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科技秦朔对话阿里王坚:50多年前的关键词是数字和模拟,今天是在线与离线

2017年7月6日

王坚,阿里巴巴,秦朔,王坚,在线,云计算,大数据

【编者按】之前是微软亚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2008年9月加入。在王坚的带领下,阿里的从无到有,尤其企业云的市场份额中国第一。王坚的核心思想是:数据改变商业本质,计算重朔经济未来。为此,王坚还专门写了一本书,叫《》。从事互联网的相关人士,可以认真阅读。

本文发于“朋友圈”,作者秦朔;经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王坚现任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他是2008年9月加入阿里的。乌镇互联网大会,在台下听他演讲,觉得很精彩,就给马云发短信,说“王坚是阿里的财富啊”,马云回了一句——“他是中国的财富”。李强(原浙江省省长,现江苏省委书记)在给王坚的《在线》一书作序时说,“马云和王坚,都是我喜欢聊天的对象。跟马云聊天的收获是‘原来可以这样看问题’,跟王坚聊天的收获是‘未来可能真的会这样’”。

王坚的核心思想是什么呢?在线。如果说50多万年前的关键词是光明与黑暗,50多年前的关键词是数字和模拟,今天的关键词是在线与离线。

我是在一个活动上碰到王坚的,活动完了他要去机场。送他去机场的路上,我们聊了起来。

从离线到在线

加入阿里前,王坚是微软亚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他说,他之所以思考离线和在线的问题,和在微软的一段经历有关。

微软是世界上最成功的软件提供商,每一款软件上市前都要做“可用性测试”。在软件还要装在光盘里的时候,“可用性测试”最常见的做法是,让普通用户进入专门的可用性实验室,大家使用同样的软件,通过装有单向玻璃的观察室、摄像、问卷等各种检测手段,记录用户的行为。有时,微软负责“可用性测试”的团队甚至会在用户的办公室,现场观测他在那个场景下的软件使用行为,以保证场景的真实性。最后,通过数据的统计与分析,找到软件设计上的缺陷,反复修改多次,产品才能发布。

这是当时软件业通行的做法,也是离线时代唯一可行的办法。但这是有问题的,能观测的用户数量有限,永远只能观测用户的很小一部分,也不可能大半夜跑到用户家里观测他们是怎样使用软件的。也就是说,你永远无法知道用户在真实的场景下是怎么使用软件的。

有了互联网、人们逐渐习惯上网后,微软在Office 2003软件中使用了一种技术SQM,设计人员只要事先想好需要了解什么问题,就可以根据这些问题写好代码,软件会自动通过网络把相关数据搜集好,传回微软。这样,数据反馈就变成了一个常态化的事情。根据一项记录,Office 2003发布以来一共搜集了13亿个使用片段(session),每个片段都记录了在一段固定时间内的所有SQM数据,微软因此在历史上第一次知道了Word2003中最常用的五个命令是粘贴、保存、复制、撤销和加粗,这五个命令加在一起占了Word2003所有命令使用量的32%。那么多用户实时提供行为数据,而且是在真实使用场景下的数据,这在没有互联网以前简直是天方夜谭。

王坚说,在互联网时代来临之前,世界上每天都有数十亿次的鼠标点击,但都被当成毫不起眼的小事,没有为传统软件公司创造价值。而互联网让点击在线后,点击“超链接”可以让机器比你自己更懂你想找什么,点击也成为谷歌公司的财富的来源。

现在,一切都在线了。

你的每一次点击,每一次网上购物,每一次网页游览,每一次键盘输入,都已经在线;你的手机有运动传感器,每一次上下晃动都被记录在线,手机的GPS装置让你的位置变动成最新的在线数据;你的眼镜也在线了,谷歌眼镜的推出,意味着你看到的每一个画面都将是在线社会的源头;你的汽车也在线了,车里内置的设备全天候连接着网络;你客厅里的电视机也在线了,你看电视时的所有面部表情、体温征兆、眼球焦点,在不知不觉中被电视自带的摄像头传回去,成为广告主投放反馈数据之一;你的睡眠也在线了,只要将智能手环佩戴在身上,它就能监测你睡觉时到底有多投入以及入睡时间。

将来,全天24小时,无论醒着还是睡着,没有1秒钟会脱离在线状态。在线正在成为一个时代的新本能。

路上的脚印与互联网上的数据

“数据改变商业本质,计算重塑经济未来。”王坚讲到最多的观念,是互联网成为基础设施,数据成为生产资料,计算成为公共服务。

互联网这个基础设施,和以前的基础设施比,有什么不同呢?

