特色。

拥有悠久商业文明历史的上海,在城市零售业的体量上,同北京一起领跑全国多年。目标跻身于“国际消费城市”之列,上海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近年来紧追北京,并于2017年跃居全国第一。

上海零售总额首度反超北京 领跑“新零售之都”

2017年的新零售元年以来,上海愈发引起业界关注。阿里巴巴把新零售试验的第一站选在上海,马云曾说过:“如果说要有一个城市能够代表改革创新和发展的高度,我觉得只有上海。”

无疑,上海广阔的市场和强劲的消费潜力,为新零售发展提供了最重要的支撑。

上海市民的收入,长年领先于北京、深圳和杭州。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上海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5.9万元,是全国第一。其中,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中服务性消费占比超过50%,消费升级趋势明显。

根据《2018年中国“新零售之城”发展报告》,占据新零售指数70%得分组成、用于衡量企业和消费者新零售活动参与度的两大指标——“企业活跃度”和“消费者参与度”方面,上海的优势最为明显,稳稳占据第一。

其中,上海的企业活跃度高分主要体现在表现突出的新场景覆盖率和品牌参与度上。

比如,被公认为“新零售模板”的盒马鲜生,上海就拥有全国最多的盒马门店,目前数量达到15家。而在原本就大牌云集的上海,品牌商们也对新零售和创新热情高涨,除了梅西百货、迪士尼等品牌的数字营销如火如荼,星巴克和联通等一众大牌显然更加大胆:它们在上海开设智慧门店,大规模应用AR购物、云货架等技术手段,打通了线上线下的渠道和服务。

而从消费者参与度来看,新零售的消费意识已渗透到上海人的日常生活中了。

上海是天猫小区和盒马鲜生覆盖最多的城市之一,主城区居民的一日三餐、日用消费都可通过天猫超市和盒马鲜生一站式解决。另据口碑数据,截至2018年1月,上海已有12万商家入驻口碑,2017年上海居民的线下的消费力位于全国之首。

上海零售总额首度反超北京 领跑“新零售之都”

北京:新零售路上的推进者

首都北京,汇聚了大批的优质资源,创新商业力量雄厚。过去一年,这里也是新零售模式爆发的一个主要阵地。

根据《2018年中国“新零售之城”发展报告》,北京的新零售指数总分在四座城市中处于第二,其企业活跃度、消费者参与度的指标表现也仅次于上海。

2017年6月,盒马鲜生亮相京城,掀起了北京商业的新零售浪潮。同年7月,天猫“1小时达”首站落地北京,8月,天猫启动北京中心战略,联动盒马、口碑、高德、苏宁、银泰、易果生鲜以及众多品牌合作伙伴,将北京作为首发地,启动“三公里理想生活区”计划。

半年时间,新零售带来的新生活方式已在京城生根,不仅“线上+线下”、“商超+餐饮”的运营方式成了北京新形态商超发展的标配,并且在老北京们看来,喝茶聊天谈论“新零售”、买单移动支付,早已稀松平常。

报告指出,根据支付宝收集到的数据和百度搜索指数,北京是四座城市中无现金率和对新零售话题热议度最高的一个。

上海零售总额首度反超北京 领跑“新零售之都”

另外,北京的文化氛围也推动着它在新零售的路上快步迈进。最典型的,就是北京敢想敢做的创业氛围。

报告显示,在“企业活跃度”下设的三个细分指标——新场景覆盖率、品牌参与度和初创企业积极性,北京是四座城市中打造新零售初创氛围最好的推动者,初创企业积极性得分远高过上海。比如,瞄准城市上班族、常常出现在办公室或地铁站的便利柜和盒饭自动贩售机。

上海零售总额首度反超北京 领跑“新零售之都”

另一方面,皇城的底蕴和历史,过去是孕育出了一批老字号,如今则与新零售的风潮碰撞,为老牌“翻新”和增值带来更多可能。

2017年9月,天猫超市与北京30多家老字号品牌启动“天字号计划”,寻找老字号和新零售的契合点。几个月后,这些老字号品牌销售额环比增长了68%,多个品牌的销售额实现翻倍,像北冰洋、百花等多个老字号品牌,已经借助天猫出海销往境外。

杭州:新零售的创新担当

京杭大运河这条人类历史上最长的人工河,令杭州从一个滨海小邑一跃发展成为“水居江海之会,陆介两浙之间”的经济都会。

如今,阿里巴巴在发家地杭州身体力行的新零售实践,以及杭州政府的大力扶持,让这座电商之都再次焕发出新的商业活力。

虽然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来看,杭州同上海、北京还相去甚远——大约只有后两者的一半,但近年来高速增长的杭州,2017年其零售体量已逼近深圳。在这次报告给出的新零售指数得分,杭州已与北京相差无几,其政府扶持力度更是在四座城市中居于首位。

上海零售总额首度反超北京 领跑“新零售之都”

