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科技联想柳传志:科技创新以企业为主,重点还是钱

2017年7月3日

联想控股,柳传志,联想,PC,CPU,BAT,科技

在大会主题报告中,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柳传志发表演讲《科技创新过去的坎坷和未来的光明》,总结过去,展望未来。

柳传志说,“为什么过去我们创新举步维艰?一……是对企业创新主体的实质我自己认为了解还不认可……第二点就是国企的机制,有待改造……总书记……多次讲话提到这点。第三点以前的民企实力是不够的”。柳传志认为,现在是关键时刻,中国已经具有优势了,只要部署得当,一定能够拔得头筹。

以下是柳传志演讲全文:

我们亲眼见过在咱们国家有这个若干个曾经资源非常丰厚的城市,就是由于没有为未来做考虑,到了后来,资源枯尽、坐吃山空,现在天津市的领导手里端着白米饭,但是忙着为未来的老百姓在炖锅里的红烧肉,所以我想为官者不仅在为老百姓的今天考虑,也是在为老百姓的明天考虑,这样的领导确实值得我们尊敬!

智能科技呢,是一个带有前瞻性话题的题目,但是在我们国家制造业里边,过去常年是受到诟病的,认为我们确实呢,是低水平的生产重复,技术含量低,不够,那这是为什么呢,难道企业家不懂得创新就更有竞争力,就有更高的利润吗,我自己的答案是:非不为也,实不能也,那么到底是怎么不能呢,我谈几个点看法。

不是不做,而是做不到:观念上的原因

观念上我认为可能也还商榷的地方,比如说科技创新常谈到说是以企业为主体这个是成了老生常谈,但是我觉得还是很难有效的落实,我讲三点。

第一我自己认为,技术和基础科学是有根本不同的。如果技术本身转不成效益,转不成经济效益,也就是不能换成钱,这个技术本身是没有价值的,这个观点我想经过这么多年,这点基本是统一的。

第二,要想得到效益在哪得到,那只能是在企业里边,这一点也基本是一致的,因为有了实验室的成果你再怎么样要形成供应链,要预备资金,你要形成大量的产品推广,你要有服务,不在企业里是做不到的。有一点分歧的我觉得是在第三点上。

第三,就是这个我们常习惯讲科技转化,其实做企业的人是另有一番感觉,觉得在竞争性对抗性很强的行业里边,企业本身没有很强的科技队伍,是没法生存的,靠转化是根本来不及的。

这点像过去日本领先的家电行业,中国人现在领先了,电脑行业、手机行业未来的行业,直到今天我们所谈的主题,未来的智能科技都是属于竞争性极其剧烈的行业,在这个行业里边,企业本身必须得拥有非常强大的技术队伍,不然难以生存,在这些企业里边,应该拥有院士。

所以我自己的想法是,科技创新以企业为主体的实质是如何加强企业自己的科技队伍,这一点密切的结合也是一种转化,也是加强的一种,而不仅是转化,但是这个呢,大家还有认识,逐渐要有一个过程吧,就是企业工作者,这个和各方各面的认识和形成还要有一个过程,这是第一点。

企业为什么做不到?资金投入、企业家的眼光和制度

第二点不能是在哪呢,既然我们是认为以企业为主体了,那么企业为什么做不到呢,这里边呢我想说两点。

中国企业为什么以前核心技术总是不能有创新性突破。第一点你要通过技术创新取得核心性的突破,并且要得到规模效益的话是需要大量的长期的资金投入。我们回忆一下当年英特尔在做大规模集成电路,做的时候,三星做触摸屏的时候,包括当年UMTS的操作系统道乏开发的时候,每年要投入多少多少亿的美金,那个时候在我们看来完全是天文数字,需要长期的投入的,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不能的就是这个企业家要有眼光,要有正确的战略布局,而这个呢,又是需要大量资金支持的,我拿我们这个电脑行业举个例子,过去两台之间的交换,用的是软盘,也就是软盘驱动性来互相进行交换,于是当我们发现大量的交换的时候,大量生产的同时现在突破产生了,改成用光盘了。光盘后来呢,在大量做光盘的时候,又改成为现在用的优盘了,而现在就是靠互联网本身进行数据交换。每一层每一层的突破,本身这里边其实都是要有战略布局同时要有极大的资金投入,这个另外像胶卷是照相到数码相机这种大规模的突破创新,这种眼光和布局,都是要有实力撑着的。