王坚说,过去的基础设施,比如公路,人在上面走有脚印,但公路不会把它记下来,利用和处理。而互联网上,你留下的任何印记,也就是数据,都会快速沉淀下来被应用。

以前的生产资料的形成要很长时间,像石油,它的生成至少要200万年时间,油藏中最古老的有5亿年之久。而数据不是从大自然中获得的,是基于人的活动,是人自己在生产资源。和大自然中获取的不可再生的生产资料比,数据最大的特点是越用越有价值、越用越值钱。

王坚举过利用数据的正面的例子,有一个在云端24小时处理心电图数据的产品叫“好朋友”,它能告诉你,你曾在哪个晚上做梦的时候,心脏停跳了1秒钟,这时你应该去关心一下自己了。

王坚也举过让人遗憾的例子,比如中国有的大城市有将近60万个摄像头,但数据从没被好好用过。如果不用机器智能,而用交通指挥中心的交警去看,大概要120万人才能在一天内把这60万个摄像头的数据看完。交通摄像头能起到罚款作用,但不能优化城市交通。王坚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南极到北极,而是红绿灯跟交通监控摄像头的距离。它们在一根杆子上,但从来没有通过数据被连接过。因此交通一定堵的,因为摄像头看到的东西永远不会变成红绿灯的行动。”王坚说,阿里云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帮助杭州的几万个交通摄像头充当“眼睛”,采集车流数据,通过方法,智能化地调控红绿灯,改善交通状况。

尽管存在问题,但王坚对中国互联网的前途非常有信心,“今天中国的老百姓是拿着手机在地摊上买烤红薯,而美国老百姓还拿支票付水电费。用手机买烤红薯的百姓对互联网基础设施的信心非常大。可以想象,中国的城市沉淀了多少老百姓活动的数据?这是用支票支付水电费的美国所不及的。过去这十几年,由于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中国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拥更多的数据资源。”

由于有更多资源和互联网基础设施,中国的很多应用都走在了世界前列。不久前,马云在底特律演讲时说,要用三到五年时间推进中国进入“无现金社会”,支付宝还与摩纳哥合作,要打造“无现金国家”。当支付宝账户事先绑定到某个特征图像,如人脸、动脉血管,甚至宠物上,支付时将无需使用手机,出示该特征给收款方即可,所以“无人咖啡馆”、“无人便利店”、“无感支付停车场”都在变成现实。

与其说我们有互联网的思想,

不如说我们坚定地相信了互联网

王坚把互联网的作用与火和电相提并论。他说,现在社会上的一些观念还没有真的体认到互联网的价值,比如说“互联网经济是虚拟经济”,其实互联网就像天空,天空和大地一样也是真实世界的一部分,它不是空的;还有“虚拟现实”,应该叫“在线现实”。用“虚拟”来形容互联网,好像它和现实是对立的,但互联网是世界的另外一半,就像发现了新大陆,那是一个新世界。

马云现在讲eWTP(世界贸易电子平台),在王坚看来,就是在塑造新世界的商业规律。过去的商业规律是几万家大企业决定的,那是旧世界的规律。

新的世界有新的文明。王坚说,在手机上付钱是安全的,这种信任就是一种文明。消费者现在用信用卡都觉得不方便,他们相信移动支付,这就跟中国历史上的纸币一样,告别了用贵金属交易。支付革命的背后,卖东西的人和买东西的人的关系也改变了,中国农村的大伯在网上刷钱把汽车买回家,这在过去无法想象。过去的集装箱文明,背后其实是银行的信用证等一系列凭证,现在的互联网文明,用技术方式推动了很多社会意义的进步。

