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截至11月16日发稿时,科大讯飞的市值为936亿元,市盈率超过400倍。在其持续高企的市值和不断上涨的股价背后,其实如履薄冰。面对一个到现在还没有拿出成绩的消费者事业群,投资者的耐心还能保持多久,谁也不知道

?快速膨胀的900亿市值,如履薄冰的科大讯飞-薪媒体_O2O新商业媒体资讯平台

如果要形容科大讯飞现在的境况,“如履薄冰”或许是一个最合适的表达;尽管冰面上还没有裂痕,但也看得人战战兢兢。

2017年11月13日,科大讯飞再次涨停。在11月14日笔者截图时,恰好它的股价停留在66.66元,市值超过900亿元;而截至发稿时,科大讯飞的市值已经达到了936亿元,市盈率超过400倍。这样飙升的股价,即使在擅长诞生“妖股”的A股市场,也不得不让人感叹“666”。

?快速膨胀的900亿市值,如履薄冰的科大讯飞-薪媒体_O2O新商业媒体资讯平台

但是,从2017年讯飞股票暴涨的同时,质疑声也没有间断过。在长江商学院薛云奎教授发文表示科大讯飞风险巨大之后,二级市场甚至由于讯飞的问题,开始讨论传统上市公司的估值模型是否适用于新技术时代的企业。

这样的争论暂时还没有一个结果,或许只能交由时间去检验。那我们不妨换个角度,看看为什么投资科大讯飞存在着风险。

科大讯飞需要给投资者一个新的信心来源

投资者对讯飞的质疑,大多集中在它的估值是否在其不断攀升的市值之上。如果用其过去的财务数据来对比现在的市值,其市值显然是远超估值的;而大多数依然看好讯飞的投资者认为,人工智能代表着未来趋势,如果能够诞生新的平台或者普及产品,那么营收和利润势必会迎来爆发式的增长,从而配得上它的市值。

科大讯飞是否能成功实现逆袭呢?答案是目前很难。

首先要明白的一个问题是,摆在讯飞眼前的问题不是要多赚钱,而是要在短时间内赚大钱。它需要给投资者一个新的信心来源,才能维系其持续高企的市值和依然在上涨的股价。

而逆袭的机会则是在C端消费者身上。在短期内能够快速崛起的科技巨头,以互联网巨头们为代表,他们业务的共同点就是面向C端用户。无论是百度的搜索,腾讯QQ、微信、游戏,还是阿里淘宝,京东商城,都是凭借某款产品或平台,迅速积累大量用户,才能实现营收的爆发式增长。

相反,面向B的客户的企业营收会更加稳定,但很难具备这样的增长速度。所以我们在今年看到了一个正在急迫转型C端市场的科大讯飞。

令人失望的科大讯飞消费者事业群

2016年11月24日,胡郁对外宣布成为科大讯飞消费者事业群总裁。自此,科大讯飞有了专门针对C端业务的部门。

如今一年时间即将过去,这个新成立部门的成绩似乎难以让人满意。 

?快速膨胀的900亿市值,如履薄冰的科大讯飞-薪媒体_O2O新商业媒体资讯平台

目前,科大讯飞的核心架构是围绕讯飞超脑构建的三大事业群,分别是消费者事业群,教育事业群和智慧城市事业群,按照其产品划分,其中与消费者事业群相关联的营收是其财报中的互联网产品和增值运营(包括电信增值产品运营、互联网运营服务、智能硬件产品)。

翻开科大讯飞2017年度中报,互联网产品和增值运营的营收共2.61亿元,占全部品类产品营收的12.41%;而在上年同期数据中,这部分营收为则占14.56%全部营收的1.57%。也就是说,一年时间过去,在消费者事业部成立之后的,其业务为科大讯飞全部营收提供的贡献不增反降。

除了营收之外,产品开发也同样如此。2016年的年度发布会上,科大讯飞推出了晓译翻译机,万物互联输入法,家庭智能盒子超脑魔盒和晓曼机器人等一系列产品,可以说来势汹汹。

而在不久前的2017年度发布会上,除了目前难以进行评价的脑控家电技术外,讯飞展示的内容无非在原有产品的基础上进行了一定限度的升级,并没有任何值得关注的新产品出现。

和缺少爆款产品相对应的,是科大讯飞在近两年的品牌宣传力度。

?快速膨胀的900亿市值,如履薄冰的科大讯飞-薪媒体_O2O新商业媒体资讯平台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7年2月到9月的时间内,胡郁共进行了11次的对外演讲。这样努力的精神,诚然是值得敬佩的,但对比雷声大雨点小的消费者事业群,我们不禁要问一句,他究竟在推广什么

