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科技慈星机器人董事长李立军:智能服务机器人的发展现状及中国企业机会

2017年7月10日

,人工智能,机器人,服务机器人,李立军

2017年7月9日,由浙江省人民政府指导,杭州市人民政府主办,ACM(美国计算机协会)、IEEE(美国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中国学会、浙江省委人才办公室、浙江省科技厅协办的“未来已来”全球人工智能高峰论坛在浙江杭州未来科技城拉开帷幕。作为支持媒体参与了本次报道。

慈星股份执行董事、慈星董事长先生发表了《智能的发展现状及中国企业机会》重要讲话。

大家下午好!

我是慈星股份的执行董事李立军。慈星原来是从事自动化解决方案的上市公司,三四年前除了工业自动化,我们觉得在未来,可能真正影响我们工业制造、先进制造、人工智能,所以我们做了大量的研究,基本上花了半年多的时间,4年前我们开始梳理这个产业。

今天主要汇报的是我们搜集的一些信息,和大家分享一下。

机器人这个事情这两年蛮火的,自从前两年最早是软银和阿里巴巴、富士康一起做的阿里巴巴机器人,后来有一些变化,前两年开始的AlphaGo、人工智能产业,特别热,尤其在社会上老百姓哪怕不是从事这个专业的,对这个事情都特别感兴趣。

在北京有一个龙泉寺,天下极客出龙泉,我们称之为机器僧,是全球首个和宗教相关的机器人载体。机器人已经影响到我们生活的各个角落,包括和我们日常生活不算特别紧密的宗教,我是当时这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除了大家所了解的日常能够看到的机器人,基本上现在做互联网的或者做消费类产品但是做的比较大的企业,无论是硬的还是软的,都在向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方向做一些努力,一些大的企业都在介入,而且投入非常巨大。

服务机器人一定要分类的话可以分为家用和专业的,更多的和大家未来生活接触比较多的还是家用的机器人。

专业的机器人比较小众,比如说消防的、警用的、军用的,为什么服务机器人这几年快速发展,我总结四个原因:

第一,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前几年我们国家讲机器换人,主要推动工业机器人发展,现在很多沿海地区人工成本非常高,而且一些工作很累、很脏,一般人不愿意干,所以人也找不到,所以这几年工业制造领域机器人非常多,但是现在在服务领域机器人替代人,尤其是金融,像一些做量化投资,包括柜面交易等等,原来交易所有上前号人,现在就几个人了,这是大家能够感受到的,就是因为劳动力成本的上升,而且机器人边际成本非常低。

第二,经济水平的提高。这个主要针对家庭用的服务机器人。比如说扫地机器人,以前大家觉得不实用,我们不管买回家好用还是不好用,但是买的人还是非常多的,每年“双十一”,某个扫地机器人单日可以做到几个亿。

第三,科技的发展。技术能力在飞速增长,大家用的手机计算能力在10年前、20年前相当于一台服务器的水平,未来这个趋势还会向下,一定会有更多的技术出来,还有更新的技术替换,有一些技术我们在认知上没有认识到。

第四,老龄化问题。我们可以借鉴一下日本的情况,日本我们称之为“机器人王国”,我以前去日本去过很多次,去了解他们服务机器人以及机器人产业的发展,后来我发现他们为什么对机器人这个事情特别感兴趣?他们有危机感,他们尤其年纪大了以后小孩子压力很大,家里不太可能照顾老人,老人在家里又是独居的,已经成为一种社会问题。我几年前了解到日本在东京郊外有一个叫神奈川县叫“东京机器人特区”,这个特区和中国类似,现在政府有入驻园区,在日本有这样一个园区,我当时很惊讶,跑过去学习了一下,去了以后发现这个园区欢迎和扶持产业相关的企业。

服务机器人核心技术不多讲了,今天早上很多论坛涉及到这个方面。

服务机器人发展从20世纪90年代萌芽,真正发展快速的时期是日本、韩国、欧洲一些国家,尤其是法国,在2011年以后,服务机器人因为我刚才讲的四个原因,在世界上发展都是非常快的。

现在由于技术的进步,我列举了一些趋势,都是一些机器人发展技术层面上的方向性的变化。我们可以引用国际机器人产业协会的数据,这个数据有一些滞后,但是大家可以看一下趋势,这几年增量非常快,早期还是在北美市场、欧美市场,日本的市场服务机器人量不是特别大,尽管他们公司特别多,这是很奇怪的现象。

