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科技港中大(深圳)校长:我排完课程表后,发现人工智能最大的冲击是教育

2017年7月11日

徐扬生,人工智能,教育,机器人,医疗

时代,谁将是最直接的高新技术驱动主体?在创新中,香港和内地如何更好地合作?

7月6日,在深圳的中国源头创新百人会年度论坛上,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徐扬生同时以科学家、连接深港两地的工作者身份谈到了深圳如何应对人工智能又将如何冲击教育体系

作为大学校长,徐扬生认为,人工智能将极大地冲击教育,机器的强项是“记忆”,而人的强项在于想象、创造、情感和直觉。以灌输的方式传授的知识终将过时,未来教育的重点将在于激发学生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以下是演讲主要内容:

今天用十几分钟时间讲讲和人工智能领域,我做这个行业是33年了。

这个领域是前年开始非常的火热,比起我读书的时候现在这个状态已经是完全不一样了,非常热门,但是也比较的虚,不是那么现实。这也是可以想像的,所有的研究都是这样。

我到了美国的硅谷,三个月前去转了一圈,一个月前我去了美国的东部哈佛,哥伦比亚等等地区,我发现也不是很多,真正的研究探索都到公司去了,我的学生都到公司去了,很多大学的研究者都到公司里面去了,那谁做研究呢?到底谁在做研究?机器人和人工智能这条线的探索围绕着为主的那些研究,到底谁是主力?全世界的研究主力在哪里?我自己想不清楚。

二十年前的时候,中央领导人问我,中国的高新企业怎么上去,应该怎么靠谁?我跟他说,美国的主要高新技术上去是靠研究性大学或者是一些自然实验室。日本采用完全不一样的模式,日本上去是靠大公司的研究所,日本的主要研究案例是在大公司里面,韩国也是这样,韩国政府花了那么多钱但是什么都拿不到,但是韩国主要是四个公司的研发。

中国的情况怎么样?我跟他说真话,我说中国可能大学靠不住,其他的研究所能不能靠得住,我现在还不清楚。我自己觉得中国要靠上去还是得靠新一代的大公司的研究机构,如果能规划好的话。

我们再回到人工智能的研究,到底是靠什么?到处都在挖人,以为挖了人事情就可以做了,不一定,华为的那批专家一小时之前我们在学校,我们闭门讨论,我觉得还是要静下心来想想怎么走。

我要说的是,AI是涉及到整体的东西,这方面现在是比较虚,真正做踏实的研究比较少,我估计可能这一波浪潮过去之后大家会静下心来,人在大难当头的时候脑子才会清楚,一般工业界的人不太愿意听这些话。

现在讲讲香港,主办方希望讲讲香港,香港发生了什么?香港的基础研究还是的,90年代开始就从美国引进了一些比较知名的科学家,我是1992年第一次访问香港,当时香港在这方面没有很多研究,现在是逐渐上来。

举个例子,香港中文大学有个工学院,是香港所有工学院里最小的,这么小的工学院里面,这五个系里面,每一个系都有人做计算机视觉,还不只是一个人做,所以你可以看到这个力量有多强。

我稍稍统计了一下全世界做计算机视觉,亚洲占了40%左右,博士论文占了50%多,所以基础研究还是有的,但是缺少了工业界的支持,因为少了支持人就看不到方向,如果你做机器人做了半天,没有看到一个机器人在那里用或者动起来的话,你做了两三年也会有点灰心丧气,所以香港这方面是个弱点。

DJI、Sense Time,很多同事在深圳做开发做成果,很多成功的案例。另外一个很好玩的是FinTech,这就是人工智能和数据库的东西,大数据、数据科学和金融连起来组成的平台,这实际上在金融界非常有用,香港非常非常想做这件事情,香港人是非常现实的,他是非常想做这些事情的。

而内地,基础研究少了一点,但是也未必,现在的内地状态跟之前不一样,现在的状态是八仙过海,在有些领域是有些实力起来了,有些领域未必。我称之为蜻蜓点水,一放以后,把有些真正想做研究的人,让他们至少不能饿死,把他们养起来了,这是好的部分,我知道这个叫百人会,我不知道具体情况,大概是一个源头的,什么叫源头?