那么企业为什么做不到呢,下边我想说的一个问题就是,国企是有钱的,但是原有的体制是做不到的,因为这种巨额的投资仍然要快速做出决定,比如说像对抗性的领域,马上要进行变化,投了以后大概5年以后见成效,这个再勇敢再敢于担当的国企领导人,其实做这件事情我想是体制本身造成了他们的困扰,所以在十八大以后听到总书记多次提到的国企改革我知道天津也在进行深入的产权机制方面的改革,我想这就是为了挖掘这个宝库。

而对民企来说,这些年来民企的资金需要有一个积累的过程,现在我觉得我们这个大头的这个民企像这些,资金积累已经足够了,而且眼光的高度,需要靠经验教训去积累的,这个呢,应该讲,相当成熟了。现在此刻应该讲中国是世界的一个关键时刻,就像前面李彥宏讲的,人类社会在近200年以来在这以前呢,整个科技对人类社会的影响几乎是条平线而且很低很低,到了蒸汽机的发现,开始变成一个抛物线向上拐,拐点最快的地方应该讲是在计算机特别是PC出现以后开始产生剧烈的拐点,在大幅度的向上,为什么我要特别说出PC呢,因为第一,PC确实是今天互联网、AI发展的一个基础。

第二从PC开始,中国逐渐居于领先地位,第三在这方面有贡献。

但是这个时候,确实应该讲这个世界的不确定性因素很多很多,但是呢,科技的力量,将是在所有的力量中,将起最决定性的领导力量,所以未来的竞争、科技的竞争决定了这个世界的走向,决定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企业甚至我们每个人的命运,现在真的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而在这个时刻,光明的未来在哪,在智能互联网的形成过程中,在这个发展中,智能社会形成的过程中,中国已经表现出优势,它表现在这么几个方面,一个呢,就是在移动互联网的应用方面,中国已经站在了世界的前列,这个大家都亲眼目睹,前些日子马云到美国去的时候,引起了美国老百姓的轰动,我从美国那边,老百姓那边得到的反馈,是真的让我很激动。老百姓这么认可真的是很少很少。

中国企业有实力为未来科技布局:四大原因

另外,中国的企业已经有足够的实力为未来的科技布局,我想讲大概有四个方面。

第一我们已能够用撒网式的方式来支持科技创新了,因为很多过去我们做企业的,非常强调这个市场被教育的程度和火候,因为你如果发明或者做了一个新的产品,市场不成熟的话是卖不出去的,而资金又有限所以经常是卡着点的,今天可就不一样,中国的企业确实有了足够的资金,而且社会、政府都特别的支持天使投资和风险投资。像北京的中关村,我觉得是2000年以后是钱到了,天使投资、风险投资等等钱到了以后这个才做得起来的,而现在我们已经有足够的力量能够为未来布局,用撒网式的方式,这是第一点。

另外一个呢,规模的企业,已经有实力把这个企业实验室的成果变成产品,变成效益,真正花钱的地方不是在研究室,不是实验室成果,而是小批量生产到大批量生产的过程。生产完了以后卖不出去,全蒙住了,得,那这应该说是多少亿以上的损失。这个例子呢,很多很多,我在这就不具体举了,大家可以想像到在电脑行业里,我们出来的时候,80年代初,是IBM第一名,后来就几百名,因为当时电脑行业是一个中心行业,现在仅存的在前面大概还剩下惠普其他全都没有了,这没有的过程本身其实值得我们反思的。钱是怎么用出去的,在什么点上这个被打下去的。今天的中国企业呢,已经有了这种把它形成规模的能力。

另外第三点,我觉得在企业的科技队伍里边,科技人员可以是混合编队,就是既可以有中国人,也可以有外国人。因为我们在外国办企业的时候,有大量的外国企业用中国人,其实中西方这个思路的开通开阔是开放的一种,我觉得中国的企业已经也到了这个时候,我知道阿里的队伍、李彥宏的队伍,也有很多的外国专家在里边,我认为其实这种打通是非常有必要的。

第四点,对于企业来说除了做技术研究以外,我认为大的企业应该有实力进行基础性的研究,对人类有贡献的带有发明性的研究我认为也到了这个时候。

最后我想说一段话:

为什么过去我们科技创新举步维艰,一个呢,就是对企业创新主体的实质我自己认为了解还不认可,这只是个人浅见。第二点就是国企的机制,有待改造,这个呢我觉得是得到总书记肯定的。因为他多次讲话提到这点。第三点以前的民企实力是不够的。

第二个内容是现在此刻是关键时刻。

第三个内容,中国已经具有优势了,只要部署得当,一定能够拔得头筹。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科技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