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科技阿里巴巴王坚:机器智能与城市大脑,下一个10年“登月计划”

2017年7月10日

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人工智能,王坚,机器智能,城市大脑,晶体管,信息化系统

2017年7月9日,由浙江省人民政府指导,杭州市人民政府主办,ACM(美国计算机协会)、IEEE(美国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中国人工智能学会、浙江省委人才办公室、浙江省科技厅协办的“未来已来”全球人工智能高峰论坛在浙江杭州未来科技城拉开帷幕。作为支持媒体参与了本次报道。

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发表了题为《与:下一个10年的登月计划》,以下为演讲原文(有删减)。

王坚先生曾任微软亚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2015年起担任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同时他也是阿里云和云os操作系统的创始人。      

王坚:约翰前面讲关于人工智能发展时,其实大家都知道刚开始说人工智能时,大家都在谈怎么让一台机器模仿人。我自己在杭州这个地方经历过三次,有人跟我讲人工智能是未来。我自己悟出来一点,把它叫做机器智能会更好一点,这也是我今天想讲的三个很重要的观点--机器智能和城市大脑,下一个十年的登月计划。

我选择了从信息学的角度研究人

80年代初期时我在读大学,有四个图灵奖获得者,其中有一个是司马贺,他在80年代初到过杭州。我作为学生听他讲,热血沸腾的不得了,因为是学生,比较容易受骗,相信了人工智能就是未来!       

他自己是心理学家,拿的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在经济学界非常有名。因为他那次在这儿讲课,使得后来对我个人来讲,在大学快毕业的时候做了一个比较重要的选择。大家都知道可以从生物学的角度研究人,还是可以从信息学的角度去研究人,对我来讲选择了从信息学的角度研究,所以后来才去修了关于计算机科学的课程。那是第一次让我知道有这么一个东西是值得探讨的,那时候所有人讲人工智能的都是在讲机器,怎么让机器做一些人能干的事情。

著名的图灵测试,本质也是怎么模拟人,所以我花了很多时间学心理学,后面慢慢明白过来了,这里面有一个非常大的悖论,就是大脑有没有能力去研究自己,这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问题。

数据是人工智能的基础,而互联网是数据的基础

潘院士演讲里用了《金融时报》的一句话,这是互联网的结束,人工智能的开始。这个肯定是错的,错在互联网的结束。今天我们讲人工智能,一个非常重要的物质基础,就是互联网变成了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基础设施。对我来讲,可能人生最大的梦想是看到大脑被连到互联网上。如果没有这个物质基础,我们不但没有数据,所有讲的事情都不存在。

约翰讲到数据哪里来,今天语音识别能做到这个程度,当然和DeepMind的算法有关系。但是如果我们还是像没有互联网的时代去得到语音的样本数据,那今天所有事情也不会发生。

第二个,重新看待数据,其实是我们重新看待了周围的世界。

人类历史上发展过程当中,变化是非常大的。在数据之前,我们所用掉的计算能力是一次颠覆性的发展。无论是讲深度学习,讲人工智能,都逃不掉计算机,计算机最基本的单元就是用数量来表达。

据统计,我们每年每个人平均要消耗掉20亿个晶体管。20亿个晶体管什么概念?在70年代初IBM的一个芯片才有2千多个晶体管。大家认真想一下,那时候整个美国加起来的晶体管数可能都没有一个人所拥有的晶体管数。计算能力的爆发是超出大家的想象,这些东西带来的变化其实是今天我们重新看待人工智能的基础,大家一定要记住,硅实在是了不起,不管摩尔定律在不在,这个东西实在了不起。从70年代一个芯片上只有几千个晶体管,到地球上每个人拥有数十亿晶体管,这是世界的巨大进步。

大家知道今天做深度学习,或者做人工智能的人,必说GPU。那个创业者和我说要做一个处理器出来,是今天最好GPU处理能力的1千倍。大家认真想一下,已经从2千个晶体管芯片到每个人有2亿个晶体管。如果再把计算能力提高1千倍,你想想看我们能干什么事情?任何人在有生之年不能干完的事情,一眨眼干完了。

第三,回到数据上。我们决定做一个像城市大脑这样的东西。camera,有时候就翻译成摄象头,我认为最好翻译成成像器械的发展。成像器械为我们带来了什么东西,你今天坐在这儿,还找不找得到一部没有摄像头的手机?你甚至都买不到一部只有一个摄像头的手机,因为成像技术的发展,人类突然出来一个喜好,自拍,它的结果就让人类自己自身的数据被留下来了。

同样大家在说无人车,时,可能忽视了一个事情。今天一辆车上有多少个成像设备,无论这个是用camera做出来,还是用雷达的电磁波做出来,它还是一个成像技术,今天一辆无人车实际上是一辆成像技术的车。