就是基础研究,我觉得这方面国家要重视,有一批专家要静下心来做这方面的重视,但是这个要求是比较高的,不是所有人都能做的,我在很多场合上讲这个事情,但是很多人不相信,全中国都在讲创新文化,但是一般人是做不好的,不是你要创新就可以创新的,这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不是说所有人要做就可以做的。

中国人做研究跟美国人做研究是不一样的,中国人做创新创业也是不一样的,创新创业主要创在商业模式上,他们就是想赚钱,每个人都想赚钱,我也想赚钱,但是动机还是不一样的。但是中国有一个很好的就是应用领域非常广泛,比较好的领域比如刘若鹏讲的一些领域也是挺重要的,我个人感觉到一个重要领域还是在生物医学,中国是个大国,等下张教授会多讲点,他是专家,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领域。

第二个领域我个人感觉到也是非常大的,中国有可能做得比别人好都说不定,就是能源领域,这个领域能源大家不要忘记,18年前大概在全国有一个很重要的高层会议,当时叫计算机信息系统在全中国各个领域的应用情况,对所有会议里面最最吃惊的,对我来说也是最吃惊的,全中国IT领域做得最好的是石油,所以不要忘记,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领域,能源包括能源的管理这条线对中国是非常致命的。

我上个月去了几个地方,包括国家电网,走下来以后我觉得非常激动人心,中国真正要把它做好的话,这条线是非常好的。另外就是大家都比较知道的城市管理交通管理方面。机器人这方面比如说五年十年以后,这件事情是肯定要做的了。

下面我讲讲Opportunity,主办方要我讲讲香港和内地,我觉得学术上的交流还是要多加强,在座各位包括领导也在这边,不做交流的话,这是有问题的,我跟香港的有些朋友见面都是在美国或者英国碰到,香港从来不碰到,交流是个大问题,我有个同事香港科大的,跟我讲了大概20分钟内地的研究,我说你对内地的研究蛮了解的。

Collaborative basic research center,深圳也有很多要设这个中心那个中心,但是都是凭空的讲,为什么不用用旁边的香港资源?同样香港做这件事情也是这样的,你去看他们科技局、教育局,也从来不想旁边的深圳,奇怪吗?

International wconsortium也是可以做的,Mechanism built in for entrepreneurship,最重要的还是要有决心,世界上任何事情如果真要做的话还是能做好的,没有决心做不成事情。我们国家,深圳是不是真的下决心要把这个事情做上去,我不知道。香港有没有下决心要把这个事情做下去?我不知道,我目前还没有看到。

有一个事情可以稍微讲讲的,我们的社会分工我个人感觉到在下面的五年到二十年当中,会有一个很大的变化,这个事情跟人工智能是有关系的,现在无人车慢慢起来了,只是大家还有点担心,这个不用担心,这是很正常的,我们再看看一百年前的社会分工,分工就是这么变化的。

那天他们跟我说笑话,两百年以前江南一带搞学术的才子们,主要的出路是三条,一个是私研,一个是老师,一个是中医,现在基本上都没有了。社会分工是在变化得非常快的,哪些领域会变化很快呢?

我个人感觉Industry还有医院,不知道在座有没有医生,我每次到医院里面去,我上面有四个老人,送走了两个,你会知道我会走多少次医院,医生主要做什么?一般医生问你生什么病,但是现在你生什么病是医院做检测的,医生是知道你什么病要开什么药,全世界有两千多种病,四千多种药,这个分配我觉得机器绝对做得比他好。

比如说一种病有60种药可以治,医生记得了60种药吗?可能6种就已经了不起了,当时我是外行,我在想人工智能上来以后,医院会有很大的变化。

银行也是这样,你去银行排了半天,你去看他到底给你做了什么?我的机器人做得不知道比他好多少,又精确又快又安全,人都是死的,多少利率也不会给你变化的。

最重要的还是教育,因为我是一个做老师的人,我自己感觉到教育非常重要,人工智能上来以后对教育会有非常大的冲击,为什么?因为现在的教育主要是知识的教育,灌输知识,这些知识的主要是记忆力、逻辑判断力,这些东西我个人感觉人做不及机器人,江苏卫视有个节目叫最强大脑,看了两三期不想看了,他测试人最弱的那部分,这个跟机器人比肯定没有机器人强。

我在日本参加一个非常高层的全国的节目,他们请了非常多的专家,其中有一个题目就是各个国家的高考,我用我们的机器人参加的,我个人感觉高考的题目,机器人是随便做就好了,你比不过机器人的。

张教授我现在问你,比如你的朋友圈现在有多少人?他说五百人,张书记呢?到今天为止你人生当中所有认识的人加起来是多少人?只要你认为这个人是认识的,在座各位能不能给我一个数字?我所调查下来五千是比较大的数字,这就是人的记忆的局限性,朋友圈是不可能上到一定程度的数字的。

机器人的话,五万人是很简单的,任何一个机器人都可以记忆到五万,所以记忆是人类的弱点,你的知识是以这个方式去灌输的,到最后肯定是要过时的。所以人工智能上来以后最大的冲击是教育,我们的学校在龙岗,我们所有的课程重新排,排完了以后,我们发现人的强项不在这里,是想象,是创造,是情感,是直觉这方面的东西,教育怎么把这些东西放进去,这才是最大的前景,我的讲话就到这里,感谢各位。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人工智能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