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与科技公司的爱恨情仇:对贝索斯和马斯克的态度截然相反

2018年5月6日
巴菲特与科技公司的爱恨情仇:对贝索斯和马斯克的态度截然相反

来源:腾讯棱镜  作者 | 康路  编辑 | 暴剑光

巴菲特不碰科技股,常公开声称并非自己“能力圈”之类的投资。在2018年的股东大会上,问及为何加仓苹果时,巴菲特对腾讯《棱镜》坦言,自己以消费产品门类划分苹果,且看好库克的商业运营能力。当问到自己是否使用过苹果手机时,巴菲特笑称,一位股东前几个月刚给他买了一部iPhoneX,说没有苹果手机太可怜,“当时他说,三岁小孩子都知道怎么用苹果手机,但是我不会啊”。

说完这句,巴菲特转身走向旗下公司的展台。工作人员原本设计是,巴菲特按下遥控器,一辆玩具火车将从模拟的“崇山峻岭”中奔驰而过,并伴随汽笛轰鸣,但巴菲特拿着遥控器按了半天却并无反应,他于是再次自我解嘲道,你看,我跟科技的玩意儿真的不对付。

但把巴菲特看作不谙世事的“老古董”,则是误会。在过去几年的股东大会上,投资人曾就自动驾驶、人工智能、社交媒体等问题多次向巴菲特提问,巴菲特的回答显示,这位不爱用智能手机、也不爱发电子邮件的老人对新事物保持着实时的关注和敏感。在他的身边,除了“老朋友”盖茨之外,巴菲特和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以及投资区块链等新科技的摩根大通CEO戴蒙亦是好友。在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投资组合之外,巴菲特的生活圈,并不缺科技。

没投亚马逊是永远的遗憾

巴菲特毫不避讳对亚马逊的贝索斯的欣赏,称其为“这个时代最卓越的商界奇才”。

巴菲特与科技公司的爱恨情仇:对贝索斯和马斯克的态度截然相反

在2018年股东大会之前,巴菲特对腾讯《棱镜》表示,美国的零售行业正在面临艰巨的挑战,贝索斯的亚马逊将会“一往无前”。巴菲特并非只是表态而已,在投资组合中,巴菲特从2016年开始就减仓零售巨头沃尔玛,并逐渐清仓。

但为什么巴菲特还没有买亚马逊的股票呢?巴菲特一言以蔽之,“因为我的愚蠢”。

但实际上,亚马逊成立初期,巴菲特曾有绝佳的入场机会,但贝索斯超出预期的表现,未让巴菲特在计入业务风险的同时以“合适价格”买入的机会。

2002年,巴菲特就购买贝索斯9830万美元公司债。巴菲特还曾在股东信中提过亚马逊,并自卖自夸地称,自己会在亚马逊上买书看。时逢创业初期,亚马逊面临外界质疑,不仅严重亏损且负债率高。加上科技股泡沫破灭以及911恐怖袭击的冲击,亚马逊股价在一篇篇华尔街的看空报告中,曾从最高100美元下跌近九成,因此公司债券也以“垃圾级”出售。

但2003年之后,在贝索斯的经营下,亚马逊净利润和经营现金流全面转好,债券价格上涨,并有足够利润逐步偿付长期债券。巴菲特在2005年渐渐卖出持有的公司债,尽管受益颇丰,但未能以有利条款用债券换得股权。

回顾当年,巴菲特坦言,“我太蠢了,没有意识到它的价值增长潜力。我没想到贝索斯在当时那样的规模下能够取得成功,我真的低估了贝索斯的出色表现。”

《巴菲特传记》作者、《奥马哈先驱报》财经主编Steve Jordon表示,巴菲特常以美国汽车行业的发展来讲解投资科技公司的难点。在汽车业发展初期,人们就已经同意这是优于马车的先进体系,但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只有三家品牌最终留下来,“关键不是知道科技是否先进,而是能够选到那个最终能够留下来的赢家。”巴菲特坦言,自己小看了贝索斯的执行力。

