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代工进退迍邅:造车建厂热潮或将浪费大量社会资源

2018年5月7日
汽车代工进退迍邅:造车建厂热潮或将浪费大量社会资源

建不建新车制造厂,是道社会难题。很多生产线停工待产,而很多人却着急继续建厂,这是中国汽车业的怪局。

威马老板沈晖有一个观点,造车必须自建工厂,不可用代工方式。拜腾汽车联合创始人CEO毕福康认为:要造好车就要有符合"工业4.0"标准的工厂,现在传统车企没有符合4.0标准的工厂,要这样的标准只能靠自己建设。其实就算有,高标准的工厂设备大多会留给自己生产自有车型用,不会拿给别人代工。

但是中国汽车制造业整体产业过剩。造车新企业纷纷投资建设工厂,无疑会让整个产业处于严重的资源浪费问题。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在多个公开场合则提出:"在全国已有那么多多余优质产能的情况下我们再去重复建设生产厂,这就是浪费了。"

威马和蔚来代表了不同的流派。谁的观点更切实际呢?从中国大的造车格局下,谁又能成为主流发展思路呢?

造车新势力涌动车厂建造高潮

汽车代工进退迍邅:造车建厂热潮或将浪费大量社会资源

威马在温州工厂于2016年11月23日奠基,历经16个月总计492天后成功实现了生产线贯通。该厂总占地面积接近1000亩,一期工程规划总投资67亿元,规划年产能10万台,在拥有传统汽车生产的冲压、焊装、涂装、总装四大车间外,同时还有电池包与塑料件生产车间,支持全铝车身制造、自动化焊接等先进生产工艺。

汽车代工进退迍邅:造车建厂热潮或将浪费大量社会资源

小鹏选在广东肇庆建厂,拟用地3000亩,其中一期用地600亩,投资40亿元。一期项目建成投产后,预计小鹏汽车将拥有年产智能新能源汽车10万辆的生产能力,创造就业岗位3000余个。二期用地1000亩,投资60亿元。两期的总投资高达100亿元;另外还预留用地1400亩用于智能汽车产业与生态配套项目生产。

而事实上,围绕蔚来汽车的建厂问题,业界也疯传了很多年,有说法,蔚来选择上海建厂,也有说会找长安、广汽代工,但从目前看,蔚来会踏踏实实在江淮生产。

曾经被业内讥讽为抄袭特斯拉,PPT造车的游侠汽车去年在江苏湖州开工建设年产能20万辆的超级工厂,项目总投资据说有115亿元。

BYTON拜腾在南京总投资约110.7亿元人民币,占地面积约1600亩,总建筑面积约50万平方米,规划年产能为30万辆,一期规划产能10万辆,计划于2019年竣工投产。

2016年年底,万向集团"年产50000辆增程式纯电动乘用车项目"获发改委批准,开工建设,只可惜鲁冠球先生2017年10月去世了,令万向的造车的步伐可能节外生枝。

中国现有造车产能严重过剩

2009年中国汽车市场再次出现井喷行情,一举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生产国和第一大汽车市场。国内有27个省区市在造汽车,各地都把汽车列为支柱产业。到2018年,中国的汽车产能将达到4000万辆,到2020年,将达到5000万辆。2015年中国汽车产能过剩还不太严重,但是随着在建产能陆续投产,而市场又无法吸纳,未来几年势必出现严重的产能过剩。

但问题是社会资源纯市场化难以调节。美国汽车城底特律的产能教训已经验证,市场调节手段不是万能的。【大出行】了解到,目前中国汽车制造业"饱的撑死,饥的饿死"问题越来越严重。一边是产能过程,大批生产线停工,工人待工,另一方面是很多企业在拼命建设新厂。

今年上半年一汽大众四家新车间和工厂陆续建设完毕,即将投产,分别是天津工厂一期、青岛工厂一期、长春Q工厂一期、佛山工厂二期项目。这些新车间投产后,将达到年产能110万辆/年,而此前一汽大众的国内年总产量约200万辆。仅一汽的大众一个品牌就达到年产量超300万辆规模。

长春Q工厂将承接奥迪Q5L的生产、青岛工厂将会成为新宝来车型的主要制造基地、而与上汽大众途观PK的一汽大众SUV探歌将在佛山生产。

这些生产线也是大众汽车在中国国内翻身一战的重要武器,在过去的三年,大众和奥迪在中国市场,被德国兄弟奔驰和宝马夺走了很多市场风头。

除了好车型的推出,大众明白,足够的产能亦非常重要。

与大众情况类似,东风本田、一汽丰田、广汽丰田也是一样,这些车企在华处于供不应求状态,基本上销量高于产能,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2016年东风本田销量猛增40%,超过了57万辆,而当期东风本田的饱和产能不到48万辆,紧急扩建工厂接近60万辆年产能规模。从去年开始东本的一些车间就执行三班倒,24小时不间断生产。就这样下半年还出现了"现车零库存"的情况。2017年东本继续扩产达到72万辆水平,预计今年还会增加2万辆水平。

2017年广汽丰田销量达到了44万辆,而彼时产能只有38万辆,今年广汽丰田的第三条生产线将在了广州南沙,预计年产能10万辆,而未来会超过20万辆规模。一汽丰田在长春、天津、四川有三个工厂,年总产能约70万辆,但还是不能满足需求,也在扩产中。

国内的吉利、长城等品牌,销量也在提升,产能也在扩张。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在盛宴,与大众、丰田、丰田、吉利、长城等这些大车企,畅销车辆不同,大部分中小车企,甚至包括一些国际巨头的边缘品牌,则处于停产、半停车待工状态

例如长安雪铁龙DS品牌,生产线规划是20万辆产能,但去年仅生产了5800辆。再如北京现代受灾很大,因中韩关系影响,北京5个现代工厂规划一年165万辆的产线,去年销量只有82万辆,开工率不足一半。在这种形势下,北京现代工厂不敢扩产,但转产也舍不得。因为担心一旦中韩关系转暖,现代汽车销量巨增,而无产能提供将错失良机。

造成新势力企业拼命建设新厂,这从宏观产业层面看,埋下了巨大的社会资源浪费的隐患。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意.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