杭州作为发展信息经济的先行者、引领者,是首个将“发展信息经济、推动智慧应用”作为“一号工程”的城市。从线上服务的开通情况以及政府的支持力度来看,显露出优势。

以城市线上服务为例,杭州是开通线上服务功能最多的城市,除了政务、医疗、交通等领域外,还进一步包括如体育场馆预约等非常细微的便民服务。

以政府为主导的线上服务场景的丰富,一方面反映出当地政府对智慧城市的大力扶持,同时也将由上至下地鼓励大众积极参与到新零售模式中去。

上海零售总额首度反超北京 领跑“新零售之都”

另外,自马云2016年提出新零售概念以来,杭州诞生了数十种新零售的创新产品和业态,除了智慧商圈、智慧门店外,层出不穷的新零售场景在杭州生根发芽。得益于阿里的助力,杭州也正抢滩布局新零售:

“银泰”和“天猫”的强强合作,被认定为“新零售变革标杆”;家门口的小卖部借助大数据、供应链技术实现了转型升级,第一家智能化的天猫小店2017年在杭州落地;银泰西选、无人餐厅、智能卫生间等新模式在杭州“内测”,一旦成熟再将经验输出复制到全国……

上海零售总额首度反超北京 领跑“新零售之都”

另值得一提的是,电商之都杭州的无现金率也几近满分,“移动支付之城”众望所归。2016年,杭州率先成为一个”无现金"城市。

支付宝数据显示,在杭州,超过95%的超市、便利店能使用支付宝付款,超过98%的出租车支持移动支付。在杭州这样一座“不用带现金就能出门的城市”,“互联网+零售”给大众的生活已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和便利。

深圳:改革开放最前沿的新零售追随者

拥抱新零售,既是互联网化的影响,也是深圳的内驱转型。

一方面,从产业发展的角度,深圳智能家居、高端服装、手机、珠宝等行业领先全国,对产业升级转型有着强烈需求;另一方面,吸引诸多移民创业的深圳,经济繁荣,可支配收入高,加之消费者年轻,消费潜力旺盛,市场格局好。

继2016年阿里巴巴与深圳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后,深圳市政府与天猫展开深度合作,促进线上线下快速融合,这令深圳成为这场新零售之战的必争要地。

根据报告的新零售指数得分,深圳的表现虽然略微逊色于另三座城市,但在企业活跃度上的表现与杭州几乎平起平坐,当中又以初创企业积极性得分表现较佳。

作为改革开放的创新前沿地带,深圳坐拥较好的产业基础和信息技术,是智能硬件创新制造的全球中心,实业创新氛围浓厚。

以家居制造为例,门锁原本只是传统的“小五金”,但新零售撬开了智能门锁上百亿的市场。这个品类中的翘楚就有深圳本土品牌凯迪仕,该品牌在近三年的双11中都是智能锁品类的销售王。

同时,由于城市总面积不大,深圳的天猫超市小时达和盒马鲜生区域覆盖率位列第一和第二位,极大便利了当地消费者的新零售体验。

上海零售总额首度反超北京 领跑“新零售之都”

盒马鲜生的一大特点是快速配送:门店附近3公里范围内,30分钟可以送上门。而天猫一小时达平台提供了500多种商品SKU,消费者只要在线下单,系统便会将订单信息发送到最近的前置仓和便利店,在一小时内完成包裹及配送。

上海零售总额首度反超北京 领跑“新零售之都”

对时间和空间相对敏感的城市消费者来说,零售的效率至关重要。尤其在效率至上、崇尚“唔驶急但要快”的深圳,这无疑大大便利了老百姓的生活、优化了消费体验。

总而言之,在新零售的商业变革中,深圳既瞭望着全球新商业、新制造业的日新月异,是极具创造活力的新零售追随者。同时,深圳对新零售的大胆实践,也可以被视作是样板引领着港澳开启零售业变革的方向。

互联网时代的城市商业发展模式之争

如果可以,我们要再次重申本文开头的话:本质上,新零售之都的竞争,就是在互联网时代的城市商业发展模式之争。

中国的商业文明源远流长,但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中国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转型,中国整体的零售行业才拥有了更多现代化的元素:

1980年代,配备空调、大滚梯和红地毯的百货店开始在国内的城市间兴起;随后,1991年上海联华超市挂牌,凭借商品齐全、价格亲民、靠近居民区等优势,超市这种形式自90年代起在北上广等富庶地区开花,一度是最繁荣的零售业态;1993年,国内第一家专卖店在广东开张……

而进入21世纪,尤其是真正进入互联网时代后,零售的在线化、数字化、智能化已经是必然的进程。不同的零售业态、商业角色如何全网协同,数据驱动零售的变革如何演进,它们如何带来消费体验的升维跃迁,这些都是关于新零售发展的核心问题,而上述四个城市给出了它们充满共性又充满个性的回答。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必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