谷歌更改公司结构参照伯克希尔

同样在创业初期就曾经和巴菲特建立联系的,还有全球科技巨头谷歌。

巴菲特曾公开提及,很早之前,他就曾经领略谷歌的“霸主地位”也曾尝试了解盈利模式的可持续性。当时,伯克希尔哈撒韦旗下汽车保险公司Geico是谷歌的客户,客户通过点击谷歌搜索进入Geico网站,Geico以点击次数向谷歌支付费用。巴菲特坦言,后来等他想明白这种交易几乎不需要什么资本的时候已经晚了。对估值不确定的巴菲特始终未出手,错过了对谷歌的投资。

但谷歌的管理层和巴菲特始终保持联系。当谷歌在搜索广告收入之外,成长成为囊括搜索、广告、地图、Youtube和安卓系统的多业务集团之后,如何重新架构公司,并应对停滞不前的股价和不满的投资人,成为这家科技公司的课题。谷歌最终选择在2015年宣布进行架构调整,在谷歌之上成立母公司Alphabet。

在两年后的谷歌股东大会上,当时的谷歌CEO施密特确认了市场长期以来的猜想,称谷歌的架构调整,受到伯克希尔的启发,并在架构调整前曾拜访巴菲特,“当时我们也很惊讶,伯克希尔的执行管理层只占奥马哈一栋楼里的一层而已。”

除了公司整体架构之外,“保持分公司CEO的独立性”以及“母公司需要保持强品牌”也是谷歌从伯克希尔学到的“秘籍”。

特斯拉的马斯克并不需要我

巴菲特和美国另一位科技巨星马斯克的关系,则颇为纠结。

在2018年的股东大会上,有投资人以马斯克前两天在特斯拉财报会上的观点来提问巴菲特。马斯克曾表示,如果唯一的优势是护城河的话,那迟早会被淘汰,关键要不断创新。面对提问,伯克希尔的二号人物芒格抢先回答称,认为马斯克的言论是“荒谬的”。此后,巴菲特补充回答表示,创新加快的当下,公司的确面临更大风险,但各个行业都有不同的护城河,“马斯克在一些领域可能有所颠覆,但我不觉得他会在糖果业跟我们竞争。”

而事实上,马斯克的公司和巴菲特旗下公司在多个行业存在竞争。2013年,伯克希尔哈撒韦旗下的能源公司以56亿美元买下了内华达州传统电力公司NV Energy,而马斯克则是太阳能企业SolarCity的创始人之一。NV Energy通过游说改变了太阳能客户的电量结算费用,最终SolarCity在2015年退出了内华达州。而在电动车领域,巴菲特在芒格的推荐下选择了中国的比亚迪,马斯克则以特斯拉的创始人而闻名。

除了能源领域之外,马斯克所推动的无人驾驶革新,也直接影响巴菲特旗下的保险公司。在2018年的股东大会上,问及对无人驾驶前景的看法,巴菲特对腾讯《棱镜》表示,无人驾驶会对汽车保险行业有害,将是Geico值得关注的风险,“但我觉得,无人驾驶仍有很长的路要走。”谈到是否愿意尝试无人车试乘,巴菲特并未正面回答,但表示,“我还是会自己开车,只是不能开夜路了。”巴菲特在2018年将年满88岁。比尔盖茨曾在接受腾讯《棱镜》采访时坦言,每次去奥马哈,巴菲特都会亲自开车接送。

时逢特斯拉被质疑面临财政危机,问到如果有一天马斯克打电话求助,是否会伸出援手时,巴菲特更是打起“太极”,“马斯克并不需要我。”

遥控器终于起了作用,伯克希尔旗下铁路巨头BNSF公司展台上的玩具小火车终于呼啸而过。巴菲特看着展台对面拿着“巴菲特布娃娃”的参会小孩子,露出开心的笑容。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必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