在胡郁的演讲内容中,大致可以提炼出一些关键词:人工智能、创新、科技。这些关键词将科大讯飞和AI这一概念紧紧绑定在了一起,巩固了它作为人工智能领域一家创新型高科技企业的形象;而在AI概念依然性感的今天,这也从侧面推动了科大讯飞在投资者眼中的地位提升。

但是,这样的演讲并不能打动消费者。

对于长久以来缺乏对外界声音的科大讯飞来说,这样的品牌推广来得很及时;但对于刚刚成立不久的消费者事业群来说,却太着急了。科大讯飞拔高的品牌与其缺少核心C端产品的现状形成了鲜明对比,就如同其迅速升高的市值与尚未爆发的营收一样,难免渐渐让人失去安全感。

讯飞开放平台能不能成功?答案不可知

当然,除了产品,人工智能平台同样是科大讯飞To C转型的重要战场。

在2017年10月24日,讯飞举办首届开发者节,胡郁在现场发布了《1024计划》。在这个计划中最重要的部分是AI生态和AI教引,而这两部分又可以合并为“AI开发者生态构建”。

通过搭建一个完整的AI开发者生态体系,讯飞开放平台成为人工智能产业底层系统级平台,从而占据行业中重要地位。当语音交互技术或者说人工智能真正进入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时,科大讯飞也将迎来爆发期。

这是最完美的设想,而现实中的真正情况是,讯飞并不是唯一一家想要构建AI开发者生态的公司。单纯在语音交互这个擂台上,除了讯飞开放平台,就还有存在着百度DuerOS开放平台、腾讯云小微、以及小米水滴平台。

和这些对手相比,科大讯飞的最大优势在于语音识别和语音交互技术的领先。但这样的壁垒在这场平台之争中,显得有些不足。语音交互技术发展到今天,技术特别是算法本身已经不再是壁垒了,各家在识别准确率上的差别并不大,而技术上面临的问题也基本相同, 无外乎语音识别中的声学问题和智能交互中的语义理解。

如果讯飞能够在这些方面率先取得技术的突破,那么它在接下来的平台之争中将占据一定优势;但按照目前情况来看,科大讯飞的技术优势很难体现。

然而,上面提到的其他三家公司恰恰占据了科大讯飞难以追赶的三个壁垒。

百度天生拥有渠道和流量窗口,能够影响更多开发者,同时通过投资和收购布局,将有利于拼凑起生态体系。

小米本身拥有硬件产品的生态系统,这意味着水滴开发平台可以率先运行于已经落地的小米生态链硬件产品中,在用户层面占据市场地位。

腾讯云小微有语音交互背后的庞大内容支撑,依托于腾讯的内容体系,无论在音乐、视频、有声读物的版权上,还是在打车、外卖等功能上,都将领先于其他平台。

说白了,未来的开发者或硬件制造商们在挑选语音交互平台时,能不能进行准确的交互已经不能构成评判标准了;新的评判标准将是所选用平台生态链是否完善,能不能给予他们更多内容和硬件上的帮助,是否能给予消费者拥有更好的产品体验。而要回答这些问题,讯飞开放平台还需要时间。

另外,讯飞开放平台也不够纯粹。除了率先落地自有产品的小米之外,腾讯云小微和百度DuerOS均是单纯的平台化产品,它们与硬件开发者之间的关系只能是互补的。但在科大讯飞,智能硬件同样是其营收的一部分,而这部分产品恰恰与其他开发者之间形成了竞争关系。换句话说,这种“既要抢人生意,还要拉人入伙”的行为,落在智能硬件厂商眼里难免不是滋味。

当然,科大讯飞向To C转型的战略也有其他的进展。尽管科大讯飞的消费者事业群和转型C端的战略可能受挫,其教育事业群却依然保持了良好的状态。在2017年中报中,科大讯飞教育产品及服务同比增长了56.02%。同时,占据了学校和考试时长后,再向学生进行渗透的“降维打击”,很有可能成为未来科大讯飞To C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

可以说,当前阶段的科大讯飞与前段时间的百度面临的境况十分类似。只不过,百度已经在外界的质疑声中,拿出了DuerOS、阿波罗计划等一系列值得期待的产品;而科大讯飞还没有能够讲出一个令人满意的故事,尽管市值还在一路飙升,却难免要面临股市耐心耗尽的一天。

所以,看着讯飞股价飙升想要入场的散户们,怕是要警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