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如今的体育产业中,我国马拉松赛事已形成“政府引导、社会参与、市场运作”的良性发展模式,构建起“投资主体多元化、融资方式多样化、运作方式市场化”的新机制。

摘要 在如今的体育产业中,我国马拉松赛事已形成“政府引导、社会参与、市场运作”的良性发展模式,构建起“投资主体多元化、融资方式多样化、运作方式市场化”的新机制。
供给侧改革中跑在前面的中国马拉松-薪媒体_O2O新商业媒体资讯平台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编者按】在快速发展的两三年里,马拉松已经非常熟悉中国体育先行者的角色,也被认为是体育供给侧改革“赛道”上的佼佼者。近日,天津武清的马拉松赛道上首设全运会“群众首金”——象征着竞技体育与群众体育的深度融合。

本文发于新华网,作者付彪,编辑转载,供业内人士参考。

改革,马拉松又一次跑在了前面。

在快速发展的两三年里,马拉松已经非常熟悉中国体育先行者的角色,也被认为是体育供给侧改革“赛道”上的佼佼者,引领着关联行业“脱胎换骨”。它的经验对我国体育事业改革有何启示?新华网体育带你一同探寻。

起步就井喷的马拉松“配速”

2016年10月16日,中国西部,四川广安,广安国际红色马拉松赛。如果从空中俯瞰,会发现一股激情澎湃的红色人流,接续不断地穿越这座以小平故里而闻名的城市。当日,有近20场跑步赛事,在中国的大地上此起彼伏。

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经济学院院长洪永淼认为,马拉松“井喷”发展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典型案例。

328场,是2016年在中国田协注册的马拉松及相关运动赛事的数字。这几乎相当于平均每天举办一个马拉松,参赛人次超过280万,创历史新高,比2015年增加了130万人次。

如今,我国马拉松赛事已形成“政府引导、社会参与、市场运作”的良性发展模式,构建起“投资主体多元化、融资方式多样化、运作方式市场化”的新机制。

当主管部门的智慧与市场力量的嗅觉融合在一起,原本只在数量上狂飙突进的马拉松,很快就发生了化学反应,进入发展的“高配速”:不仅赛事品质越来越高,赛事类型也让人目不暇接,从大城市席卷到中小城市,遍地开花。

2017年3月20日,杜兆才在马拉松年会上宣布,2017年将推出健康中国马拉松系列赛、一带一路系列赛、奔跑中国马拉松系列赛、韵动中国马拉松系列等创新赛事。“要加大供给侧改革,最大限度满足广大群众多层次、个性化、多元化的健身需求。”杜兆才说。

体育供给侧改革赛道上的“兔子”

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在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体育界别联组会议时表示,改革是未来中国体育发展的主旋律。

中国马拉松的快速发展,其动力源自中国田径协会管理模式的变革和“放管服”模式。某种意义上,马拉松就是中国体育供给侧改革“赛道”上跑在前面的那只“兔子”。

赛事审批的放开直接解除了马拉松发展的第一道桎梏。自2015年1月中国田协宣布取消马拉松赛事审批后,中国马拉松开始进入市场化运营,各路资本各显神通,马拉松大跨步前进。

随着马拉松赛事的高速发展,各种问题也在不断涌现。如何对行业进行正确引导和规范,这一议题始终摆在面前。

2016年马拉松年会上,中国田协对马拉松赛事管理体系进行进一步调整,将原有的15个文件修订整理为9个文件,更新了包括赛事组织标准、等级赛事和特色赛事评定办法、马拉松经纪人管理办法及赛事认证指南等的一系列文件。    

“一松一紧”之后,中国田协继续优化管理模式,在马拉松赛事质量上推进供给侧改革,逐渐建立起一套参赛者健康保障体系并成立中国马拉松学院,多方位提升马拉松比赛的体验质量。

辐射关联产业的“能量棒”    

发生在马拉松赛道上的改革,事实上成为能量圆心,呈现出对体育产业的巨大辐射力。  

福建天翔体育服务有限公司以前是一家经营服装、鞋履制造的传统企业,后来转型马拉松赛事运营领域,取得快速发展,目前手握福州马拉松、邵武越野跑、武夷山马拉松、泰宁全球华人马拉松四大赛事,实现成功转型。   

全年性的训练参赛周期、数百万人次的参与规模……跑步这门生意,早被市场盯上。其所引发的创新因子,逐步渗入包括培训、运动社交软件、营养品、运动康复等在内的关联行业,引发更大范围的创新。   

以互联网为例,线上马拉松成为90后热捧的产品。不少年轻人通过跑步软件参加各式各样的趣味活动,设计精美的奖牌也成为吸引他们穿上跑鞋、走上跑道的利器。

然而,其影响不限于此。在安徽小镇大圩,马拉松就成为全国有名的文化地标,每年吸引超过十万的跑步爱好者和游客。这个以农业、旅游为主的“景区”小镇,通过举办中国合肥(大圩)马拉松文化节、马拉松摄影大赛、马拉松高峰论坛、大圩马拉松赛等系列活动,华丽转身成以马拉松运动为中心的“体育小镇”。

马拉松供给侧改革所释放的能量,与关联产业相融合,通过为跑者提供更好的服务,又回到马拉松去,实现了一种近乎完美的循环,成为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发展的重要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