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科技管理6500亿美金,Addepar正点燃中国智能投顾风潮

2017年7月8日

人工智能,智能投顾,智能投顾,独角兽,线性资本

把手中的钱交给理财,你愿意吗?

美国Fintech创业公司Addepar正在改变投资市场,这是一个服务商,帮助投资顾问分析和管理其客户的所有资产,包括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投资。

Addepar最近完成了1.4亿美元D轮融资,希望加大在平台研发方面的投入,同时扩大产品线以及技术驱动的金融服务范围。风投公司8VC、风险资本公司Valor Equity Partners、宜信新金融产业投资基金参与此轮投资。

VC的钱正在涌入这个行业,那么,一个完美的智能投顾系统是怎样的?

针对每天市场交易的信息,进行动态分析,同时不断学习、制定策略,决定下一秒怎么做,在这基础上,复盘上一秒的判断,不断做修正。信息量、处理数据的能力、算法优化,是决定智能投顾的关键因素。

也许有一天,投资界的AlphaGo,能达到超越人脑的投资回报率。一些VC也在寻找中国智能投顾创业公司的投资机会,受到中国的监管政策、国情、用户教育等因素影响,这一行业正在等待爆发。

进击的Addepar

Addepar的创始人Joe Lonsdale是个连续创业者。

1982年出生于硅谷,22岁创办公司Palantir,说服硅谷创投教父彼得·蒂尔投资加盟,这家公司曾服务美国中情局、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传说Palantir帮助美国政府抓住本拉登。

2008年金融危机时,Joe发现金融系统有很多缺陷,包括:平台技术差,透明性差,对市场信息不能及时反应。

当时有一些管理超过几百亿美金养老金的基金客户,在市场反应中非常滞后,比如在核实通用汽车公司的各种资产投资情况时,一些基金需要三个星期的时间。

于是Joe从Palantir成功退出,2009年,他创办了Addepar,在媒体采访时,他表示:“我们想修正这些问题,所以创立一个独立的公司Addepar,它可以让资产管理平台更开放,addepar最终可以为任何机构管理钱,能够判断每项投资的价值,不仅仅解决美国的金融问题,还可以解决全球金融的问题。”

作为一个服务商,Addepar在财富管理公司客户授权情况下,将多个账户的信息收集到一处进行资产的集成汇报和分析,核心产品是:分析庞大证券投资组合中复杂的投资风险和其它问题的关系,、大数据、,都是其使用的工具。

Addepar开发了个人电脑和移动端产品,用户人群主要是财富管理经理们,他们管理的资产数额较大,往往达到数十亿美元。

目前Addepar提供清晰可靠的投资资产信息,包括:养老金、投资基金,家庭财富等日益复杂的资产。

此前,这块业务的创业公司还不少,像做数据平台的Wealthfront、Betterment;做企业数据服务的Cloudera,不过Addepar也闯出自己的一片世界。

Addepar为财富管理公司提供更好的数据分析和系统软件服务,帮助他们全面掌握客户资产情况,做出更加科学的资产配置建议。

在过去不到一年半的时间,Addepar平台上的服务资产已经从3000亿美金跃升到6500亿美金,有将近200个客户,包括家族办公室、投资顾问公司、私人银行、券商、基金以及资产管理公司。可以说,Addepar找了一个很好地切入点:超级富豪、家族基金这些高净值人群占大多数。

2017年初,Addepar与摩根士丹利合作,Addepar的投资管理平台为摩根士丹利的私人财富管理团队提供详细的客户需求分析,让财富管理服务更私人化定制。

另类投资市场潜力巨大,今年5月,Addepar完成了对于另类投资数据公司AltX的收购,新一轮融资后,Addepar会继续进行国际化扩张。

中美创业公司,不约而同选择B端切入市场

今年6月,创始合伙人王淮在波士顿考察了十来天,看了很多人工智能初创公司,感受是:很多公司的估值都跑在能力之前。

王淮是Facebook早期员工,回国做VC这几年,把智能投顾市场的初创公司都看了一遍,寻寻觅觅,最近才投资了一家。

“我们在上海投了阿法金融,这家公司的CEO任凯曾在纽约高盛工作12年,回国创业做智能投顾,他们的思路是:收集、分析信息和事件,从大盘、版块、个股三个层面着手,给券商提供服务,基于这套信息分析的服务,券商再生产自己的产品。同时给券商高端客户提供新闻推送、投资提议。”王淮告诉全天候科技。