我问王坚,为什么是阿里成为了云市场的领导者?他说,阿里碰巧做了淘宝、支付宝和云计算,每一次运气都很好,像是抛硬币,硬币都朝上,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最主要的原因是——阿里这家公司可以接受一个今天没有想明白的事情。“对马云来说,所有人反对是常态,做淘宝的时候也有很多人反对。

阿里能做出三个东西,是因为我们最相信‘时势造英雄’,相信互联网。马云说过,与其说我们有互联网的思想,不如说我们坚定地相信了互联网。由于坚定地相信,阿里就一直在面对未来,而不是固定在过去的业务里。”

云计算,当年有人说太复杂,有人说这是“新瓶装旧酒”,只有阿里最早投入,规模化地投入,挫折再多也要坚持。王坚回忆说:“在2008年10月阿里开过一次战略会,有两个非常重要的结论,都在文档里,第一,阿里是一家数据公司;第二,computing as utility,这句话是用英文写的,就是把计算能力当成一种公共服务。因为我们是一家数据公司,所以就算很多问题想不清楚,也要不分青红皂白先把数据留下来再说。我们卖东西是为了得到数据,很多人得到数据是为了卖东西,那是不一样的。”

王坚说,大部分人说的趋势不是趋势,只是时髦,就像浮油一样是最容易捞出来的东西。而真正重要的是浮油下面的东西。“你要搞云计算,大家都不以为然的那个时候,你反而可能抓住了趋势。”

上网的公司不等于在线的公司

对一个公司来说,上网、网上卖卖东西,这远远不是“在线”。会上网的公司不等于在线的公司。在线意味着公司的核心业务流程要完全构建在互联网上,由软件驱动,自动调用服务,由此才具备智能演进的可能。

在线的公司是怎样的呢?阿里巴巴“参谋长”曾鸣说:“我们并没有出去访问这1亿多个每天来淘宝的用户,问他们到底想什么,他们来淘宝买什么,我们只是把他们在线的行为实时记录下来:他看了哪个商品,在哪个商品页面停留了10秒钟,点击了哪个页面但是1秒钟都没停,他最终买了哪些商品……所有这些点击行为都会忠实地告诉我们客户行为背后的想法。淘宝给你推荐一个商品,你不喜欢就不会看,淘宝马上就知道这个商品推荐得不够聪明,它会把这个信息放到数据库里,通过算法做一个调整,再给你推荐商品。假如你点击了,就会给淘宝提供新的信息,来校验修正它的算法模型。和海量客户实时互动的能力让‘以客户为中心’不再是个口号,而是运营的基本要求。这样才能利用客户的实时反馈,快速试错迭代,来高效提升客户体验。”

在淘宝,无论是给物流快递发订单信息,还是软件公司帮助淘宝卖家处理客服流程,所有环节都通过API(应用程序编程接口)打通,指令/数据可以在所有环节自由流通。机器通过数据处理,直接产生商业决策,决策产生新的数据,开始新一轮反馈循环。

互联网基础设施,在线所形成的数据,付一点点钱就能从云上获得的强大计算能力,这一切让未来的商业充满了想象力。王坚说,20年多年前IBM“深蓝”的计算能力仅仅相当于今天每个人手里的智能手机,但却被少数几家公司垄断。而今天AlphaGo所需要的计算能力尽管提升了数万倍,却能够通过云计算的公共计算平台为每一个人提供,计算能力被彻底解放给每一个人。一个创业公司无论想做多大的业务,在计算能力上都有方案,而且价格普惠。

“离线的文明有5000年,如果在线的文明也有5000年,那我们现在正处在这5000年的第一个10年。”王坚说,我们的未知可能是无限的,但这就是探索的魅力。他说哈勃望远镜拍过一张光束的照片,望远镜看到一束光奔向地球,但它刚出现的时候,人类还没有存在,地球也可能还没有存在,那是几十亿光年以前的事情。而更让人入迷的是什么?当我们在地球上接到这个光束的时候,发出光束的那颗星还在不在,其实我们也是不知道的。

世界就是那么大,那么多未知,探索永无止境,我们完全有条件做出过去做不到的事情。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云计算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