整个服务机器人的市场大家可以看到,这个数据是前面预估的,实际上统计数据远远超过这个,因为现在服务机器人的细分也比较乱一些,可能几百块钱都叫机器人,通常我们觉得还是有一些智能功能。

目前为止,基本上所有的发达国家都在从事服务机器人方面的研究和产品开发,中国也是,虽然我们比欧美、日本要迟一点,但是我进步非常快。

看一下这几个主要国家:

美国,是工业机器人的出生地,是最早搞工业机器人的,2011年美国政府觉得机器人和先进制造是他们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他们每年都有一个白皮书,他们把智能制造和机器人作为国家战略,美国有一家公司公司做家用机器人叫做Roomba,包括今年上半年从知识产权的角度和中国好几家扫地机的企业做法律诉讼,他们机器人有家用、军用、警用,家用主要是清扫类的,包括扫地的、拖地的、擦窗户的等等,以我个人的观点,目前在中国真正有量的可能就是这个品类,现在马上会有一个新的品类是智能音箱,但是我还是在观望,因为我们和亚马逊的情况不一样,背后其实有很多生态链在其中,不是光一个音箱就可以了,但是我们很多科技公司都在开发这个。

还有一家非常知名的公司叫Boston,后来谷歌收购了,研发了一系列非常科幻的机器人,包括大狗等等。但是这家公司和谷歌还是分手了,可能是价值认同方面的事情,最近的消费是被日本软银收购了,之前有传言是丰田,最后明确下来还是软银。

欧洲,服务机器人很早,但是进展不是特别大,主要是德国、意大利、法国。有一家公司叫做Aldebaran,这是法国的公司,他们做的产品有偏向于教育市场的叫做Nao,还有Pepper,最后也被日本企业买了。

韩国,最早跟着日本发展服务机器人,但是这几年中国进步非常大,尤其在小型机器人,包括有几家非常著名的公司,韩国早期有很多机器人都是拼装类的、运动的等等,那个时候他们的舵机比日本便宜,但是中国很多团队攻克这个技术以后比他们更便宜,这两年我感觉我们进步还是非常快的。但是韩国政府对这个事情还是非常重视的。

日本,日本是老龄化社会催生了服务机器人的发展,这是我个人的观点,日本政府层面花了很多钱推进这个产业的发展,工业机器人也是非常发达的,全球我们一般讲叫“四大家族”,但是真正从产销量来讲,法兰克是世界老大,但是日本工业机器人他们有一种趋势,就是“工业机器人的服务化”,看到的机器人原来都是做工业机器人的,慢慢开始像人了,做一些精巧的制作。还有一个趋势叫做“服务机器人的工业化”,川田机器人非常有名,他们现在开始做工业机器人。日本除了他们特别喜欢机器人长的像人,包括双足的,很多机器人有轮子滚的,但是他们喜欢像人,这个技术难度非常大。还有服务机器人的零部件,目前世界上做的最好的,是剑桥大学的几个老师做的。日本很多企业,尤其是工业企业,基本上都会有一个部门扶持助残助老的,中国很快会进入这个状态。还有在农业、工业上的一些应用,还有一些商用的机器人。

我主要讲一讲中国的机会,我们中国为什么在服务机器人方面有机会?我们中国原来和德国、日本差距还是很大的,包括电池、电机、驱动器等等都有很大的差距,但是服务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方面更多是算法,这方面我们华人非常有智慧,包括在硅谷,很多大的部门都是中国人在领导,而且这些人很多已经回国创业。

我举几个例子,机器人大脑不是说单一的传感,把各种放在一起形成机器人的控制中枢。这些团队基本上都是海外回来的,我们一直在关注,像情感识别、把机器人用到具体可以替代劳动力的场景下,阿里昨天发布了无人售货商店,这个创意我们国内很多人在做,这个是比较靠谱的,真正减少人,降低成本、降低运营成本,产业本身发展没有这么快,可能投资的角度讲对产业服务平台反而有更多的机会。

这是前几年我们搞的一个联盟,就是“智能服务机器人的创业者联盟(RFC)”,把市面上大家能够看到的服务机器人的创始人都集中在这个社群中,我们想把文化与科技进行融合,主要是做儿童教育,我们看好两个重点方向:一是教育和儿童陪护;二是针对老年人助残助老。

我们总体想法就是:人工智能、物联网、机器人,三者融合,让机器人更加走向我们的生活。谢谢大家!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人工智能, 机器人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