可以看出,这套系统对于投资是正向影响,目的是促使交易,并不是直接交易,首先在高端客户中推广。

在王淮看来,帮分析员做决策,是智能投顾目前最可行的发展路径,未来国内券商机构通过人工智能来做决策,是大势所趋。

国内很多创业公司因为牌照的问题,只接触B端业务,找一些财富公司、券商、银行的财富管理中心,选择从大型企业拿到资金。

在国外,做投资最好的资金来源是保险资金、养老金,因为周期比较长,不影响投资策略,但是在中国,养老金资源是市场很难接触到的,券商则要求智能投顾公司有实盘操作业绩情况,关注回撤、下浮率等业绩。

传统机构都希望尝试智能投顾的系统,去管理资金。

“我看到国内很多智能投顾创业公司,技术很好,都是华尔街回来的人才,不过资金规模只有几百万,券商要求这些初创公司有6-12个月的实盘操作经验,我们机构看中一家初创公司,想投资他们,但是这家公司资金规模太小,所以跟我们基金的LP商量,拿了5000万出来,帮这家公司扩大资金规模,跑系统,为以后接入券商客户做准备。”一位VC从业者告诉全天候科技。

无论是Addepar,还是阿法金融,本质都是帮助机构做投资建议,这规避了一些风险。如果智能投顾公司想获得C端客户,最大的问题在于:谁来承担风险?中国的投资者是不能接受损失的,万一出现问题,无法刚性兑付,To C的创业公司很难活下去。

在中国,获取和整理大量有效数据是难度很大的事情,因为所有数据需要不断验证,借助券商、合作伙伴,智能投顾初创公司会获得更大的发展。

中国的风口等待者们

王淮正在不断寻找下一个智能投顾。

这几年,智能投顾的海归创业者也不少,但大多面临水土不服的问题,一些创业者在国外做了多年交易策略、市场风险判断,业绩很好,但是把这些系统拿到国内跑,就会有问题。

其次,中国市场可选择的资产品类很有限。

目前大多数智能投顾都以公募基金为资产标的,国外的智能投顾则以ETF等作为投资标的,交易实时方便,在投资品类上,有各种类型的股票ETF、全球各个地区债券资产、甚至包括另类投资资产。

未来,如果国内的智能投顾经过监管审批,接入ETF市场,那可以帮助投资者降低交易成本、扩充投资范围、降低市场波动。

这几年国内智能投顾市场没有很大突破,政策监管也是一大原因。上述VC从业者告诉全天候科技:“我们看好智能投顾,未来要做海外市场、个人业务,必须要去申请牌照,作为投资方,我们接下来会帮助初创公司争取牌照。”

从国外监管经验来看,2016年美国金融监管局发布了一份智能投顾的创新监管指引,其中有3个监管重心:算法、KYC尤其是风评、组合建立的方法论与潜在的利益冲突。主要从功能的角度,来监管新型投顾工具,审查新技术在投资管理价值链的各个环节,产生的的功能以及影响。

在政策制定上,美国金融监管局对金融创新和新商业模式,持有包容态度,未来政策空间还很大。

在中国,无论是创业者,还是VC,都相信监管政策和市场会进一步开放,他们在等待风口到来。

王淮很乐观:中国人对于人工智能的开放程度还是很高的,AlphaGo的新闻在国内的火爆程度超过了国外,未来人工智能一定会实用化,中国在这方面的进展要快于美国,智能投顾肯定会逐渐被大众接受。

“未来,金融工作者可能越来越看不懂智能投顾系统,因为机器捕捉的信息比人更多,也更敏感,这将对金融业造成很大冲击。金融一直都是上层阶级、懂金融运作的人从事的行业,以往都是靠套利、打时间差来获得利益,如果有个智能投顾系统,老百姓都能用,还能产生10%的回报,这将冲击到既得利益者。也许,智能投顾会让财富分配更公平。”上述VC从业者说。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人工智能, 理财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