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科技百度风投CEO刘维:人工智能时代应具备怎样的世界观

2017年7月10日

,人工智能,AI,百度风投,刘维,技术革命,节点效率,系统效率

2017年7月9日,由浙江省人民政府指导,杭州市人民政府主办,ACM(美国计算机协会)、IEEE(美国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中国学会、浙江省委人才办公室、浙江省科技厅协办的“未来已来”全球人工智能高峰论坛在浙江杭州未来科技城拉开帷幕。作为支持媒体参与了本次报道。

CEO发表了《人工智能时代应具备怎样的世界观》的重要讲话。

人工智能到底是什么?是怎么看待?今天人工智能已经热起来的时点,在我们的视角中,人工智能已经不是狭义的技术,而是人工智能的时代,这个技术能怎么改变时代,创造什么样的价值。谈到世界观,这里就提到第一个观点,我觉得人工智能的核心还是回到效率,也就是不仅是人工智能技术,相信一切技术进步的唯一使命就是提高效率,提高社会的组织效率,提高生活效率,在这里创造价值。创造节上的价值也好,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有不同的组织形态,创造更大的价值。

说到这里,大家肯定会问,走到今天的社会的组织效率到底怎么样,我们有这么多便捷的生活方式和技术方式,出现在说得比较多的图像识别、语音识别、智能音响,说一个偏的病理分析。

但时至今日病理的效率怎样的呢?是<1%的服务能力。大家都希望做完手术之后,就可以拿到检查结果,出具准确的结果。因为病理的医生极其缺乏,像心血管的肿瘤等新型肿瘤在过去几年经历了快速的发展,导致检测的样本量在快速上升的曲线中,而病理医生的培养还是相对传统的过程。。

而他们看的是什么东西呢?看的<1%的样本量。从身上切下一个东西之后,也是一个小的三维组织,现在的病理技术还是要在组织上再切下小的一块,把它染上颜色,然后放在小小的显微镜下寻找。而这个组织<1%,大部分的组织被丢弃,为什么不把组织留下来检查呢?因为仅仅1%,医生都供应不上,所以100%更是供不应求。所以1%和100%之间的差别很重要,而丢弃的部分当中可能隐含了更多的信息。

我们在美国投资的公司非常有意思,几年前他们就用+智能的东西,用金刚石的玻璃刀头,在浸泡组织液体当中切组织,因为是透明的金刚刀,一边切的时候就把每一层扫描下来,实时建立三维的模型。经过几年的发展,三维重建的技术,已经可以在屏幕上显示纯3D可旋转的模型。很多组织有血管的东西都可以很好的重建起来。而一台机器就可以满足美国一个大城市的中心医院要求,因为它比人快很多。

今天都是基于切出来损失了很多的病理标本,很多病理医生的标注不够准确,或者不够清晰。这样的训练当然有意义,它能解决很多病理不能解决的问题,长期来讲,如果它能解决数据源,从头建立训练的过程,实际上它是在3D模型中,根据血管的生长以及更多的东西做出准确实时的判断是更有意义的模型。在医疗方面,大家都很成熟,但在每个环节都诞生了大公司的场景下,还是有很多被抛荒的节点,大家没有用深入的方式深入进去。

简单总结局限性,也是一代一代技术IT和互联网努力解决的,只是因为各种技术原因还不能解决,人肯定是高成本。人又是低供应量,要很好的训练,尤其当今天的组织形态越来越复杂,专业分工越来越明确之后,人使用的波峰波谷越来越明显。波峰的时候对人有海量的需求,就意味着时候要支付很大的溢价,支付很高的成本,但到波谷的时候,不用交会造成很大的成本浪费。

机器能接触的传感器和数据,与人相比不是一个级别,因为人要对很多传感的数据无法直接的利用,也就是说我们无法直接负担过高的传感器成本。但随着新的技术,所有的传感器都可以被利用,产生的商业价值反推前端传感器的进一步的成熟、普及快速的部署,形成这样的换。这都是典型人的局限性。

人的局限性是什么?是冗余的环节,无限的等待。无论是等出租车还是在工厂里等零件,所有都是在等,因为没有办法把这个环节变成系统,造成大量的闲置。因为无论是等待的过程还是等待零件都是闲置。

今天人工智时点能足够热,足够热的原因是第一波人工智能技术已经成熟和落地,这只是循环的开始。我大胆的说,未来一两年又有一帮媒体说人工智能泡沫破灭。人工智能也是技术启动变革的过程。我自己总结会分四层架构会推动人工智能技术:

第一,智能技术通过技术变革。就像独轮车,为了适应轮子,车要做结构设计,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但轮子是底层技术,车是产品。走到今天已经很幸福走到了这个时点,第一波底层技术在一些限定的场景已经逐渐成熟了。像现在无人售货突然变得非常热,原因是过去几年人脸识别、商品识别,因为人脸安防和物流机器人等等技术的训练下,使得视觉技术走向成熟。使得技术不断成熟之后,驱动了机器的变革。

第二,智能机器提升了。自动化的能力打入行业链条,打入节点,提升节点的能力。

第三,节点智能化成就。现在很多企业不能拿到节点数据,如果拿到了数据,放到系统里不能用。但是当所有的环节可以智能化和自动化之后,系统效率可以大大提高。无论是商店的精准获客还是医院的精准推荐,还是车的精准出现,在很多环节都有很多的提升空间。

第四,在人工智能时代,要素价格会被改变,场景会被重塑。以前精准物流时代,原来的物流节点城市,以前都是星状分发,未来变成网状分发之后,节点的地位会被削弱,现在农批市场、交易市场的能力已经被削弱,这不是这个时代先天带来的,但这个时代会大大加大进程。

刚才说世界的世界观是效率,在这样的环境下,投资人在找什么人?这个时代是属于什么人?我们现在有一个提法“AI时代的产品经理”。这六七年前不一样,六七年前我们在投最就感觉的视觉机器人、视觉交互工程师、语音工程师、工程师,不是说这些人不重要。但纯底层的创业公司想长成大公司的难度在加大,除非布局下一代的底层技术。

所以,一个好产品经理应该可以选择出好的元素组合,然后去判断这些元素对未来的变化,包括可以判断产品的前瞻性。我觉得谁能抓住这样的场景,谁能理解这样的痛点,不断整合好各种新出现的底层技术,就会成为这个时代真正的大公司的创造者。但这条路非常不好走,对产品经理来讲,大的挑战就是怎么设计好弯曲的直线。

怎么找到直线,设计好弯曲好的直线。想得宽,入得窄,找到细分场景,随着场景越来越成熟,也让自己越来越成熟。应该说这是属于AI时代产品经理的好的时代。

我来自百度风投,我们也是一个创业公司,成立了三四个月的时间,投了将近二十个项目。更多的是我以前所在的机构投的,我们还是一张白纸,希望和在座的各位创业者朋友一起,谱写新的人工智能时代。

百度风投是独立的财务型投资机构,不是百度的战略部门,而是百度布局人工智能专注AI的VC,我们希望各种各样的创业者和我们更紧密的合作。谢谢大家!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人工智能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