在机器智能基础上能够做城市大脑

关于释放城市大脑的事情,大家可以设想一下,今天城市里有多少成像设备来感知城市的一切。从手机,到你开的车,一个城市的所有东西,其实让数据的分布程度超出大家想象的。

今天城市修了那么多道路,我们永远不知道在这一时刻所有的车占了城市道路的多少面积,其实卫星图像可以告诉你。大家也知道卫星图像多到了我们没有办法处理,唯一可以做的事情,所有成像出来的东西人都是不能看的,这时候只有机器可以把它看完。

在机器智能基础上能够做城市大脑。这个想法源自杭州,大家认真想一下,今天的城市是非常了不起的。我们所有做的事情能不能离开城市,高铁、航空、电、车,你会不会把一辆无人驾驶的车不开在一个城市里?城市本身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发明,它实际上是所有发明的一个重要平台。

我们在讲机器智能时,这个平台会出现什么东西呢,最早的城市只有路,它并没有供水系统。后来有了供水系统,慢慢觉得应该有电网,慢慢有了下水道。大家应该看到城市的发展过程当中,离不开技术发展。

 无论是互联网也好,无论是大家讲的手机也好,大家讲的成像系统也好,天上飞的卫星也好,你开过的每一辆火车也好,见过的每一架飞机也好,都为这个城市积累了巨大的财富,那就是数据。

基础设施与杭州城市大脑

杭州市当时做了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事情。第一件事情,我们不应该做传统意义上的,传统意义上的人工智能,而是做一个东西叫做城市大脑,它会是未来城市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设施。就像今天的供水系统,就像今天的供电系统,一个城市没有它是运行不了的。非常欣慰的地方,也是大家觉得在杭州做人工智能创业是最好的地方。杭州市接受了这个东西,觉得应该是杭州尝试“城市大脑”的探索。

第二件事情,站在我的角度看是很了不起的。那是第一次在城市角度,把数据不再当着来卖,第一次把数据当成是城市非常重要的资源来看。同时,杭州市也成立了一个部门,这个部门和中国或者世界其它地方部门不一样的地方,它不叫大数据部门。它是一个数据资源部门,我想这也是在中国第一个城市叫数据资源的地方。

这两个东西加在一起,其实是说明了两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一个新的基础设施会带来非常多的重要发明;第二,有了非常新的资源,这个资源是人类历史上没有的。城市大脑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当今天我们有了基础设施之后才可以真正的用数据资源,优化人类历史上任何其它的资源。水的资源、道路的资源、电的资源,所以在杭州做这个东西,从交通做起。

先不说交通堵的问题,我自己一个非常小的心愿是什么。如果有了数据资源,有了天上卫星的这些资源,有了城市大脑这样的基础设施,杭州是不是可以把更多的路面腾出来给市民做公园,而不是拿来跑车。因为可能车用不了这么多,只是我们不知道。我想这是人类历史上非常大的一次进步,从人类发展角度来讲。

如果我们在杭州把这件事做好的话,它的意义就和伦敦第一次修地铁是一样。今天所有的城市发展享受了很多人在城市建设过程中所发挥的创造力,历史给了我们一次机会,因为有互联网这个基础设施,因为有这么大的计算能力,因为有那么多数据资源,使得我们可以为一个城市添加一个新的基础设施。

我相信城市这么一个复杂的问题都不是因为人的不努力、大脑的不努力带来的。是因为城市发展到今天,所有的问题都不是人的大脑可以解决的,这是我了解了这件事情之后才慢慢体会到。

为什么会提到下一个十年的登月计划,这是蛮有意思的事情,和我在阿里巴巴的经历也有关系。在09年的时候曾经在讨论,那时候讨论数据对未来的影响,就把公司内部有关数据的项目统称为“奔月项目”。后来我们就达成一个共识,公司内部能用好数据,变成一个企业财富时就叫做奔月计划,这是第一步。当整个社会能够很好的把数据资源变成社会重要资源时,我们把它当做“登月项目”。

我相信今天确实到了这个时候。当一个城市具有这样基础设施时,其实是它真正利用好数据和人类自身产生的自然资源最好的时候。这件事情是可以探索十年的,我愿意把它叫做下一个十年的登月项目。在这个过程当中可以催生非常多的东西来,如果你设想一下看,60年代的登月项目到今天为止,我们去了那么多次,中断了那么长时间,仍旧还有非常大风险。

大家设想一下,在阿波罗飞船上有了人类真正意义上的移动计算,这是第一次把计算机装到了这么远的移动装置上。那个时候所催生的通讯技术、生物工程的技术,我们今天都在享受。当互联网变成基础设施时,当我们拥有过去从来没有过的计算能力时,当人类积累了历史上从来没有想象过的数据资源时,因为城市大脑这样一个基础设施,我想不但会为老百姓带来很多事情,而且也会带来非常多新的研究问题。

我就说到这里,谢谢大家。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人工智能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