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专业剧场数量与我们庞大的人口基数相比,还差得太远,但矛盾的是,我国专业剧场的利用率并不高。一些剧场尝试运用互联网思维变革创新,剧场迎来+时代,通过剧场+弹幕、直播、商场,甚至众筹等新玩法,让年轻一代走进剧场,填补空白。

摘要专业剧场数量与我们庞大的人口基数相比,还差得太远,但矛盾的是,我国专业剧场的利用率并不高。一些剧场尝试运用互联网思维变革创新,剧场迎来+时代,通过剧场+弹幕、直播、商场,甚至众筹等新玩法,让年轻一代走进剧场,填补空白。
剧场+时代,不玩+怎么填补三分之一的空剧场?-薪媒体_O2O新商业媒体资讯平台

上海东方艺术总经理林宏鸣认为,演出市场由四大环节构成,生产内容的剧团、作为桥梁的经济公司,担当血管的票务公司以及搭建平台的剧场。在欧洲很多国家,剧院是一个剧团和一个剧场的统一体,中国不一样,剧团和剧场大部分是分离的。

据文化部去年3月发布的《全国专业剧场发展情况调研报告》,截至2013年底,我国专业剧场873家,专业剧场演出4.05万场,观众总人数3229万人次,专业剧场演出不包含演唱会、音乐节、旅游演出、演艺场馆,主要指话剧、儿童剧、舞蹈、曲艺杂技等。由近两年演出市场平稳增长的态势,可以猜测,专业剧场的数量肯定有增无减。

专业剧场数量与我们庞大的人口基数相比,还差得太远,但矛盾的是,我国专业剧场的利用率并不高,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专业剧场全年平均演出场次超100场,其它地区的数字看起来就有些惨淡,仅40场左右,演出场次达到50场的剧场只占总数的35%。

剧场空置的原因有很多,主要还是和剧场的经营模式有关,我国专业剧场的经营模式有自主经营、托管经营、院线式经营和场团合一四种。政府想解决地方文化消费问题,于是把希望寄托于剧院的扩张、复制和拓展,只不过扩张之余还没有想好怎样解决剧场经营的问题。托管并不是个好办法,一个同时管理几十家剧场的公司无法保证剧场与地方特色的兼容与结合,短平快的方式暂时能解决剧场没演出的尴尬,但剧场的长期发展问题仍然悬而未决。

剧场作为演出市场的一环,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互联网的到来使观众进入多屏互动时代、注意力分散,走进传统剧场的观众日渐减少,困惑的传统剧场也想创新,也想在维持剧场生态圈上好好下功夫。

一些剧场尝试运用互联网思维,上海文化广场推出“广场小白”微信号,担当剧场的线上场务,上海交响乐团通过网络进行预售票销售。虽然不是一个微信号,一个网上售票就代表互联网+,但各大剧场不再固守窠臼,开始尝试创新和变革依然值得我们欣喜,剧场逐渐迎来+时代,通过剧场+弹幕、直播、商场,甚至众筹等新玩法,让年轻一代走进剧场,填补空白。

剧场+直播,互动才是想做的

话剧首次试水直播是2010年在新浪网上播出北京人艺话剧《关系》,这时的直播概念还仅是网络平台播出剧目。今年6月,青年导演王婷婷导演的话剧《拉黑》实实在在引入了直播平台花椒和映客,四位演员,一位乐手和一位舞台总监分别注册直播平台ID,场外观众在直播平台上收看话剧,观众可以发送手机留言到现场的大屏幕上,演员还会根据弹幕留言做出即兴表演,现场的观众也成为了直播场景下的一位演员。

这种直播形式增加了场面控制的难度,但迎来了互联网渠道上的观众,同时增加了和观众的互动,让观众更有参与感。

剧场+直播的突破是引入NTlive之后实现的,NTlive是英国国家剧院的一个项目,利用高超的技术手段以电影的形式最大程度地把话剧还原给银幕前的观众。这种被称为“剧院现场”的话剧表演形式不是电影,它完全与剧目首演同步,是直播的状态。

剧场+商场,不只为一幕剧而来

剧场+商场,剧场群+商业中心模式的出现是意料之中的,人人都看话剧的年代,只要内容从精神层面上满足人们的需求就可以了,但在如今消费升级的背景下,看完演出之后没有一系列配套的服务设施,这样的剧院对观众没有任何吸引力。

上海很多的小剧场都在商业广场中,亲子微剧场“小不点大视界”位于大宁国际商业广场,广州正佳演艺剧场则位于正佳广场内。商业地产拥抱剧场,想创造的是多功能的演艺空间,白天有商业活动、主题展览和特色餐饮,晚上有戏剧表演,深夜还有酒吧营业,这种综合戏剧体验空间才能真正把文化与商业融合起来。

戏剧+众筹,从内容上变革剧场生态

有很多戏剧从业者表示,把话剧或评弹等艺术形式和众筹结合的初衷并不是筹钱,众筹的目的是让看似高不可攀的艺术形式变得亲民一些,和真正喜欢戏剧的观众亲密接触,让年轻人也能参与到话剧制作、运营当中,并通过这种新的融资方式,吸引更多的人关注戏剧,最终带着身边的朋友走进剧场。

对戏剧行业而言,与其说众筹是一种融资手段,不如说它是一种营销方式,是戏剧从业者们想从内容生产环节变革剧院生态的一次尝试。

剧院+时代已经到来,触网的形式不止是建官网、推App,剧院+也还不止于加直播、加商场,以后还会有很多新的玩法,剧院服务和互联网的深度整合是未来的发展方向。